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アラベスク

作詞:黒石ひとみ 作曲:中野定博 編曲:中野定博
歌:水島大宙


ひとりきりで 何も感じず
生きて行ける そう思ってた
ありったけの 優しさもらい
せつなさ知るまでは

運命のアラベスク
暗闇に 光差し込まれて
僕は救い出された

守るから 今度は僕が
生きる意味なら ここにあるから
幸せという 心を僕に
くれた人 …兄さん

悲しいとき 淋しいときも
僕はいるよ すぐ近くで
だから見せて その目差しを
僕だけをみつめて

絡み合うアラベスク
迷わない 見つけた僕の場所
誰よりもそばにいる

戦うよ 命を投げて
大切な人 傷つけるなら
乗り越えられる キズナがあれば
この先も

守るから 今度は僕が
生きる意味なら ここにあるから
幸せという 心を僕に
くれた人

戦うよ 命を投げて
大切な人 傷つけるなら
乗り越えられる キズナがあれば
この先も


02裸 の ルルーシュ

米蕾OS:裸體的魯魯修
米蕾OS:我是米蕾阿什弗德,私立阿什弗德學園學生會長,
     喜歡的東西是派對、慶典、每日日常,有趣的事全部不執行不可,
     即使這樣的我,也有說我欲求不滿的人存在,
     其實…並非如此,我真正想要的只是一個小小的支持,
     我的願望…對…現在的願望只有一個……
米蕾:魯~魯~修~脫~吧
魯魯:會長…突然這樣是幹麻?
米蕾:你這是啥態度阿~你穿的這件衣服是誰給你的~
魯魯:我自己去買的有啥問題嗎?這次是扮皇帝祭典嗎? <果然是魯魯,實力派阿>
米蕾:做那種事一點意義都沒有好嗎,
   在這種場合(學園內),比起皇帝我更偉大阿。 <哇~會長論>
夏麗:會長…那走錯一步就是反叛罪呦… <沒用的,本人已進入妄想模式了>
米蕾內心OS:魯魯修知道了會怎麼樣呢?
       男孩子們鐵定會騷動吧,不過最想看的果然還是…本人的反應。
米蕾:就是這樣,給我脫,毫無羞恥地脫掉。 <脫掉~脫掉!!>
魯魯:(嘆~)…又發生什麼事了…羅羅、夏麗
羅羅:那個…就是…
夏麗:要說明還真困難的說~
米蕾:那就由我米蕾親自來說明吧!
   其實就只是發生在五分鐘前的事啦
五分鐘前,羅羅無力地走進學生會室。 <魯魯還沒進會室>
羅羅:早安…
米蕾:阿,羅羅…怎了?沒事吧?
羅羅:?
米蕾:身周氣息的光茫暗淡很多的說
夏麗:那種東西看得到嗎?會長
米蕾:那當然,學生會長嘛! <這算那門子的說法阿>
夏麗:阿…這樣阿 <別這麼輕易認同好嗎!!>
羅羅:那個…被拜託當繪畫的模特兒…
夏麗:阿~是那個阿~美術週
米蕾:蛤?那是啥?在說什麼? <真難得妳被撇在一邊…>
夏麗:那不是去年才開始的嗎,克洛維斯殿下追悼的美術週,
   大家圍在一起畫畫,還彼此競賽呢!
米蕾:騙人,我根本就沒聽說過~
夏麗:三年級生要忙考試和面試…吶,你們知道嗎,去年的模特兒是魯魯修呦 
羅羅:哥哥嗎?
夏麗:恩!
   像不准動~!表情變了!被念了很久很困擾呢~
羅羅:和我一樣呢…
