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 14.821「褐色 の 苦悩 褐色的苦惱   (腳本:野村祐一)

新聞:昨天,稱爲日本解放戰綫的反政府武裝組織引爆了自己的油輪…

扇:直人…在這種時候我該怎麼辦?自從ZERO出現了的那一天,我從你手上繼承的組織有了很大的變化。ZERO所指定的道路非常艱難並需要很大的覺悟。但是如果是他的話你的志願可能會實現。沒錯,我真心覺得ZERO帶領著我們是一件好事。(嘆氣)哦,不,不!那不是我嘆氣的原因!其實呢,直人,我現在面對著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維萊塔:嗚…

扇:此刻,一個穿著濕漉漉的衣服的女人正睡在我的床上。沒關係,我三天前做了屋子的掃除。被單也剛剛換過…不,那不是重點,我知道!不過我發現她喪失知覺地被沖上岸,又受傷了。縂不能因爲她是布利塔尼亞人就可以放著不管吧。而且…

維:ZERO…

扇:她到底是…? 她纖細的手指內部佈滿了老繭,是KNIGHTMARE駕駛員特有的握法。她皮膚的柔軟掩飾了一個經過鍛煉的身體的彈性和緊綳度。真的不能想像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市民…不,我不可以讓她一直那麼濕。當用毛巾擦干整個身體的時候…

維:嗚嗚…

扇:在衣服裏面!在衣服裏面擦干!!…濕的布料粘在她的皮膚上,她的身體綫條…(清喉嚨)她是誰都無所謂,就這樣讓她穿著濕漉漉的衣服還是不行的。這樣下去的話她會感冒的。但是直人,一想到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用這雙手去脫女人的衣服就——!

(電話鈴聲)

扇:哇哇!

卡連:扇嗎?是我。

扇:啊—啊,卡連。怎麼了?

卡:只是有一點想跟你討論的事罷了。

扇:有什麼問題嗎?

卡:其實呢…是關於黑之騎士團的團服的…我比較想更頻繁地將它送去乾洗,而不是只在一場戰鬥之後。預算可不可以撥出一點呢?你看,在工廠的工作令到我全身都出汗…

扇:對呀,你全身上下都出汗吧?

卡:不就是!

扇:然後汗水連衣服都滲透了,對不對?

卡:啊啊…那也是因爲勞動的關係

扇:不快一點脫衣服的話會很糟糕的吧,對不對!?

卡:啊啊…?嗯,如果不那樣的話很可能會感冒的…

扇:如果只是出汗便要那樣做的話,掉到大海裏弄得全身都濕漉漉的就更不在話下了吧?!

卡:扇…?

扇:那個…卡連,如果發生那種事情的話,從哪裏開始脫?

卡:啊?

扇:啊啊啊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怎麼脫?啊啊啊那不是我想說的!我該怎麼辦才能在那種情況下脫你的衣服?

(掛綫)

扇:喂!卡連!等一下!一定有什麼誤會!卡連!!!唉…我本來還想問一下如何為一個女人脫衣服但又不留下壞印像的方法,但是…反而令卡蓮感到不快。我必須打回電話給她,解開誤會…但我該怎麼解釋呢?在我面前有一個布利塔尼亞的女人…

(電話鈴聲)

扇:卡連?!

玉城:扇~~? 是我呀,我呀…

扇:玉城!

玉:喂~ 我現在在你房子附近的一個酒吧喝酒呢~ 新成員全都在這裡~~

扇:你— 你明白黑之騎士團正在經過一個多麼重要的階段嗎!?

玉:我明白~ 明白呀~ 所以才討論著我們未來的方針嗎~~ 那就是我們為這個派對的藉口的說!!最近南,杉山,吉田和井上都沒怎麼陪我…

扇:你以爲能怎樣?

玉:但是扇會來的吧~~ 有時也一起喝個痛快吧~ 一起分享對ZERO的不滿~~~

扇:我沒有任何不滿——!…對了,玉城。

玉:怎麼啦?你要來?

扇:不,只是想問你一些事而已。

玉:是什麼呀?破壞喝酒情緒的問題就請你免了吧~~

扇:你一定很適應吧?那就教教我吧…那個…給女人脫衣服的方法。

玉:什麼!?你跟一個女的在一起?哈哈,你骨子裏果然還是個男人!

扇:不!不是那個意思…不過話説回來也算是…

玉:衣服的話不是你慢慢撫摸她的身體的時候就自然掉下來的嗎?不是嗎~~?

女人:真實的,玉城前輩!

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扇掛綫)

(電話鈴聲)

扇:玉城,我現在正忙著呢——!

ZERO:扇?是我。

扇:ZE— ZERO!

ZERO:卡連打了電話給我。她說你怪怪地。

扇:啊啊…不是,只是有小小的溝通問題而已…對了ZERO,我想問你一件事。在這裡有一個棕色皮膚的布利塔尼亞女人,你…啊,沒什麼。

ZERO:你對她做了什麼?

扇:啊啊不是,我現在還什麼都沒做—— 或者說,我想你告訴我該怎麼做。

ZERO:是一個你自己應付不了的情況嗎?!我明白…扇,在那裏待機。吸引敵人注意力的部隊會經過途徑E2和E3從東面和南面進入。紅蓮二式會從T5Q將你救出!

扇:不不!沒問題,沒那麼嚴重,我自己可以應付…

(敲門)

玉:扇!!來一起喝一杯吧!!!

(繼續敲門)

扇:不好意思ZERO,我晚一點再打電話給你…

玉:如果有個女的的話就一起帶上她吧!扇~~ちゃん~~

扇:這裡沒有女的呀!!

玉:不用隱藏!在這裡有個眼睛閃閃的長髮靚女跟你一起吧對不對!?!?

扇:根本沒有那種人!我下次會跟你一起去的啦!所以現在請你回去吧!!

(關門)

玉:哇啊啊!

維:嗚嗚…

扇:如果我不快點的話她真的會感冒的!傷口也得處理…對了,我現在明白了。凡是都會有第一次的。不可以期待什麼事第一次就會順利的!(深呼吸)好,沒問題,我眼睛閉的很緊…

維:嗚嗚…啊啊..

扇:啊啊啊!對不起!我碰了奇怪的地方嗎?我什麼也看不見,所以——

維:….嗚

扇:我到底在幹什麼呀?隱藏一個布利塔尼亞人,做得好像自己在背叛其他人一樣…喂,我該怎麼辦,直人?請…告訴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麼解開這個鈎!

維:嗚…都說不要了…用蘋果或者葡萄…就是別用橘子…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