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REGENERATION

作詞:黒石ひとみ
作曲・編曲:中野定博
歌:ルルーシュ(福山潤)


沈黙主張する顔 情熱隠したままで
沉默主張的臉 隱藏著熱情
押さえつけられて生きるのか
就這樣生活下去嗎?
奇跡手に入れるには 時に心捨てる
要得到奇跡 就得將心捨棄了在時間之流
君の涙つらいけど
但你的眼淚仍然讓我心痛

暗闇がより深ければ 星はより光るだろう
黑暗越來越深的話 星光也會越來越明亮吧
なら悪にでも魂を引き替えても
那麼,就算將靈魂賣給了惡魔

世界が変わる そのときまで
直道世界改變爲止
突き上げてく 炎の剣
用著火焰之劍 衝刺
進むべき空の下で 守る君のために
在應該前進的天空之下 爲了該守護的你

修羅の道を行く者 二度と引き返せない
選擇修羅之道的人 不可回頭
砕け散り灰になろうとも 命限りあるから
就算粉身碎骨化成灰 因爲生命有限
賭ける値打ちがある つなぐ指をほどいても
才有博出去的價值 就算放開了連著的手指

幸せが目に見えるなら
如果幸福是看得到的話
君に見せられるなら地の果てまでも
如果可以給你看的話
闇の終わりに立とうと
我會站在大地之盡 黑暗之終

世界が変わる その朝には
世界改變的那個早晨
目を細めて空をみるだろう
眯起眼睛看着天空
この腕に君と光 抱きしめるときまで
直到能用這手腕 抱懷你與光明爲止

世界が変わる そのときまで
直道世界改變爲止
突き上げてく 炎の剣
用著火焰之劍 衝刺
進むべき空の下で 守る君のために
在應該前進的天空之下 爲了該守護的你

世界が変わる その朝には
世界改變的那個早晨
目を細めて空をみるだろう
眯起眼睛看着天空
この腕に君と光 抱きしめるときまで
直到能用這手腕 抱懷你與光明爲止

02逆 学園 ギアス 先生!

捲毛OS:世界…不只有一個…
     還有與我們世界稍有差
異的世界真實存在著…
     過去與未來、時間與空間、無限與有限的夾縫中的世界指引著你…
魯魯:反逆~學園
眾:Geass老師~
敲門聲響起 (進門前敲三下是禮貌呦!)
娜娜莉:請進
魯魯:失禮了
娜娜莉:等您很久了,老師,    (魯魯果然是老師…)
    您的傳聞早已傳入我耳朵了
魯魯:這是我的榮幸,娜娜莉校長 (校長!娜娜莉當校長?!!)
   我的名子是魯魯修蘭佩魯基
   職稱.教師
   將學園重整,矯正不良學生,然後再轉移到下一個學園
   這就是我的工作                 (神眉?極道先師?)
娜娜莉:魯魯修老師,你做班導的班級中沒有不良
    請用這份教導力拯救這私立不列顛學園吧
魯魯:情況真是如此糟糕嗎?
   
娜娜莉:這學園裡一個正常人都沒有 (那校長呢?當我啥都沒說…)
    都是群沒常識不懂忍耐又沒自律的野生動物,簡直就像動物園一樣
    阿,這樣說還太對不起動物們了 
    (阿~把我可愛的娜娜莉還來阿!!!!!)
魯魯:呵 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娜娜莉:不可以太看輕他們!
    你所擔導的班級是廢物中的廢物,人渣的集合
    到現在已有好多老師被送到醫院去……
魯魯:等我試了再決定,另外,娜娜莉校長…
娜娜莉:是
魯魯:可以別在用那種說詞嗎?
   不論是怎樣的學生,大家也是個人類阿!
   只要還是人類,就可以溝通理解
   (出現了!出現了!教師劇固定詞~)

