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ea1909fa051b27010b110.L.jpg

01「CONNECT」
作詞:黒石ひとみ
作曲:黒石ひとみ
歌:C.C.(ゆかな)

先が見えない 明日が読めない
看不見前方 預想不到明天
苦悩の横顔
苦惱的側臉
答え探して 心枯らして
搜尋著答案 心已經枯萎
弱さも隠して
卻將柔弱隱藏

 

そっと泣いてもいいよ
靜靜流淚也可以
強がるマスクはずして
舍掉堅強的面具
二人だけの夜は 受け止めるから
在只有兩人的夜晚 會包容這一切
ひとりじゃない
不是一個人

心で抱きしめているよ
我的心擁抱著你
君を包む翼を広げてる
張開了緊緊包圍著你的翅膀
いいときも そうでないときも
無論何時 無論何處
傍にいる
一直在你身邊
全てが君に冷たくて
一切都是為了讓寒冷的
暗い夜は終わりが無いようで
無光的暗夜遠離你的世界
それでも始まりは起きるから
如此才會有新的開端
ずっと見てるよ
我一直守望著

分かり合えたり ぶつかるときも
分離的時候 邂逅的時候
支えているから
會一直支持著你
約束するよ 信じていいよ
我將起誓 請相信
出会いは必然
和你相遇是必然

そっと涙の粒を 優しく拭ってくれた
靜靜的落淚 你溫柔的為我拭去
君の不器用な指 暖かいから
你那不靈巧的手指 卻是那麼溫暖
ひとりじゃない
不是一個人

昨日の夢を追い越して
追尋著昨天的夢境
君が何処かで立ち止まったなら
你如果在哪裡停下了腳步
目を閉じて 感じて私を
請閉上雙眼 感受身邊
傍にいる
我就在那裡

二人が別々の道を
兩個人在不同的道路上
いつか歩いて行く季節来ても
能夠一起漫步的季節一定會到來
離れた星空をつないでる
遠離著的星空
風になるから
此刻風的軌跡將我們緊緊相連

そっと泣いてもいいよ
靜靜流淚也可以
強がるマスクはずして
舍掉堅強的面具
二人だけの夜は 受け止めるから
在只有兩人的夜晚 會包容這一切
ひとりじゃない
不是一個人

心で抱きしめているよ
我的心擁抱著你
君を包む翼を広げてる
張開了緊緊包圍著你的翅膀
いいときも そうでないときも
無論何時 無論何處
傍にいる
一直在你身邊

全てが君に冷たくて
一切都是為了讓寒冷的
暗い夜は終わりが無いようで
無光的暗夜遠離你的世界
それでも始まりは起きるから
如此才會有新的開端
ずっと見てるよ
我一直守望著

02妄想 バトル!ルルーシュvs.スザク

一同:妄想之戰魯路修對朱雀
CC:果然這個學園的露台喝紅茶別有一番風味啊! 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地道的香味.
卡蓮:但是,CC,我們在阿修福德學園是會被認出來的,不大好吧?
CC:沒有問題的,華蓮,這種場合,沒有那麼死板的人的.
卡蓮:這種場合?
CC:不來追究的才能被稱為成年人喔.

(腳步聲)

夏莉:MOOO(抱怨的發音),為什麼米蕾會長和維萊塔老師老是袒護朱雀呢?
米蕾:其實也說不上是袒護誰啊.
維萊塔:怎麼想都沒用,和朱雀比的話,魯路修是贏不了的.
CC:挺熱鬧的嘛,倒底是什麼事情啊?
夏莉:啊,CC,華蓮,來聽我說. 我們正在討論怎麼樣才能讓魯路修在體育項目上勝過朱雀.
卡蓮:魯路修勝過朱雀?
CC:這還真是一個困難的事哦.
夏莉:米蕾會長和維萊塔老師都說魯路修能勝過朱雀的體育項目根本不存在.
卡蓮:啊,原來是因為這個夏梨才氣呼呼的啊.
維萊塔:不好意思,等一下,我們大家都是認識的嗎. 怎麼覺得至今為止一次交道都沒打過的人也有啊.
CC:你這麼一說倒還真是這樣的啊.
米蕾:沒有關係吧,是這種場合啊.
維萊塔:這種場合?
米蕾:成年人的問. . . 題. . .
維萊塔:原來如此.
夏莉:理解的好快!  (注:用象夏莉的這種語氣來指出對方不合常理的語言和行動的在日語裡叫つっこみ,是日常用語,劇中也多處出現,先理解一下)
CC: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們大家就都是互相認識的啦,好嗎.
一同:好.