米蕾:恩~~~               <你又想搞怪嗎!!>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舉辦這麼好~康的活動~
夏麗:哈?
米蕾:阿~~~~~~
   怨恨阿~我也好想參加
   當面對不能動的魯魯修說,
   動作不對!表情不夠!…什麼不足等等的論辭欺負魯魯修的說呢~
羅羅(小聲問):是壓力堆積太多了嗎?
夏麗(小聲回):因為最近都沒有大型的活動,所以……
這時會室門打開,魯魯修走進來
魯魯:羅羅,你在這阿
   是關於明天負責煮飯的事…… <魯魯你又想推出去了是吧 =.=>
米蕾:魯~魯~修~
回想結束...
魯魯:也就是說
   希望我裸體在人前做一些過份要求的事對吧…… <火山爆發倒數>
米蕾:就是這樣~ ^^
魯魯:請別再說這種引起話題的事!
夏麗:魯魯…… <聽不太清楚略過…>
魯魯內心OS:為什麼這位會長腦袋裡想的總是要整我事呢?!
       要我脫?愚蠢!
       先不說是宮廷專業畫師,要我當拙劣繪畫的模特兒
       何等屈辱 <原來你在意的是這個阿…>
米蕾:魯魯修這可是為了藝~術呦~
魯魯:請別睜眼說瞎話
羅羅:夏麗…會長…… <努力勸說,不愧是個好弟弟>
魯魯內心OS:故意用這種拙劣繪畫把我當笨蛋嗎  <不是阿!!!>
       ? 不對,不是這個問題!     <終於發現了嗎…>
利瓦爾:那麼,結論就是這樣 <何時輪到你說話了+>
魯魯:利瓦爾,你明知道我會被如何對待
利瓦爾:這麼說也是,內心多少有一點點疼痛,
    但是!
    這也是為了會長,為了愛,即使是朋友也愛的出賣!!
魯魯內心OS:真的是表裡都爛透了的傢伙
米蕾:就是這樣,魯魯修就把你的衣服交出來吧 ^^
魯魯內心OS:怎麼辦,要從這裡逃開是很簡單的事
       但是之後又會再被要求一次的可能性太高了
       只好讓會長放棄丟給其他人吧,呵呵
魯魯(ZERO):呵呵~哈哈哈~不可能的,會長!
         要把我的衣服脫掉,你打算怎麼辦到呢?
米蕾:什麼~?怎麼突然用不知打那來的假面男口氣說話 <因為是ZERO>
魯魯(ZERO):你還不明白嗎?
         如果你真的這麼做,不可能沒有人說話的
利瓦爾:阿~說的也是,
    魯魯修在學園中有地下親衛隊呢~都是女生就是了 <我也要報名!!>
米蕾愛的踩腳指,利瓦爾負傷…
利瓦爾:為什麼要踩我的腳阿 <GJ!>
魯魯(ZERO):哼,就是這樣,
         只要聲揚越大,對於被迫裸體的我,同情票愈會聚集,
         反過來對抗學生會長,
         以後辦活動將會失去眾多的支持者 <ZERO!是ZERO!>
米蕾:嗚~竟然做出躲在女人背後的事…
魯魯(ZERO):怎麼會呢?
         我只是沒打算天真的放棄"聚集同情"這項便利才能罷了
利瓦爾:雖然說的很偉大,但內容實在不怎麼好看耶
魯魯:也是啦,所以說脫衣模特兒就交由"好看"的利瓦爾來擔當吧 <真的交棒了!>
利瓦爾:耶!我嗎?