魯魯找教室…WALK WALK
魯魯:三年B室…這嗎…
拉開教室拉門
塞西露:阿…
魯魯:什麼阿…這間教室…一個學生都沒有阿…
塞西露:那…那個…請問是新老師嗎?
魯魯:阿~魯魯修蘭佩魯基 你呢?
塞西露:塞西露柯爾米 請多指教,老師
魯魯:彼此彼此,看起來妳算是正常(普通)嘛
   這個班級……聽說有點麻煩呢
塞西露:有點小問題就是…
魯魯:其他的學生呢?
塞西露:大家是有來學校,只是不會進教室
魯魯:有點麻煩呢…如果學生沒有集合在一起,根本無法溝通
塞西露:如果可以的話請准許我帶您去大家的所在處?
魯魯:那真是幫大忙了呢
   如果不先談談,是無法互相理解的

(轉移陣地)

魯魯:恩?這裡是?
塞西露:體育館的後面,恩…我記得應該是在這……
橘子:是誰! 是那個傢伙擅自闖入本大爺的地盤?
魯魯:別說什麼擅自或其它的,這可是外面!
橘子:你這小子誰阿?
魯魯:從今天起擔任導師的魯魯修老師,你呢?
橘子:哼!我就告訴你吧
   本大爺正是這不列顛學園的老大(番長),傑里米亞哥德巴爾德大人
   其實,即使知道我的名子也毫無意義…
魯魯:什麼意思?
橘子:到目前為止,已有好幾位教職員來念我逃課,
   結果還是以所有人都聽得到的音亮哀號著奔出學園,連救護車都來了…
魯魯:我不會讓這等事發生,我可不會強迫你們做什麼 (真的假的?)
橘子:那~你來幹麻?
魯魯:打開心扉聊聊天罷了
橘子:聊天?!
魯魯:是阿,我想告訴你們〝你們並非臭掉的橘子(蜜柑)〞
橘子:橘橘橘…橘~!
塞西露:老老老師,那可是…
橘子:橘~子~!!!
   橘~~~~~
   橘~橘橘橘~橘子!
魯魯:怎麼了?!
塞西露:自從傑里米亞同學在橘子果汁高校灌籃輸了之後
    只要聽到橘子的應援聲就會當掉
魯魯:為什麼專記這個部份阿!
橘子:橘橘橘~橘子橘子橘子…
   喔呀…你這傢伙竟然稱本大爺為橘子!
   請你去死吧~~
(橘子上前攻擊)
魯魯:別靠過來,別掐我的脖子
橘子:說什麼都沒用
魯魯:我說的話給我聽進去! (Geass發動!)
橘子:就如同您所說的去做 (橘子鬆開手)
魯魯:太好了 果然認真搭話就能好好聽進去了
塞西露:明明就是用Geass不是嗎!
魯魯:! 為何你會知道……Geass的秘密? (魯魯警戒警戒)
塞西露:(支支吾吾)…大概是前世的記憶吧! (這也太扯了吧…)
魯魯:算了,不准告訴其他人
塞西露:原來這麼解釋真的行阿…… 那個聽我說老師…
魯魯:怎了?
塞西露:如果能用那個力量的話,有一個我希望能乖乖聽我說話的人

(再轉移陣地)

塞西露:那個人總是不來上課,老是在理科教室幹一些蠢事
(給他暴吧!!)
洛伊德:喔~打中了~很準確地擊中了~
魯魯:咳! 這是啥阿?!
洛伊德:喔呀!還活著阿?
    阻礙我研究的人當然要用櫻礦炸彈炸到暴到體無完膚才行
塞西露:魯魯修老師,就是這個人…
洛伊德:嗨~~~我是不列顛學園影子老大洛伊德阿斯普林德~
魯魯:影子老大?這個飄來飄去站不住的傢伙?
洛伊德:就是看起來沒什麼其實卻是大惡角的老梗阿
    如果惹我生氣的話,你教師員室的座椅可會發生因原因不明的大爆炸
    爆炸可是動畫的要點阿
魯魯:原來如此,這的確是個大麻煩…
塞西露:老師,拜託您
魯魯:阿 魯魯修蘭佩魯基的教育指導 乖乖聽塞西露同學說的話!! 
   (Geass發動!)
洛伊德:是~~我明白了~!
魯魯:被下了Geass就改成這種口氣嗎…
   接下來,依照約定,拘禁他的工作任命予妳
塞西露:是! 阿…那…那麼…
    洛伊德同學……那個…就是…請和我交往!!
洛伊德:好阿! 乾脆就結婚吧! (還真乾脆勒…)
塞西露:哇~~~!! 騙人! 騙人! 我好高興~~好像作夢一樣~~
魯魯:這兩個傢伙即使沒用Geass,不也在一起嗎…
塞西露:謝謝您! 這大恩大德我一輩子都不會忘的!!
魯魯:不必放在心上,認真的學生就該獲得獎賞
塞西露:魯魯修老師,如果是您一定辦得到,請還予這崩壞的學園和平吧~!
魯魯:不用你特別說,好了,去找下一名學生吧