卡蓮:那就繼續咯,恩,魯路修能勝過朱雀的體育項目是什麼的話題.
米蕾:就算是魯路修,也贏不了體力大魔王的朱雀吧.
CC:讓人很感興趣的話題呢. 釣魚怎麼樣,不要看魯路修體力不好,他的反應神經和逃跑的速度可是很強的哦. 釣魚的話有可能贏哦.
維萊塔:倒底你是在誇他還是在貶他啊?  (つっこみ)
CC(無視維萊塔):那就進行比賽,誰先讓對手受到致命傷誰就算贏了,會是很刺激的比鬥啊.
夏莉:不行,不行,致命傷! ! ? ?
卡蓮:是啊,CC,輸了不就死了嗎?
CC:是嗎? 我的話沒關係啊,各個方面都是.  (意思是說就算死了也和她沒關係,和如果是她就不會死)

夏莉:那麼,游泳怎麼樣呢?
卡蓮:游泳?
夏莉:是啊,場所是在夏天的陽光暴晒下的大海邊.
維萊塔:不是游泳池嗎?
夏莉:但是游泳池沒有沙灘啊.
維萊塔:沙灘?
夏莉:(妄想開始)
   白雲流轉,浪花飛濺,海風帶來夏天的味道,無邊無際的純白的沙灘.
   只有身穿泳衣的魯路修和朱雀的影子清楚的留在沙灘上.
   從這開始,兩人即將為了男人的尊嚴而進行對決啊
(伴隨這水紋擴散的聲音進入夏莉的妄想世界)
  朱雀:是大海啊,魯路修,快點去游泳吧. 
  魯路修:等等,朱雀,下水之前要先做準備運動. 
  朱雀:唉,怎麼像學校的老師一樣的語氣啊. 
  魯路修:要是在水里抽痙的話有可能會被淹死的啊.  (做準備運動的聲音)一,二,一,二. . . .
  朱雀:那麼認真做什麼操啊(潑水聲)
  魯路修:啊,好冷,你幹什麼,朱雀.
  朱雀:是傻站在那裡的你自找的.
  魯路修:你這傢伙. . . .
  朱雀:哈哈哈哈. . . . 能抓的到的話來試試看啊魯路修:等一等,朱雀.
  朱雀:來這裡啊. 魯路修.
  魯路修:你這傢伙. . . . 叫了你不要跑了.
  魯路修&朱雀:哈哈哈哈哈. . . . .

夏莉:不行啊,你們兩個,那樣的穿著,只穿著泳衣互相追逐,不行啊,魯路,讓我也參加吧. . . . . .  (摔倒的聲音)
卡蓮:夏莉,沒事吧!
維萊塔:流著鼻血暈了呀,往鼻孔裡塞上餐巾紙,讓她睡著吧.
卡蓮:倒底怎麼了,突然興奮起來.
CC:看樣子肯定是想到了男人的尊嚴以外的東西吧.
維萊塔:看來游泳的話是分不出勝負了.