魯魯:這是為了愛阿,利瓦爾
利瓦爾:嗚…竟然都被這麼說了…
    好!我明白了!
    我利瓦爾卡爾泰孟多,為了會長,一件衣服都不留地脫了!
米蕾:阿?我又沒叫你
米蕾一擊必殺,利瓦爾倒地出局……
夏麗:阿~難得要好好表現自己的說
魯魯內心OS:任務結束,再來只要利瓦爾按照我所想的行動的話…
羅羅內心OS:真不愧是哥哥,完全無需我、Geass的幫忙,
       憑自己一力就擺平了
       我的哥哥果然好聰明阿~~ <這人沒治了,別把魯魯太美化>
利瓦爾:可惡!我就只到這裡了嗎,
    羅羅,再來就拜託你了。
羅羅:??
利瓦爾:為了魯魯修、也為了我,再說這裡也只剩你了 <利瓦爾Pass>
米蕾:對阿~原來如此~還有羅羅阿~ <這才是魯魯的目的阿!!>
羅羅:?? !!!!!!!
米蕾:皮膚好,既白又嫩
米蕾魔手突襲羅羅臉頰
羅羅:請別這樣碰我!
米蕾:我明白了,那我就好好只用"看"的~
羅羅:是… ?  ??!!!!
魯魯:羅羅,會長指名你呦。 <惡魔!>
羅羅:哥哥…… <沒用的,你哥早打算賣掉你了>
米蕾:哈~ <我略>
羅羅內心OS:為何狀況會轉變成這樣?
       要使用Geass停止時間逃掉嗎?
       等等,這麼做的話,失去希望的會長魔掌會往哥哥伸去
       怎麼辦……
魯魯:等等會長!
   果然羅羅是不行的!
   竟要讓唯一的弟弟在人前裸體… <演技十分,鼓掌鼓掌>
羅羅:哥哥!
米蕾:哦厚厚~那誰要來做呢?
魯魯(裝痛心):…與其讓羅羅來做,果然還是我來…
羅羅:不行!不可以這樣!
   如果要讓哥哥做,那還是我來… <天真的弟弟>
魯魯:羅羅,這樣的話…
羅羅:沒關係…這是為了哥哥阿
魯魯(裝感動):羅羅…
羅羅:哥哥…
米蕾:懲罰~~
魯魯&羅羅:哇~!
魯魯:會長,你這是幹麻?
米蕾:什麼幹麻,這是我想說的吧
   那是什麼過時的兄弟愛戲碼,這樣我不就像是飾演惡角的壞人了嗎?
夏麗內心OS:不覺得那裡有錯阿? <吐槽的好!>
米蕾:你們太不幫忙,為啥要到處逃呢?
夏麗:這計劃果然還是太強人所難了,會長~
米蕾(耍任性):不要~不要~我想要看男人的裸體啦~ <欲求不滿的女人>
利瓦爾內心OS:嗚啊~完全不掩飾慾望
羅羅內心OS:今天又被哥哥保護了
       阿~如果是為了哥哥,就算被會長捉弄也無訪
室外走廊,朱雀輕快步往學生會室
朱雀(超愉悅):呵~呵~~
        樞木朱雀,今天心情很好
        阿~能在番外篇到學生會露個臉休息一下真是得救了
        恩?會長又在叫了,
        雖然一直都是這樣
學生會室門開啟,朱雀走進會室
朱雀:各位好久不見!
魯魯&羅羅&米蕾&夏麗&利瓦爾:朱雀! <來的真是時後,一直都很會抓時間呢>
朱雀:又在做什麼?剛剛就有聽到裸體什麼的
米蕾(黏人模式全開):朱雀~奇怪~我~有個一生一次的願望~……
朱雀:絕對不要! <終於被整慣了>
米蕾:嗚~理解好快…
魯魯:簡直就像坐在蘭斯洛特裡一樣
朱雀:妳想說什麼大概猜得到