(三轉移陣地)


魯魯:話說回來,校舍被破壞的還真徹底呢,一片完整的玻璃都沒有

塞西露:即使修好立刻又會被大家破壞
扇:給我乖乖的粉碎吧!  (話說你真的便成〝砸碎〞扇了)
玉城:大白天就來破壞玻璃吧!
塞西露:是玻璃老大們
魯魯:又是老大阿… 給我安靜點!! (Geass發動!)
扇&玉城:…………
魯魯:這樣乖乖的就好,你們能明白我很高興 (這是強制吧,強制!)
扇&玉城:(要說話嘴卻被縫合的狀態)
塞西露:被說要安靜,所以沒辦法交談了呢~
魯魯:只要他們能明白就夠了 (專制!獨裁!)
塞西露:老師! 這次是基爾福特同學在騎他偷來的機車!!
魯魯:給我還回去小鬼! (Geass發動!)
塞西露:老師! 迪托哈特同學在女更衣室偷拍!
魯魯:去對其他的事感興趣! (Geass發動!)
塞西露:老師! 奧德修斯(一皇子)同學誘拐小女孩結婚!
        (你這個蘿莉控+)

魯魯:這個犯罪者! (Geass發動!) (一天用這麼多好嗎??)
塞西露:哇~老大們都變乖了
魯魯:説過了吧,只要打開心扉唱歌必能傳入他人內心 (騙誰阿…)
塞西露:雖然就人道來說十~分有問題的說…
    阿… 結果第一(ALL RIGHT!!)

魯魯:阿~ 小嘍囉處裡得差不多,是該進入正題了
塞西露:正題?
魯魯:阿~ 提到翹課,就是看得到天空既高又容易觀賞四周的地方

(四轉移陣地) 打開屋頂的門


塞西露:屋頂?

魯魯:對! 如果我的判斷正確,必在這…
柯姐:真虧你到得了這裡呢,教職員!
魯魯:果然吶… 妳就是真正的老大吧?
柯姐:正是如此
   我是不列顛人類老大,柯內莉亞,人們稱之為超強番內莉
   我和那些嘍囉老大的程度是不同的

魯魯:是一樣的吧,只要經過我的說教,沒有一個學生不感激我的
柯姐:我知道… 魯魯修蘭佩魯基,通稱Geass老師
魯魯:什麼?
柯姐:就是你吧,只用眼力就瓦解了各處的老大組織,傳說中的教職員
   但是…只要有這個你又能怎樣!!

(掏出刷子…不…那是……)
魯魯:太陽眼鏡!!
柯姐:對,只要有了這個 (裝備墨鏡,取得對Geass絕對領域)
魯魯:有了那個,Geass就沒效了
柯姐:被你施眼力就麻煩了 那麼,我會好好地折磨你
   好好嘗嘗紅色溜溜球的滋味吧!!