米蕾:那麼網球怎麼呢. 既有粗曠的一面又有幽雅的一面的貴族的運動,魯路修說不定能贏哦.
(伴隨這水紋擴散的聲音進入米蕾的妄想世界)
朱雀:要來了喲,魯路修.
魯路修:來吧,朱雀.
朱雀:托托羅刻尚達布露脫,依加質切郎斯羅特由古多拉西累殺. 不來克霍魯大寧噶特米內特死馬修. 強撥馬古鈉牡朱雀死被嚇魯得拉克嘶.  (夾雜魯路修幾次悶哼)
(叮一聲效果音,是日本人攻奉先祖和死者時敲的缽)
卡蓮:會死的.
維萊塔:會死啊.
米蕾:阿哈哈. . . 果然不行啊.

(腳步聲)
科內利婭(科內利婭):幹什麼,是在討論要做掉魯路修嗎?
維萊塔:科內利婭殿下!
塞西露(塞西露):我是塞西露.
阿尼亞(阿尼亞):阿尼亞也在.
科內利婭:三個人加起來就是不列顛三人幫,叫我們的時候就叫美女三人組.
米蕾:餵. . . 餵. . . 一個字都合不上喲.  (つっこみ)
卡蓮:又來些麻煩的啊.
CC:昭和時期的說法啊.  (指米蕾的つっこみ,這裡的のりつっこみ用中文很難解釋,意思就是說米蕾的つっこみ過時了,太老套了)
科內利婭:具體內容都聽說了,想讓魯路修贏可真是個難題啊,朱雀可是很強的哦.
塞西露:是啊,我也有時候對他的體力感到非常可怕. 比如說:

  塞西露:啊,不好,失敗了!
  朱雀:怎麼了塞西露.
  塞西露:微小因丟沙的備用部件的薄片掉到了蘭斯諾特的腳下面去了.
  朱雀:雖說不知道是什麼部件,很重要嗎?
  塞西露:是啊,怎麼辦呢朱雀:那我現在就把蘭斯諾特移開.
  塞西露:等等,朱雀,要是不小心踩爛了就糟了.
  朱雀:那我就用手把蘭斯諾特的腳抬起來,塞西露就乘機把部件撿起來
  塞西露:原來如此,真是個好主意. . . . 哎. . .  (驚訝)
  朱雀:塞西露,要上了哦. . . .  (發力). . . 部件,能撿得到嗎?
  塞西露:(震驚,呆滯中)啊. . . 哈哈哈. . . . . 能啊.

CC:要是這樣的話,真的會吃驚啊.
科內利婭:朱雀,竟然到了那種境界.
阿尼亞:那,來比摔交怎麼樣?
卡蓮:等. . 等,阿尼亞,怎麼能從剛才的話裡得出魯路修能在摔交上勝過朱雀呢?
阿尼亞:意外性和黑色幽默.
卡蓮:呵啊. . . .
夏莉:啊,我怎麼了啊?
卡蓮:啊,夏梨,你醒了啊,你剛才流鼻血,暈倒了.
夏莉:鼻血! ?
阿尼亞:要讓魯路修贏很簡單,讓他全身塗滿奶油去比賽就行了.
夏莉:把魯路塗滿奶油. . . .
卡蓮:阿尼亞認為比摔交的話魯路修能贏. 但是為什麼要塗奶油呢?
阿尼亞:會變成這樣. . . . .

(當的一聲,摔交比賽開始的信號)
   朱雀:真是好滑呀,裁判,魯路修很滑呀,滑不溜丟的. 
   魯路修:怎麼樣呀,朱雀,抓不住我的身體吧. 哈哈哈哈. . . . 
   朱雀:好滑啊,魯路修好滑啊(日語裡魯路修和滑的發音相似)

CC:都是什麼跟什麼呀.
科內利婭:再說了,那不是摔交,而是角斗吧.
夏莉:好滑,魯路修好滑. . . . .  (暈倒)
卡蓮:夏梨又流鼻血了.
米蕾:肯定是想到了魯路修和朱雀裸體摔交的樣子了.
阿尼亞:捂穆(日語裡是啊的意思)

娜娜莉:速滑溜冰比賽怎麼樣啊?
卡蓮:娜娜莉,什麼時候來得啊?
科內利婭:連我都沒感覺到她的氣息,好可怕的女孩啊.
卡蓮:比速滑溜冰的話,魯路修能贏嗎?
娜娜莉:可能會變成這樣子. . . . .