學生會室門開啟,吉諾走進會室 <貢品上桌!>
吉諾:喂!朱雀,搭訕比賽還未分出勝負呢
朱雀:就算你贏就行啦
米蕾&夏麗:吉諾!
吉諾:喲~米蕾、夏麗,還有"其他"的成員,最近好嗎?
魯魯(怒):其他…… <吉諾你死定了>
吉諾:魯魯修學長……… <再略>
朱雀內心OS:阿~魯魯修的惱怒開關被啟動了,不知道會不會有事…
       希望別跟吉諾打起來就好  <魯魯是不會浪費體力的…>
米蕾:吉諾~來的正是時後
吉諾:? 什麼事?
米蕾:企劃!是企劃!
吉諾:企劃是指活動嗎?總覺得是很讚的活動呢!
米蕾:對! 很讚呦~
吉諾:是打算要做什麼呢?
米蕾:呵~~想聽嗎~ <釣人味口,等上鉤>
朱雀:吉諾不可以再……唔…
朱雀好心告戒,被魯魯一把摀嘴
魯魯(超警告):噓! 
米蕾:吉諾想不想演主角呢 
吉諾:主角? 要要,我想演!
魯魯:哈哈哈~會長,這傢伙不行的啦 <幫兇一號上場>
吉諾:蛤?你在說什麼?
魯魯:"你想當主角先修個百年再說吧"的意思,吉諾
    <辣油、麻油潑潑潑,你就乖乖落入陷阱吧,兔子>
吉諾:魯魯修學長,你該不會太看輕我了吧
魯魯:不管我怎麼看,這次可是說只有我可以升任的角色吶
吉諾:是這樣嗎?米蕾
米蕾:呃? 該怎麼說呢~ 利瓦爾覺得呢 <米蕾傳球>
利瓦爾:阿~不行不行!果然還是魯魯修不行阿… 夏麗 <光榮救球>
夏麗:呵呵~ 有點困難的說… 羅羅 <夏麗托球>
羅羅:呃? 呃… <羅羅時間差>
魯魯:羅羅也這麼說! <魯魯攻擊>
朱雀:我的話…請當做我都沒意見 <朱雀內應沒擋下>
吉諾:啥麼阿!大家都這樣…
   雖然說我是剛轉入的轉學生,
   但連試都沒試就用頭腦判斷我不行,也太過份了點吧…
魯魯:"你辦的到所以你要做"你是要這麼說吧 <魯魯得分>
吉諾:辦的到阿… 
米蕾:很好~我明白了!
   這裡就用會長權限大翻盤,這次就由我來幫吉諾吧
魯魯&羅羅&朱雀&利瓦爾(拍手):喔~~~
吉諾:喔~!這還不是讓我做了嗎!
   ? 那個,我到底要做啥還沒聽說吶?
魯魯:就相信你的膽識吧
利瓦爾:不管怎說都是在這年紀當上第三騎士的人麻
夏麗:恩,吉諾君的話不會有問題的,粉絲也很多的說
吉諾:真的嗎?
   果然我是剛轉入話題多的人氣王阿
   也收到如山高的情書
   哈哈哈~       <沒人跟你說這些>
魯魯:那我就去和美術部說一聲 <找到祭品可以散會了>
夏麗:得先把暖氣設定好
利瓦爾:我去更衣室準備
吉諾:那個,我到底是被要求做什麼呢?
利瓦爾:拜託你了,第三騎士
吉諾:喔~~! 阿…所以說是啥事?
米蕾:我們走吧,第三騎士
吉諾:呃…別推我的背… 米蕾…喂…別推啦…喂~朱雀~
朱雀內心OS:請別怪我,吉諾,只有那個角色,我辦不到……
吉諾:阿~等等…朱雀!這是什麼…阿?吔!!!!
米蕾:好興奮,好興奮,恩~會變成怎樣呢?
   呵呵~~阿…對了,不和全國女性同胞通報不行
   這麼有趣的事一人獨佔是違反女人原則的
   好久沒有這麼有趣的事了
   米蕾的內心正熱烈的燃燒著呢
   呵呵~~哈哈哈~~Let's go~Let's go~~


