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GE 0.521「消えた ナナリー   消失了的娜娜麗 」(腳本:大河內一樓)

朱雀:(那個布利塔尼亞皇子 —勒魯什V布利塔尼亞— 來我們這裡已經過了半個月。就算到了現在他也拒絕任何人提供的幫助,仍然繼續自己一個人照顧妹妹。做飯,洗衣,掃除等,全都是自己一個人。連購物也是。明明知道自己會被日本人揍一頓,但他還是臉色不變地每天持續著進城買東西。明明那麼弱小。明明只是個布利塔尼亞人。我發覺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在樞木神社一角的儲物室。那裏直到最近還是我玩耍的地方。現在就成了他們的家。到底要到什麼時候…)

娜娜麗:哥哥?

朱:(我一轉身,那個孩子便在那裏。勒魯什的妹妹。乘坐輪椅,眼睛也好像看不見。)

娜:是誰呀?在那裏的那位?

朱:我— 我是朱雀。

娜:朱雀…?啊!

朱:等一下!關於那一日——!

娜:要打嗎?連我都要?我不會抵抗的,不過請你記住,我的心不會受到衝擊的!

朱:你…

勒魯什:你在做什麼?!

朱:勒魯什!

娜:哥哥…

勒:沒事吧,娜娜麗?那傢伙對你做了什麼嗎?

朱:不是呀!我是——

勒:趁我不在的時候下手…真是很像日本人呢!

朱:你說什麼!?你這強盜布利鬼!

勒:強盜?你父親是那麼說的嗎?

朱:我有錯嗎!?

勒:不,完全沒錯。布利塔尼亞就是那種國家。仗著軍隊勢力侵入其他國家,強制外交,爭奪皇位。真是最差的國家。

朱:你…

勒:不過我說清楚,日本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國家。

朱:什麼!?

勒:借著中華聯邦與布利塔尼亞之間的不信而牟取金錢利益,利用SAKURADITE的發掘權維持雙重外交關係,對貧窮國家執行的經濟支配…日本還真是一個挺狡猾的國家呢。

朱:別胡説!日本不是那種國家!

朱:(我想都沒想便舉起了拳頭,但勒魯什連眼睛都沒眨。)

勒:要打嗎?同樣的呢,跟布利塔尼亞的做法。

朱:閉嘴!

朱:(真是一個令人不愉快的男孩,滔滔不斷地說了起來…腦子好就是那麼值得自滿的事情嗎?明明只是個小孩。明明只是個人質。明明只是個布利塔尼亞人!!)

玄武:他們的目標是SAKURADITE的發掘權。這一點太明顯了。

桐原:玄武,雖説選舉接近了,但這會不會做過頭了呢。

玄:已經跟EU商量好了。沒問題。

朱:(今天的客人是桐原大叔。是一個擁有幾百間公司的大富翁。偉大的人物來樞木神社做客是常有的事。雖然大人們所討論的事情,很大半都不明白,但父親說這也是學習。)

玄:那麼,婚約的發表就要等到縂選舉之後了?

桐:考慮到大衆對布利塔尼亞的觀點,那樣更好吧。

朱:爸爸?婚約是說...誰?

玄:我和那個布利塔尼亞的皇女。

朱:哎?坐輪椅的那個?

玄:朱雀,雖説是結婚,但還是政治上的婚事,你明白的吧?

桐:作爲像徵,必須將某個日本人和布利塔尼亞的皇女連接起來。

朱:(某個人…那個孩子要…結婚…而且還是跟父親結婚!?)

玄:皇家的不行,樞木家的話就是最適合的了。(皇家:神樂耶的家族,並不代表皇室)

桐:沒錯。六家在此事上也意見一致。

朱:爸爸!如果只是日本人就行的話,那由我來——!

玄:朱雀。你的對像已經另外決定了。讓你聆聽大人們的談話是爲了你的將來,而不是爲了讓你現在便插嘴。

朱:…是,爸爸。

(敲門聲)

朱:勒魯什!勒魯什!

朱:(我不能冷靜下來。勒魯什和那孩子知道嗎?和父親結婚的那件事。但是就算告訴他又怎麼樣...那是國家與國家之間,大人與大人之間的事情。我們這些小孩也做不了什麼。)

朱:勒魯什!我要開門了喲!!

(開門)

朱:不在!?

朱:(勒魯什不在。娜娜麗…)

朱:在這種時候——!

朱:(我從儲物室跑了出來。在樞木神社周圍開始尋找他們。浴場,正殿,社務所,鳥居,樓梯!!)

朱:這是——!?

朱:(通向樞木神社的漫長樓梯,在那途中,有一個爛掉了的輪椅。在樞木神社使用輪椅的人,只有一個。)

朱:這是…那孩子的?

勒:娜娜麗?是娜娜麗嗎?

朱:勒魯什?

朱:(從森林中出現的是勒魯什。在他的臉上有很明顯的淚痕。亂糟糟地,沒出息地…他竟然會做出那種表情…就算被日本人毆打仍然臉色不變的他…)

朱:勒魯什,她不見了嗎?

勒:跟你沒關係!

朱:是不見了吧。

勒:那又怎樣?!

朱:我和你一起尋找——

勒:我不想要你幫忙!從一個日本人手中…你也是討厭布利塔尼亞人的吧?別理我。

朱:(不是…)

勒:如果被人知道你幫了一個布利鬼的話,你的父親也會生氣的吧。

朱:(並不是那樣…)

勒:這是我們倆兄妹…布利塔尼亞的問題。日本人可不可以不作聲。

朱:別開玩笑了!日本人什麼的…布利塔尼亞人什麼的…跟那種事有關係嗎!?我想找就找!

勒:你…

朱:樞木朱雀是日本的人!我想救人就救!想做什麼便做什麼!根本不需要什麼理由!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