(發令槍的聲音)
  朱雀:要去了喔,魯路修.
  魯路修:等等,朱雀,不要先走啊,我不能離開扶手的。
  朱雀:什麼呀,原來你不會滑啊. 真拿你沒辦法,來吧,把你的手給我,我拉著你滑吧.
  魯路修:啊. . . . 你. . . 可. . . 不要以為我是想牽你的手才故意抓住扶手不放的喲.
  朱雀:我明白的. . . . .

卡蓮:這還不是不行! ! ! 還有,那個娘娘腔魯路修是怎麼回事.
娜娜莉:不可以嗎?
卡蓮:恩,其實挺. . 不. . 錯. . . .
一同:誒. . . . .

神樂耶:應該比相撲才對.
拉古夏塔:Yahooo,我們也來了.
卡蓮:神樂耶和拉古夏塔也來了啊.
米蕾:這都亂套了啊.
神樂耶:那兩個人在日本進行比試的話,除了相撲以外還能比什麼啊.
維萊塔:剛才都說過了,肉搏的話,魯路修贏不了的.
神樂耶:沒關係的,把ZERO. . . 不,是把魯路修全身塗滿潤滑油去比賽就行了.

朱雀:真是好滑呀,裁判,魯路修很滑呀,滑不溜丟的.

科內利婭:打住,不用說下去了.
米蕾:想的和阿尼亞差不多嘛.
神樂耶:切. . . .
科內利婭:你說什麼!
拉古夏塔:那麼,比卡巴第怎麼樣呢? 魯路修有可能贏哦.

(伴隨這水紋擴散的聲音進入拉古夏塔的妄想世界)
  魯路修:卡巴第,卡巴第,卡巴第,卡巴第.
  朱雀:卡巴第,卡巴第,卡巴第,卡巴第.
  魯路修:卡巴第.
  朱雀:卡巴第.
  魯路修:卡巴第,卡巴第.
  魯路修&朱雀:卡巴第,卡巴第,卡巴第,卡巴第. . . . . . . . . . . .

卡蓮:拉古夏塔,好像只是在狂叫卡巴第嘛.
拉古夏塔:是嗎,卡巴第不是誰先接不上氣,或者咬到舌頭的就算輸的嗎?
CC:雖然不是很清楚,不過應該不是這樣的規則吧.
(解釋:卡巴第是印度的傳統體育項目,本身的規則的話應該是邊叫著卡巴第,邊用球來攻擊對手的,簡單一點說就是中國的扔沙包式的運動)
拉古夏塔:是嗎,真可惜啊.

CC:果然比體育還是不行啊. 魯路修能贏過朱雀的只有比披薩了.
米蕾:披薩?
CC:比做披薩啊. 他們兩個比試誰能做出最好吃的披薩. 當然了,評判的話由我來擔任.
科內利婭:我就知道是這麼回事. 不過果然魯路修正面挑戰朱雀是沒有獲勝的希望啊. 他能贏過朱雀的東西就只有一肚子壞水了.
塞西露:哇,下死評語了咯.
科內利婭:那麼,這個的怎麼樣. . . . .

  魯路修:第十次,精打細算大賽,看誰買的多.
(歡呼,鼓掌,只是朱雀一個人)
  魯路修:聽好了,朱雀,
  在這個東其號台(日本有名的大型便利店,出了名的便宜.這裡是沒有得到店方的許可使用了店名,所以消掉了一個音)裡進行購物比賽,
  最後的金額離五千不列顛元近的人算贏.
  朱雀:我不會輸的.
  魯路修:目標,五千不列顛元.
  朱雀:看誰買的多.