03枢木 の 里.悪霊 の 宿.本当に あった 怖い ギアス

朱雀OS:樞木神社 惡靈住所 真的存在著 可怕的Geass

朱雀OS:從連著樞木神社的長階梯上看到的風景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有變,
     恬靜的田園風光讓我想起了和魯路修、娜娜莉一起渡過的兒時的記憶,輕拂的微風,清脆的鳥叫也還是和那時候一樣。
     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那時的我了。第7騎士,向不列顛皇帝發誓效忠的騎士,樞木朱雀。
     但是只是今天,我不得不回到以前的我去,為了完成除我之外完成不了的使命。

基諾:誒,聽說朱雀的老家有廟會而特地過來看看,怎麼人影都沒有啊,魯路修。
魯路修:啊,朱雀離開後就沒有人了啊!
阿尼婭:魯路修,FAVORITE燒那裏有啊?
魯路修:FAVORITE燒?
阿尼婭:11區的像Pizza的吃的東西啊
C.C:Pizza,哪里有Pizza啊?
阿尼婭:不是披薩,FAVORITE燒
魯路修:難道是指お好のみ焼き嗎?[應該是雜餅燒之類]
(解釋:お好のみ焼き是日本傳統食物,是把用水溶解開的小麥粉和海鮮,肉,蔬菜等和自己喜歡的材料混合,倒在加熱的鐵板上自由的邊煎邊吃的料理)
阿尼婭:Golden Fish Catcher也沒有
魯路修:是金魚掬?吧![撈金魚]
羅洛:哥哥,就跟基諾他們說得一樣,好象是沒有廟會啊
魯路修:所以現在開始說明,羅洛。的確我是說過在樞木神社是有祭祀,但沒有說有廟會啊
羅洛:不一樣??
魯路修:完全不是一回事.我所說的祭祀,指得是讓這個神社裏供奉著的神沈靜下來的儀式。你們所說的是廟會,就是指祝祭的吧,完全不一樣啊
C.C:什麼呀,無聊啊,憑什麼要我們去觀看那個什麼儀式啊
阿尼婭:Numbers的語言好難理解啊
魯路修:翻字典啊,字典!其實自作主張跟著來的是你們吧
基諾:朱雀要在這裏幹什麼啊
魯路修:我也不知道,本來樞木神社和日本一般的信仰是不一樣的,聽說它的起源是比日本成立,不!有史以來最古老的。
C.C:真的麼?
魯路修:日本最古老的神社有很多種傳說,其中最有力的是奈良區的大神神社,這個神社是以大物主大神為主神,大己貴神和少彥名神作配祀…
C.C:阿尼婭,今天穿的好怪啊,那個衣服到底是什麼啊
阿尼婭:巫女啊,基諾說是廟會裏不能少的
魯路修:…從以前開始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樞木神社的主神的名字被隱藏起來了,佛教裏有因為信仰的原因不能給人看的秘佛存在,但神社的話就很稀少了…
基諾:有朋友教的,11區的廟會的話怎麼都不能少了巫女的,哦,Japanese miko girl very cute
阿尼婭:AA~Thank you so much
魯路修:你們有沒有聽我說話!
C.C:什麼啊,你還在啊!魯路修
魯路修:我說啊。你們想知道朱雀要幹什麼才解釋的…

朱雀:我要幹什麼啊,魯路修
一同:朱雀!!
朱雀:我說怎麼那麼吵,原來是你們啊,到底來幹什麼啊
魯路修:看你幹什麼啊
朱雀:什麼啊,為了這個特地來的啊。那個…阿尼婭,那個奇怪的衣服是什麼啊
基諾:是巫女啊,朱雀
朱雀:巫女?但是,那個衣服只是超短裙吧
基諾:誒!可是,這可是你那裏的有趣的眼鏡男給準備的啊
朱雀:果然是羅依特啊
C.C:雖然作為巫女我有過幾次經驗,但像那個超短裙只有在cosplay才穿過.
魯路修:什麼!
朱雀:C.C的cosplay…
(妄想之樂…)
C.C:好了,思考時間結束,各位男孩,妄想結束了?
男子一同:Yes My Lord

C.C:話說你還是拿了不輕的東西啊,樞木朱雀。到底拿了什麼來啊
朱雀:這個?這個包裏放的是儀式裏需要的道具
魯路修:果然是照著延喜式進行?
朱雀:誒?延喜式?那是什麼啊
魯路修:你啊,作為神社的繼承人,連延喜式都不知道麼?延喜式的話,是日本從古傳來的重要文獻啊,就像是神社的活動指南一樣啊。
朱雀:啊,我家和那些沒有關係的
魯路修:什麼?
(打開包的聲音)
朱雀:樞木神社是異教來的,儀式的時候用的道具也是這些…
魯路修:朱雀!
基諾:哇…
羅洛:什麼啊…
阿尼婭:好黑
魯路修:那個玻璃瓶裏的紅黑色的液體…難道…
朱雀:午夜零點在十字路正中間被壓斷脖子的雞上榨出來的血啊
羅洛:那,那個稻草人呢
朱雀:無緣佛(沒有人祭祀的死人)的旁邊埋了49天的稻草人偶。
基諾:那這個像是生銹了鐵棒的東西呢
朱雀:是刀啊,很就久以前用來砍斷罪人的頭的刀啊
C.C:真是很獨特的收藏品啊
朱雀:這也是比以前好多了,傳說一百年前還有把村子裏最美的女孩用來作活供品的
魯路修: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使用這種道具的儀式,你想在這裏幹什麼啊
朱雀:封印惡靈啊,樞木神社本來就是為了這個而建的,封印的力量會逐漸減弱,所以每30年必須更新一次。
基諾:不更新會怎麼樣呢
朱雀:封印會被解除,惡靈就會復活的
魯路修:惡靈??什麼啊,胡說八道
朱雀:但是,這是繼承樞木的血脈的人必須去做的儀式啊,那,儀式的準備要開始了哦
魯路修:喂,朱雀,怎麼樣進行儀式啊
朱雀:恩,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敷衍一下
C.C:敷衍?
朱雀:恩,具體做法不知道啊,而且這種事情重要的是精神狀態
羅洛:是這樣嗎,哥哥
魯路修:阿!呀,恩,怎麼說呢
朱雀:那麼…恩…惡靈退散,惡靈退散,哈…@$︿%*%#…惡靈退散,惡靈退散…
C.C:比所說得更加敷衍啊
阿尼婭:真的是敷衍啊