魯魯:喔! (閃避率過低溜溜球擊中)
柯姐:你連躲一下都不會嗎? 那就再一球!
魯魯:漬!
塞西露:塞西露攻擊! (GJ!漂亮!救援成功!)
紅色溜溜球被塞西露打掉
塞西露:我已經避開臉部攻擊身體了
    敢對我的恩公魯魯修老師出手,即使是小內莉也不能饒恕!
    (別忘了柯姐的全名是柯內莉亞)

柯姐:塞西露 你!!
塞西露:塞西露躍! (用蘭斯洛特的音樂?!)
塞西露:塞西露踢!
塞西露:塞西露光束! (喂!喂!喂!這也太誇張了吧!!)
(柯內莉亞 OUT!!)
塞西露:收拾完畢! 好了,魯魯修老師請自便~!
魯魯:該不會…根本就不要我出面吧……
柯姐:就算打倒了我,可別就因此得意,Geass老師
   這個學園還有那位大人…… 

魯魯:喂! 還有阿?!
捲毛:正是如此,喝哈哈哈哈~! 正是我,Geass老師阿…
魯魯:這個壓迫感是… 你是誰!!
捲毛:你所打倒的老大都只是我的手下, (話說你到底留級幾年阿……)
   我正是老大中的老大,第98代神聖不列顛老大,夏路路G老大…

魯魯:這樣阿…你正是真正的真正最後的幕後黑手 (後面還有的話我也無言了……)
   不管如何,既然你出來了我就要矯正你
   那個Full Full Power 違反校規!!     (絡腮鬍有違反校規??)

捲毛:那個是…鬍子阿…
魯魯:誰相信阿!! 如果你說你是高中生的話,那個大捲也該有個限度!
捲毛:那個只是丟在一邊就自己捲起來了阿 (說這句的若本還真可愛呢)
魯魯:我不能認可,那種擅自定下的捲捲 (捲捲=ruru=Rule=規則……噗)
塞西露:阿… (有位小姐搭不上話)
捲毛:如果要我糾正這些是你的願望,就用力量來讓我臣服吧
魯魯:不用你來說我也會打倒你,全力用Geass指導,讓學園所有學生聽令於我
   對… 回答只有Yes My Lord! 如果不聽我的學生就把他踩在地上
   (你最近是壓力太大還是想把朱雀踩你的怨恨發洩到他人身上…)

塞西露:本性終於表露無疑啦…
捲毛:Geass老師阿… 你能不能打倒我根本就不必試
魯魯:啥?
捲毛:對不存在這項可能的世界來說,你是不可能贏得了我的
魯魯:阿…不可能… 那腦袋是…
捲毛:對這世界已厭倦了,夏路路G老大再次刻下新的虛假記憶

(換場景)


魯魯OS:我的名字是魯魯修蘭佩魯基,十一區公司(株式会社)商務代表
     人們通稱Geass社長

娜娜莉:社長! 不列顛公司打算背地裏並吞我們公司!
魯魯:呵~真有趣,就反並吞他們,用我這個左眼的能力!
捲毛:娜娜莉…
   操作一個人的記憶玩弄他還真是有趣阿…
   那… 再來要用什麼樣的設定和魯魯修玩呢…


娜娜莉:適可而止一下,不中用老爸~



03ギアス 百物語


魯魯OS:Geass百鬼物語(故事)
     本故事請一人躲在黑暗房間中的棉被裡收聽

夏麗:就說我真的看見了嘛!
   理事長室內皇帝肖像畫對著我〝哇~哈哈哈〞的大笑耶
米蕾:恩~也是,那個皇帝陛下給人的感覺就是那樣阿~
利瓦爾:會長這麼認同說,話題到這裡就會結束了耶
米蕾:我知道啦,只是開開玩笑罷了
   話說回來,夏麗
   如果想嚇人的話,不多慘叫一下是不夠逼真的呦
阿妮亞:就校園怪談來說還真典型阿
吉諾:這樣說來只是眼睛的錯覺吧
夏麗:什麼嘛~吉諾和阿妮亞還真冷淡吶
利瓦爾:這個時節談七大不可思議、幽靈什麼的,還太早了點
阿妮亞:和那主題比起來,不死身的CC還更貼切