卡蓮:恩,好像就算贏了也不怎麼風光啊.
神樂耶:五千不列顛元,好現實的數字啊.
米蕾:那這個怎麼樣啊,兩個人各拿出一樣寶物來鑑定,價值高的就算贏.
科內利婭:比柏青哥怎麼樣啊.
娜娜莉:圓周率的暗記比賽怎麼樣啊,這個的話哥哥有可能贏啊.
塞西露:冬天的冰上垂釣怎麼樣啊,釣上來的魚就放在蛋糕上一起吃.
阿尼亞:暴辣食物對決.
神樂耶:尿酸值的話,肯定不會輸.
娜娜莉:是說誰啊?
CC:骨密度的測量也很有趣啊.
拉古夏塔:那麼,膽固醇數值對決.
娜娜莉:都說了不要再拿健康問題來作文章了.
阿尼亞:用假聲來比唱歌.
娜娜莉:什麼意思! ! !
夏莉:抽王遊戲(日語的王様ゲーム,年輕人的宴會時玩的遊戲,抽籤來決定王,然後王下命令讓任意的兩個號碼的人做一件事,就算是不巧叫到兩個男人親親,他們也必須照辦.). 魯路一直都是王啊.
CC:哦,夏梨,你活過來了啊.
科內利婭:那麼,到不列顛皇宮去比乒乓球吧,先倒下的人必須聽一晚上皇帝的演講.
塞西露:阿,光想像一下就很可怕啊.
卡蓮:恩. . . . . . 我們到底是在討論什麼啊?
(一同):SAAAAA. . . . .


03カレンC.C.美し 反逆  記録

卡蓮:大家各就各位了。
CC:是嗎,離作戰開始還有一點時間啊。
卡蓮:是真的嗎,說這個工廠裏有日本人被強制勞動的話。
CC:朴部的調查沒錯的話。
卡蓮:不列顛的渾蛋。
CC:裏面的日本人的救出後,把所有有價值的東西都拿走,作爲我們黑騎的活動資金。一箭雙雕的計劃啊。
卡蓮:我開始興奮起來了。

(檢查槍支的聲音)
CC:喂。
卡蓮:恩?
CC:好無聊啊。說點什麽來聽聽。
卡蓮:誒……
CC:你呀,一臉的悲壯,我可不喜歡那麼煩躁的感覺。
卡蓮:事實上是很悲壯的,沒辦法啊。魯路……ZERO現在是那種情況,本來有很多的同志的……
CC:真是個憂鬱的女人啊。
卡蓮:別惹我心煩…大家都已經很累了。每天都被不列顛追殺。啊,我的臉,一摸就知道好乾燥。
CC:很可愛啊………
卡蓮:你說什麽。
CC:這樣的臉蛋不能讓ZERO看見(學卡蓮的聲音說話)
卡蓮:我可一句有關的話都沒有說過.還有,你還不是和我一樣。
CC:我的皮膚可是一點都不乾燥啊。
卡蓮:那是因爲你沒有吃苦。
CC:我可是和你過著同樣的生活的啊。
卡蓮:那到底是什麽原因啊?
CC:平時用心護理啊。
卡蓮:真想用砂紙來打磨一下你那張臉。
CC:呵呵呵……你認爲我的皮膚是會因爲區區的砂紙而變粗糙嗎。
卡蓮:難道是強化塑膠制的嗎?
CC:沒法子啊。也教教你吧,我的這種象煮雞蛋一樣光滑的皮膚的秘密。
卡蓮:肯定會說秘密就是披薩吧。
CC:你怎麽知道?!
卡蓮:你老是這套。
CC:到時間了,上嘍喲。

(槍聲,爆炸聲)
卡蓮:不許動,我們是黑騎。
CC:不抵抗的話不會讓你們受傷的。
卡蓮:誒……這裏是……………化妝品工廠!!
CC:這裏的美白化妝水全歸我們黑騎了。
卡蓮:誒!!!!
CC:卡車快沖進來,全都搬走。