魯路修:喂,朱雀,好象有點不對勁啊
C.C:你這麼一說,還真是…
阿尼婭:祭壇的裏面有什麼東西出來了啊
惡靈:打攪我睡覺的是誰啊,帕帕拉帕
一同:哦!!!
魯路修:這是什麼怪物啊,真的是惡靈?
惡靈:是你們吧,在我耳邊唱著奇怪的咒語的人,帕帕拉帕
除了朱雀以外的人:不是的,那是朱雀幹的
朱雀:誒…阿…誒!!!!
惡靈:是麼,是你啊,樞木的人啊,帕帕拉帕
朱雀:阿………請問,你真的是屬於惡靈一類的有關人士?
魯路修:用的是敬語啊
惡靈:回答是YES。那麼就快讓我把你們全吃了吧,帕帕拉帕
基諾:發展的太快了吧
羅洛:因為已經比預定的時間超出很多了啊

魯路修:朱雀,這個情況你想怎麼辦啊
朱雀:可惡,果然敷衍的咒語是不行的啊
阿尼婭:還不如說是反作用
朱雀:既然是這樣那就只有用Lancelot散惡靈了
(Lancelot起動音)
朱雀:惡靈,你覺悟吧
惡靈:別瞧不起人,帕帕拉帕
朱雀:一下子就被解決了…啊……(被打飛)
魯路修:什么!朱雀的Lancelot只一下就…
基諾:那么,讓我用Tristan…(打飛)
阿尼婭:基諾,秒殺
羅洛:那么,讓我用Geass把時間給停住,然后用Vincent…(打飛)
魯路修:羅洛!
羅洛:對不起,哥哥,什麼都幫不了
朱雀,基諾,羅洛:啊………

魯路修:真是沒辦法啊,只有靠我了啊
惡靈:恩…你到底會表演什麼把戲啊,帕帕拉帕
魯路修:沒有必要表演什?把戲,我只需要否定你的存在就行了
惡靈:恩?什麼?
魯路修:惡靈之類的鬼怪,只不過是人們自己所想象出來的幻像,是一種集團催眠而已,所以在我面前的你只不過是我的腦子裏想象出來的幻影而已。
惡靈:我是幻影…
魯路修:是的,惡靈,你們心自問,你有父母?,有家庭?
惡靈:那種東西,沒有!
魯路修:是啊,不可能會有的,為什麼呢,把你製造出來的是在這裏的我們的腦子罷了,你實際上不存在,是影子,幻像而已
惡靈:什…什麼
魯路修:魯路修.V.不列顛命令你,全力否定自己的存在
惡靈:你這麼一說還………胡說八道!帕帕拉帕
魯路修;可惡,果然是不行嗎

惡靈:人類啊,玩這種小把戲,這次一定要把你們全吃掉,把災難降臨到這個世界,帕帕拉帕
C.C:更惹他生氣幹什麼,魯路修
魯路修:說什麼呢,只不過是小小的計劃錯誤
星刻:我們可不願意因為你的計劃錯誤而被詛咒
魯路修:什麼,你,是星刻啊,還有天子
星刻:感到奇怪的不安,跑來看看,竟然是這樣,天子,該怎麼辦呢
天子:沒辦法啊,星刻,又不能置之不理,是不是啊,神樂耶
神樂耶:恩,就跟天子說的一樣啊
魯路修:神樂耶!!連你都……
阿尼婭:不和常理的發展………