門開啟,三人走進室內

朱雀:你們說的話我在外面都聽到了呦
夏麗:朱雀、魯魯、羅羅
魯魯:先不談滿是謎團的CC,阿妮亞也是位相當神秘的少女呢
羅羅:這說法很失禮呦,哥哥
   不管怎說對方也是位圓桌騎士阿  (失禮二人組)
魯魯:也是呢,不小心把內心話說出來了
阿妮亞:羅羅、魯魯修,總有一天要斃了你們
米蕾:好啦,這件事先放一邊
   既然兵團(お隊)聚齊了,不做怎行呢
朱雀:兵團?
魯魯:聚齊了?
夏麗:要做?
利瓦爾:不必懷疑~又是不好的遇感阿~
魯魯:難道…該不會…
米蕾:對! 阿什弗德學園名產! 第一回深夜的百鬼物語~ 呼呼~
  (自High女)
羅羅:不對吧… 那有第一回就已是名產的…
蕾:就是這樣,朱雀,要用的東西就麻煩你去準備準備吧
朱雀:耶? 我嗎?
米蕾:喔~因為~我們不列顛人~對於百鬼物語的做法~全然不知阿~OK
朱雀:耶~!!
阿妮亞:先天型慶典女
魯魯:滿是能吐槽的地方呢,真是的…

(換場景)

魯魯:呼~我都不知道阿什弗德學園有這間破寺呢,朱雀
朱雀:我也很震驚呢,這學園還真啥都有
吉諾:用臘燭照明很有那個氣氛呢,到底有幾根阿?
朱雀:有一百根呦,吉諾,因為是百鬼物語阿
吉諾:一百根?用那麼多到底要做什麼呢?
朱雀:這還用問嗎?
   當然是要在你身體柔軟處滴上很多很多的熱臘…
   (你該不會要從M轉型成S吧…)
吉諾:阿… 好燙… 主人! 那裡~不行~! (這兩人沒治了……)
會長鐵的紀律愛的制裁~
吉諾:好痛~
米蕾:好~唱作劇佳組結束~
魯魯:真不愧是會長! 吐槽的好
米蕾:接下來勒,朱雀~再來要怎樣呢~?
朱雀:會長你眼中沒笑意呦
   耶~ 也就是說,從現在起大家要像這樣拿著臘燭說可怕的事
   每說完一個,吹熄一根
阿妮亞:只是這樣?
朱雀:恩
   而當一百根吹熄後,將會發生不可思議的事,這就是百鬼物語的參與法
利瓦爾:那! 就從我先開始吧,這是上週發生的事… 
    騎機車時被取締違規…
夏麗:又被抓了阿,這次是什麼?
利瓦爾:只是速度快了點…
    當我覺得〝阿!遭了〞,警察要我交出駕照時,我才發現…
吉諾:怎了?
利瓦爾:那天我把駕照忘在家裡沒帶出門
米蕾:阿……
羅羅:可怕的感覺很微妙地只有那一點點呢
利瓦爾:還有這麼一件事呢…
    騎車飆速的時候,前面有台龜速車
    因為前面的速度太慢了,很容易追上就追了上去
    在追上的那一刻和那輛車的駕駛員視線對上…
魯魯:然後呢?
利瓦爾:然後他竟是警察~那輛其實是偽裝警車阿~這就是〝被擺了一道〞吶
米蕾:要說可怕還真可怕呢,利瓦爾的學習能力竟然這麼糟…
朱雀:呃… 那個會長,這可不是怪談耶
   
夏麗:下一棒是我,這是三年前暑假的事…
   全家去旅行長時間沒回家,回家後發現
   不在家的這段期間,冰箱竟故障了
   這時進廚房後,冰箱飄出一陣陣怪味
魯魯:怪味?
夏麗:裡面好像有什麼的感覺,這時!媽媽突然打開冰箱
眾:(吞口水)
夏麗:全黑的嗶--長滿在冰箱內,而且裡面還有沒嗶--的東西
米蕾:Shut~Up!(閉嘴) 夠了!我不想再聽下去了~
吉諾:嗚哇~ 我剛剛不小心想像到那個畫面了
夏麗:結果冰箱被嚴密地封印丟掉了
朱雀:呃…那個的確是有點恐怖…但還是有點…