(卡車的聲音)
CC:好了,撤退吧。
卡蓮:誒…等等…
CC:悲壯什麽的很討厭的,女人應該是美麗和幽雅的存在啊,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卡蓮:是ZERO,這裏也有一個ZERO……


卡蓮:大家各就各位了。
CC:是嗎,離作戰開始還有一點時間啊。
卡蓮:是真的嗎,被抓住的黑騎成員要被壓送的消息
CC:朴部部的調查沒錯的話。
卡蓮:朴部啊.上次的化妝品工廠,沒有什麽強制勞動啊。
CC:結果只是把我們的皮膚變得滋潤了啊。
卡蓮:你呀,難道沒有只爲了達成自己的願望來選擇作戰嘛?
CC:這面防音牆的那邊是租界的高速公路,到時就把牆爆破,搶下壓送車來。
卡蓮:不合你意的問題就不回答啊。好好,明白了……

CC:喂。好無聊啊。說點什麽來聽聽。
卡蓮:誒,沒見過這麽任性的女人。
CC:不要這麽誇我嘛。
卡蓮:那有啊!!!累啊,最近很容易就累,每天都那麽辛苦,都瘦了10斤了啊。
CC:無知的女人,瘦了那麽多,體力下降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卡蓮:要你管,自然就變成這樣了啊。
CC:不過瘦一點也好,紅蓮二式的駕駛倉會變寬敞啊。
卡蓮:我本來就沒有那麽胖,也沒有瘦到那種地步。
CC:話說回來,我可是不會因爲一點點環境的變化,連體型都變掉的那麽脆弱。
卡蓮:那到是,你每天都吃那麽多小麥粉,奶酪和蕃茄醬。倒是吃那麽多體型都不變才讓人懷疑啊。
CC:說什麽啊。吃像小麥粉,奶酪和蕃茄醬這樣的健康食品,怎麽會變成不健康的體型呢!
卡蓮:還是老實說吧,你這個蠻橫,大屁股女人。
CC:什麽...敢說我屁股大!什麽蠻橫啦,看不起人啦,粗暴啦,自我表現欲強啦的都無所謂。
卡蓮:那些都無所謂啊!!
CC:照鏡子來看,這幾百年,我的體形一點變化都沒有。
卡蓮:什麽呀,幾百年.下次拿卷尺給你吧。
CC:切,本想繼續追究的,可是已經到時間了,把這面牆爆破鑽過去。

(爆炸聲)
卡蓮:阿…唷…嘿…總算鑽過來了,這個洞好小啊,沒有瘦下來的話就鑽不過來了。
CC:阿………阿………
卡蓮:誒………CC?
CC:發生了一點問題,這個作戰你一個人去幹吧。
卡蓮:哎………怎麽了呀,CC小姐
CC:只是發生了一點小問題而已。
卡蓮:好奇怪啊,爲什麽只是上半身到了這邊來啊?

(警笛聲)
卡蓮:啊,這麽快警察就來了啊。
CC:沒辦法,只有放棄作戰,撤退啊。
卡蓮:等………不會吧…
(槍聲)
卡蓮:CC,快跑啊!
CC:阿…退不出來…………
卡蓮:誒……
(槍聲接近,慘叫)
CC:知道了,明天開始只預約S號的可以了吧(披薩)


卡蓮:大家各就各位了。
CC:是嗎,離作戰開始還有一點時間啊。
卡蓮:是真的嗎,只要把這個變電站爆破就能讓千葉地區的供電停止嗎?
CC:我們就趁亂把KMF全運進都內去。
卡蓮:但是,這個情報也是那個傳說中的大叔朴部調查的吧。
CC:是啊。
卡蓮:上次的壓送車的事,襲擊後才發現是幼稚園巴士.這樣下去我們不就像是邪惡的秘密結社了嗎?
CC:從一開始就是那樣的說法也有啊。
卡蓮:怎麽回事啊…

