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 9.258 「ルルーシュ には 言えない   不可以對勒魯什說 」(腳本:野村祐一)

密萊:喂,是真的嗎?

夏利:我沒想過會是真的...

利巴魯:還真是挺吃驚的呢

尼娜:不如説是衝擊

卡連:原來是那樣啊...完全沒有發覺

(開門聲)

勒魯什:不好意思,會長,我來晚了。結果你們決定了什麼?推翻圍繞著學園一周的多米諾骨牌?還是長達一天並關乎全校的“我是狗,汪!”日?啊啊,男女轉換際的話我可是絕對反對的哦。嗯?怎麼了?

密:唉?嗯...那個...利巴魯!

利:唔...怎麼說呢,夏利?

夏:啊啊?!什麼呢...什麼呢...尼娜!

尼:啊?那個...這個...卡連?

卡:哈?我...我呢...那個....

勒: (嗯?怎麼了,這個沉重的氣氛?怎麼了?爲什麼沒人敢直視我?)

密:那個,會不會直接講出來好一點?

勒:(發生什麼事了?)

夏:說給當事人聼?

利:我們不說的話,誰說?

勒:(難道,被發現了?)

夏:娜娜不行嗎?

勒:(如果是那樣的話,是哪一個秘密?)

利:對哦!

勒:(GEASS的事情?)

尼:但他可能最討厭那樣...

勒:(不!我是ZERO的事情更加有可能,但是他們怎麼知道的呢?不可能!我沒有一些暴露身份的失策!到底在那裏暴露了?)

密:那也是...

卡:就算是那樣,我們也不可以一直裝作不知道呀...唔!

密:怎麼了?

卡:唉?不,只是剛剛眼神對上了...

勒:(不是...關於卡連的疑惑已經在浴室裏解決了。還有,她應該不會做出一些不利於ZERO的行動。雖然也不肯定...)

利:唉?那不是機會嗎?快點告訴他啦!

卡:爲什麼是我?吃驚的不只是我一個人吧?

利:那也是...

密:真是一個厲害的問題呢...

勒:(我必須找出真相!)

密:嗯...

勒:(沉默嗎?!這樣就不可以收集情報了!不,也可能跟GEASS或者ZERO無關...但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想到的可能性有432個....)

卡:利巴魯,你那麼想告訴他的話就由你來説吧。

利:不!我做不到,如果他崩潰的話怎麼辦?

尼:他神經挺脆弱的....(註:你真是大錯特錯...)

夏:好吧,我去問他!

密:等一下,夏利!這種情況下時機是很重要的!

勒:(等等,我必須從某処開始排除可能性...好吧)

勒:怎麼了,會長?

密:唉?

勒:難道又開始了一個什麼新計劃?那樣的話至少也讓我參與吧。

密:計-計劃?哦,我還沒有想到一個呢。如果有什麼好主意的話請務必告訴我哦,勒魯什?

勒:(不是會長的計劃...那就剩下289個可能性...)

利:密萊呀~!剛剛不正好是時機嗎?

勒:(還是太多了...時間也是問題,如果他們知道我是ZERO的話我一秒都不可以浪費...)

密:不,不是!有點不對勁!

利:是好時機,對不對,尼娜?

尼:如果密萊說不是好時機的話就大概不是了...

勒:(有一點危險,不過我沒有其他選擇了!就賭一下吧!)

勒:對了...

卡:等一下!全部人都安靜下來!

勒:最近我在學校附近看到了一個綠色長頭髮的女人。她是這裡的學生嗎?好像沒有穿校服哦。你知道嗎,夏利?

夏:啊?唉-唉!?我?沒見到噢,大家呢?

其他人:嗯...沒有見過...

勒:(關聯到CC的可能性是零...現在剩下155個可能性...)

密:可惜!

夏:啊!難道我剛剛就可以問?

利:你應該更早發覺嘛!

密:好了,那接下來是誰?誰?

尼:密萊...我覺得重點好像改變了...

密:大家,警覺哦!我期待著一個適當地處理時機的方法!

勒:(我必須打斷...沒辦法,只好做了!)

勒:昨天咲世子-

密:來啦!

勒:-教了我一個日本的笑話。我想在說給娜娜麗聼之前練習一下。好像是...“暴風來了,掛在陽台的布団(ふとん)被吹跑了(ふきとばされた)!”...嗯?

密:在那裏...好笑?(模糊翻譯...是指在那個地方有相近音)

利:勒魯什,會不會不是被吹跑了(ふきとばされた),而是被吹跑了(ふっとんだ)?

勒:(可惡,我本想利用智趣減少可能性,但現在增加到了1888個了!我在做什麼呀!)

密:剛剛是時機吧?

利:啊啊啊啊!

勒:(不可以慌張!)

卡:這樣下去的話可能得完全保密才行...

夏:啊啊!那樣也許不錯!

勒:(果然,要下結論的話需要更多情報!...爲什麼他們突然不説話?難道讀了我的思想?)

卡:不,還是最好告訴他吧。

勒:(現在沒辦法了!只能採取一些極端手段了!)

利:你必須告訴他,卡連。

勒:(首先我必須用GEASS消除他們對我的所有記憶!等等!我還得得知他們從哪裏得到情報的!)

卡:不,我覺得他的好朋友得告訴他。

夏:我說過了嘛..我來做!嘗試像那樣提出話題!

密:不,我覺得身為學生會會長得我必須擔當這次任務!

尼:...如果我做的話,他可能會意外地坦白呢...

其他人:尼娜!?

尼:可是我不肯定我做不做到...

密:真的可以嗎?

勒:(如果他們知道我是ZERO的話,我就不可以繼續留在這個學校了!我必須跟他們分開了!)

尼:嗯...我會加油的...好吧,我來了!

勒:(但是我真的可以嗎?真的嗎?)

(開門聲)

朱雀:對不起,大家,我來晚了。

全部:朱雀!

朱:啊啊,勒魯什!你今天午飯是吃的日本菜吧?

勒:爲什麼你知道?

朱:爲什麼我會不知道?你看,你嘴上還有一顆米粒呢。什麼,難道你整天那樣地走來走去?

利:做得好,朱雀!

朱:唉?

密:別看他那樣,勒魯什有時候挺天真的!

朱:什麼?

(鼓掌)

朱:啊啊...勒魯什?

勒:這顆米粒不是意外地粘在那裏的!我自己粘上去的!

朱:哦?你的臉通紅的哦。

勒:喂!別吃了它呀!(註:某人嘴巴掉地上了...)

勒:(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傢伙!)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