阿妮亞:這次換我,不久之前,想要替手機換新機種於是到商店去一趟
    將前機種的記憶卡放進去一看,所有的資料都不見了
眾:阿~~ (眾嘆~)
夏麗:這種事的確是會發生呢
阿妮亞:電話紀錄消失了… 相簿也消失了… 照片也… (啜泣)
    部落閣全都消失了… 那天去之前還未做備份(BackUp)所以………
夏麗:阿妮亞好可憐……
朱雀:這與其說恐怖,不如說是悲劇…

羅羅:可以聽聽我的事嗎?
米蕾:阿啦~ 羅羅何時變得這麼自動了呢
羅羅:恩,在這情緒低落下繼續保持沉默,角色氣氛會愈來愈那樣下去
魯魯:了不起呦,羅羅,能發現到這個
羅羅:謝謝你,哥哥,那麼是這樣的…
   有時晚上睡覺會覺得胸口很難受而驚醒
朱雀:喔~ 這次好像值得期待呢
羅羅:醒來後發現全身佈滿汗水,好像心藏靜靜停止過一般
米蕾:為什麼會發生那種事呢?
羅羅:呃…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想這該不會就是傳說的鬼壓床
   但是,不久前我終於知道是為什麼了
魯魯:發生什麼事了?
羅羅:其實… 這是只有在這(番外篇)才能(對你們)說的事
   我雖然能用Geass這個力量暫停周圍人的時間,而那段時間我的心臟也會停止
   好像我在睡覺時,偶爾會不小心使用那個力量
利瓦爾:只有這裡(番外篇)才能(對你們)說的事
    睡死了把自己的心臟停止…
羅羅:是的~ 只有這裡(番外篇)才能(對你們)說的事阿…
   這還真是痛苦的是呢~ 哈哈哈哈~  (你還真敢笑…=.=)
眾:哈阿~~ (眾再嘆~)
羅羅:那個… 大家是怎了?
   幹麻用那種像是在看可憐小狗的眼神看著我?
魯魯:可以了,羅羅,可以了…  (真護弟有佳耶)

米蕾:那~ 這次換我的事,要開始囉!
   之前,房間大掃除的時候…
   床舖的下面發現… 類似像屍體的東西…
   光想就好恐怖~ 好恐怖的東西阿…
夏麗:該不會是… 像沾滿鮮血的斧頭那樣的東西吧…
米蕾:不,是更恐怖的東西呦,夏麗
朱雀:真釣人味口(演じれたい),那到底是啥?
米蕾:還片期限超過一年以上的錄影帶~! (不懂那裡恐怖)
眾:不~~~~~
朱雀:喂!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可怕,但是…這已經只能說是都市傳聞罷了

吉諾:再來聽聽我的,東京租界有一個嗶--車站
   最近在那車站前,有某部名機械人動畫的銅像佇立在那
   下大雨的晚上時那銅像就會動起來,而且只要是看到的人都會死掉呢…
魯魯:等等… 這有問題,吉諾
吉諾:幹麻啦,魯魯修
魯魯:看到銅像的人一定會死的話,那這件事是誰向他人傳開的呢?
   再說,車站那一帶有24小時全天候的警務所,那麼那的警察不可能沒看過吧
   你的話可是典型的都市傳聞吶
吉諾:阿~ 是這樣阿…
羅羅:話說回剌來哥哥,你對嗶--也太清楚了吧

朱雀:給我等一下!差不多該把人家說的話好好聽進去了吧!!
   大家說的可怕的事的定義不對吧~!!   (是小有,真的是小有!!)
   這根本就不是百鬼物語!!!!      (好歇斯底里阿)
魯魯:幹麻啦,朱雀,怎突然間大叫?
朱雀:難道不是這樣嗎?魯魯修
   這簡直像…閒暇午後茶會的道具,那裡是百鬼物與來著! 
阿妮亞:它也有它有趣之處
吉諾:既然這麼說,你就來說段正確的怪談來聽聽阿