星刻:安心吧,魯路修,我是從以前就精通奇門遁甲,風水之術的家族裏出生的,像這種妖魔鬼怪的對處方法,根本就難不倒我
天子:真不愧是星刻,很有依賴感啊
魯路修:不,沒有聽說過那樣的履歷啊
星刻:不用在意,番外篇獨有的意外設定啊
C.C:太露骨了吧
星刻:魔神啊,在我的面前屈服吧…%︿%%*︿*$,來,大家一起來吧
一同:誒…誒!!!!
魯路修:那個咒語,不說不行嗎,星刻
星刻:是啊,這是用來驅魔的咒語啊,大家一起啊
一同:%*&%((&)*_)$#(&_…
星刻:沒有生氣啊,用更大的聲音來
一同:%*&%((&)*_)$#(&_…
惡靈:這中咒語沒有用的,帕帕拉帕
星刻:不可能,怎麼會
惡靈:像你這種古老的咒文,早就過了保質期了,帕帕拉帕,也給我飛到哪去吧
星刻:啊…(打飛)
天子:不要啊,星刻……
魯路修:難道就這樣完了?

惡靈:不過,要是把這裏面最美麗的女性當作活供品獻給我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魯路修:活供品!!作夢吧,惡靈,誰會幹這樣的事
C.C:是這樣啊,沒辦法啊,雖然我不願意,但也只有獻出我的身體了啊
神樂耶:等一等C.C,那應該是我的任務啊
阿尼婭:最適合的應該是我
天子:年幼的我就成了惡靈的供品啊,真是沒有辦法啊
魯路修:等等……大家為什麼那麼主動的要當供品啊
惡靈:這裏面最美麗的女性
C.C:既然是指定要最美麗的女性,除了我之外還有誰啊
神樂耶:像你這麼厚臉皮的人,死一萬次都不夠啊
天子:按將來性來看,這裏也應該是我…
C.C:閉嘴,幼女
天子:你還不是差不多
魯路修:還不打住嗎,你們,活供品絕對不行,絕對不行

惡靈:怎麼,誰都不當活供品麼,那就只有讓你們全滅了,帕帕拉帕
魯路修:走投無路了?
C.C:要放棄還太早了,魯路修
魯路修:什麼?
C.C:只有這個咒語是絕對不想用的啊,到這個地步也沒辦法了。聽好了,惡靈,汝,冥界裏被詛咒的存在,以穀口悟朗的名義命令你,馬上回到你所應屬的空間裏去
惡靈:哇…啊………啊…………
魯路修:起效果了,這是什麼咒語啊
C.C:以虛空之主之名,因果之盡頭,紀元之盡頭,混沌之穴,永久的墓地裏沈睡吧
惡靈:啊…啊………怎麼會,怎麼會覺得不聽命令的話就會被整得很慘。啊,我不甘心啊,帕帕拉帕
魯路修:惡靈消失了,太好了,真厲害啊,C.C
神樂耶:雖然不願意,但還是得說幹的不錯啊
阿尼婭:不可思議的咒語,到底是什麼啊
C.C:用來讚美支配這個世界的造物主的咒語,我們也不能反抗這個造物主的
魯路修:是這樣麼
天子:怎麼覺得是會讓人發抖的可怕的話啊
魯路修:嘛,算了,世界都被拯救了,我們回去吧
阿尼婭:肚子餓了
C.C:我也是,魯路修
魯路修:為什麼對著我說啊
神樂耶:那麼,大家一起吃披薩吧
C.C:哦,真是個好主意啊
魯路修:真是沒辦法,一群自由的人啊
C.C:還是比不上你啊
一同:哈哈哈哈…………

(烏鴉叫聲)

羅洛:啊,第一顆星星
星刻:山裏天黑的也快啊
基諾:喂,怎麼辦啊,朱雀
羅洛:我們的KMF又不能動
朱雀:再等一會兒魯路修他們就會找來的,再堅持一會吧
基諾:今晚好象會很冷啊
星刻:天子,你的星刻在這裏啊
朱雀,基諾,羅洛,星刻:快點找到我們吧
(烏鴉叫聲)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