Track2. STAGE 0.515 「招かれざる皇子」 腳本:大河內一樓

(朱雀:衣服…在樞木神社的邊上,儲物房的前面,晾著小小的衣服。直到最近那都是我的地方,不過全都因為他來了…他的衣物在風中飄動,簡直像個女孩。雖然他還是個男孩…布利塔尼亞人全都穿這些嗎?)
勒魯什「可以請你躲開嗎?」
(朱:轉過身後,我看到了那個布利塔尼亞皇子,勒魯什・V・布利塔尼亞站在那裡。自從一周前便住在這裡的不速之客。父親是那樣說的。)
勒「我想晾上娜娜麗的衣服。不快一點的話便陰天了…我不可以用這裡嗎?還是你找我有事情?」
朱「我怎麼可能找你這種家伙有事情。我很忙啊!」
(朱:沒錯,你只不過是個人質,而我是樞木家的繼承者。這是真相,你就快點承認吧)
朱「哇啊啊啊啊!」
藤堂「怎麼了!!朱雀,你沒有集中精力」
朱「對不起,藤堂先生」
(朱:對…我忘記了,我來藤堂先生這裡練習。藤堂先生為了來教我特地推辭了軍事,我也必須認真才可以。)
藤「今天已經是第四次了,難道你很在意那個布利塔尼亞的皇子?」
朱「我怎麼可能有時閑管那個弱者」
藤「難道已經吵架了嗎,我記得你們兩個是同年吧,希望你們能成為好朋友呢」
朱「怎麼可能,跟那種不知感恩的家伙」
藤「哎?」
朱「父親送去的幫手都一一拒絕了。飯菜我們也好好地做了,但他一口也不吃」
藤「難道怕你們下毒嗎」
朱「父親絕不會用那種小人手段,又不是布利鬼,(注:布利鬼=歧視/討厭布利塔尼亞人的人對他們的稱呼)要做的話便從正面」
藤「朱雀,我雖然是軍人,但是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戰鬥」
朱「為什麼!?藤堂先生的話決不會輸給布利鬼之類的吧」
藤「不戰鬥的話不是更輕松嗎?我呢,可是一個意外地懶惰的人」
(朱:那天,藤堂先生有些奇怪…說起來了,父親去了東京也還沒回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呢…充滿著不安和困擾的我在從練習場回家的路上又遇見了勒魯什…不,我看到他在山下被一群村裡的少年圍著毆打)
少年「這裡是日本!」
少「滾出去,你這個布利鬼!」
勒「嗚啊」
(朱:勒魯什只是默默蹲下。全都因為你那麼弱還進城。)
少「喂,怎麼不反抗呢?你好歹也是個皇子呀」
勒「嗚…」
(朱:父親給他的SP(注:隨身保鏢)只是站在那裡看著被毆打的勒魯什,什麼也不做。為什麼呀?)
少「什麼呀!?你是女孩嗎?反抗呀!」
勒魯什「嗚…」
(朱:不知為什麼,看到毫不抵抗的勒魯什的我突然感到無比憤怒…)
朱「住手!」
(朱:我沒有想便跑出去了。知道我是樞木的人,少年們全都跑掉了。在這裡附近,樞木的名字是絕對的。)
朱「你們為什麼不幫忙?你們不是保鏢嗎?」
(朱:雖然我直接問了,SP也默不作聲。回答的是…)
勒「他們是看守者,不是保鏢。只是監視著我,不讓我逃跑或者自殺,除此以外便不管」
朱「怎麼會…」
勒「你為什麼要救我,我可是布利塔尼亞人呀」
朱「雖然我很討厭布利塔尼亞,但更討厭弱者被欺負」
勒「弱者…嗎…哼,說得沒錯」
朱「有什麼好笑的」
勒「沒什麼」
朱「說謊。明明剛才在笑」
勒「我在嘲笑自己呀。所謂自嘲吧。」
朱「自嘲?」
勒「敗家狗的嘲笑,那樣可以保護自己的心靈」
(朱:說完,勒魯什便站起來了。在他下面是一個裝滿蔬菜和水果的籃子。原來他在保護這個呀…)
勒「可以請你躲開嗎?你踩著我的積分卡,再有4分便可以打折了」
(朱:布利塔尼亞的皇子小心翼翼地撿起了印有我足印的積分卡。積分卡?明明是個皇子,卻在那裡,一個一個地拾起地上散落的積分卡和零錢。真是又可憐又難看得姿態呀,但是…)
朱「這全都是因為你那麼弱小還進城。別那麼任性,好好吃我們給你做的飯吧!又沒有下毒」
勒「我知道」
朱「那就吃呀」
勒「我還生存著,靠自己的力量生存著。我並沒有死…我沒有,娜娜麗也沒有」
(朱:說完,勒魯什便拖著腳步走開了…生存?這不是當然的嗎,不是因為我們活著就生存著嗎?他在說什麼?我完全不明白,但是不知怎麼地,我感到非常憤怒,非常困擾,非常羞恥。這到底是什麼感覺,當時的我還完全沒有頭緒。)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