朱雀:我明白了,那就來說一段吧
   這是不列顛KM間隱傳的故事…  (你也太會製造氣氛了吧…)
   我第一次聽到這事是我剛搭上蘭斯洛特還沒多久的事
   在某戰鬥中,有位機體駕駛員死了
   但在機體整修時卻發現幾乎無損毀,裡面的人應該是不可能死亡的
吉諾:可是駕駛員卻死了
朱雀:阿… 駕駛艙內染滿了鮮血
眾:(倒抽一口氣)
朱雀:軍方在那台KM修理後,又找了位新駕駛員,但此時,那位駕駛員又…
魯魯:死了嗎?
朱雀:阿… 而且這次機體也幾乎無損毀…
夏麗:這…只是偶然吧…
朱雀:大家都這麼覺得,正確來說…是希望如此…
   之後,軍方又為那機體找了位新駕駛員…但…
米蕾:又…死了嗎?
朱雀:阿… (你真的很喜歡這台詞耶=.=)
吉諾:機體明明沒損傷?
朱雀:阿… 一位高層人員想〝這樣下去不行〞
   即使這麼說,要銷毀一台沒有損害的機體是不行的
   而且這麼做就像是認同傳聞是真的一樣
   所以,悄悄在駕駛艙內放了些護身符、符紙這類可能有效的物品
吉諾:悄悄地整備…
朱雀:為了不讓他人看到,將那些藏在座椅裏,不管怎說被發現就麻煩了阿
   然後,又找了為新的駕駛員來駕駛它
   某夜,對,就像今夜一般是個冷風襲襲無月的晚上
   就在那位駕駛員在KM裏待機時
   不知從那傳來…男人的呻吟聲…
   而且那並非一人兩人,是許多人不知從那傳出的痛苦悲鳴
   駕駛員嚇到向外大叫,這時,那聲音也愈漸愈大
   駕駛員終於感受到那聲音是從座椅下傳出來的
   慢慢將頭探過去,從座椅細縫間可以看到好幾張染滿鮮血的臉往自己瞪來
   駕駛員恐懼地尖叫,符紙在那??
   這時耳朵旁傳來……
   那種東西對我沒用!!!!!! (好孩子不可以學這種欠扁的事呦)
眾:哇阿~!!!!!
朱雀:(笑)這才是正確的怪談呦! (我可笑不出來……)
   怎樣吉諾? 吉諾?
阿妮亞:叫也沒用,已經氣絕了
夏麗:別再說了,朱雀,這太恐怖了啦
魯魯:真是漂亮的故事呢          (你覺得有去我可沒辦法…)
   但是這種東西等等還要說九十九個嗎?
朱雀:阿… 看起來是不可能了
XX:好了,回去吧~
魯魯:差不多該結束了,大家幫忙把臘燭熄滅吧

(好了!怕鬼的同志們可以按下停止鍵了)

維蕾塔:你們在這到底是在幹麻阿~
魯魯:維蕾塔老師! 老師才是呢,怎麼拿著手電筒?
維蕾塔:還有為啥,校內巡邏中正好聽到你們的聲音就過來探探
    圍坐在這竹林(竹山引作很多竹子之意)裡吵些什麼阿
魯魯:竹林(竹薮)? 我們是在這破寺……
夏麗:魯魯你看! 根本就沒有破寺!
米蕾:騙人!
朱雀:破寺消失了?
維蕾塔:真是奇怪的傢伙們,你們打從一開始就圍坐在竹林中阿
魯魯:怎麼會… 這裡明明有間破寺
維蕾塔:喂喂~別嚇唬大人好嗎? 這從以前就一直是竹林呦~
    再說,學園內怎可能會有破寺阿
朱雀:這是騙人的吧……
利瓦爾:那… 剛剛說〝好了,回去吧~〞的是誰…?
魯魯:呃?
米蕾:不是夏麗嗎?
夏麗:不是我,我還以為是阿妮亞呢
阿妮亞:我什麼都沒說
眾:(雞皮疙瘩亂竄)
米蕾:怎麼會… 那…到底是誰…?
XX:掰掰~ 下次再一起玩吧~ (毛阿!!!)
眾:哇阿!!!!!!!     (就地散場)
XX:下次就到你那裡去玩吧~  (好毛~好毛阿!!!!)
   (鬼笑)         (真的是鬼笑……)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