(檢查槍支的聲音)
CC:好了,照慣例,我覺得很無聊,說點什麽來聽聽。
卡蓮:沒有什麽可說的。
CC:就知道你會這麽說,我準備了寫上了話題的賽子。
卡蓮:阿.....
CC:會是什麽呢.會是什麽呢,嘿…(扔下)……喔.喜歡的食物。
卡蓮:你的話很簡單啊,就是那個吧,那個。
CC:胡說什麽,不是的.
卡蓮:不是嗎?
CC:用老套的喜歡來形容那個事物簡直就是褻瀆啊。
卡蓮:是嘛?
CC:那你呢?
卡蓮:恩……漢堡包。
CC:你還是小孩子嘛!
卡蓮:我老是忘不了小時候吃過的媽媽做的漢堡包。考試拿了100分回家,媽媽就會說今天晚上吃好吃的。最上面放著煎雞蛋的咖喱漢堡包。我覺得很幸福。老是邊叫著,邊在煎雞蛋的蛋黃上澆上沙士
CC:打住。
卡蓮:誒?
CC:沙士?是不是辣醬油。
卡蓮:是啊,因爲咖喱也有沙士啊。
CC:胡說八道,澆上那種東西煎雞蛋就白搭了啊。
卡蓮:誒……很普通啊。
CC:不能原諒,這個絕對不能原諒,你這個味覺崩壞的女人。
卡蓮:什麽,你對我家的味覺有什麽意見嗎?
CC:我只是在說常識而已。
卡蓮:等……(拿起通話器)……朴部,朴部,朴部家的煎雞蛋是澆什麽吃的啊?……誒……不可能吧,什麽呀,你也算日本人嗎?……沙士有什麽不好啊,有居民區的特色啊,那是什麽呀,楓樹液的調味料的東東?
CC:你們都一樣啊,日本人。
卡蓮:有很大的區別的。
CC:在我看來都是一樣的。
卡蓮:什麽!!!!
CC:什麽呀?

(爆炸聲)
CC:作戰時間到了。
卡蓮:不是時候啊。
(整齊的腳步聲,兵隊)
不列顛軍官:上當了吧,黑的騎士團。我們放出的假情報…
CC&卡蓮:滾一邊去!!!
(亂鬥中...)
不列顛軍官:難以置信,不列顛的精銳竟然只被兩個人就解決了。
CC:回答我的問題。
不列顛軍官:誒……
卡蓮:煎雞蛋上該澆什麽?
CC:胡椒鹽嗎,蕃茄醬嗎,蛋黃醬嗎?
卡蓮:醬油?還是沙士?楓樹液的調味料?
CC:還是像我一樣用(嗶--)嗎?
卡蓮&(不列顛軍官):誒!!

卡蓮:阿…只有那個不可以…
CC:起來吧。卡蓮。
卡蓮:煎雞蛋上....只有那個不可以....
(CC揍了卡蓮一拳)
卡蓮:用不著打人吧。
CC:你才是,用不著像在做惡夢一樣吧。
卡蓮:不,那簡直能和知道ZERO的真正身份時候的驚訝相比啊。
CC:只要把這堵牆敲破就能突入這家工場的時候你還能睡著,真是膽子不小啊…大家各就各位了。
卡蓮:就等時間到來了。
CC:這次真希望楓樹液男的情報能准啊。
卡蓮:朴部,拜託了啊,這可是關係著日本的未來啊。
CC&卡蓮:唉…

(檢查槍支的聲音)
卡蓮:喂,我們幹這些真的能把ZERO救回來嗎?
CC:搶貨物來做活動資金,無論幹什麽都是必要的吧。
卡蓮:話是這麽說…喂。沖到阿修福德學園去,直接把魯路修帶走不是很方便嗎。就算是有監視的,也不是什麽大問題。
CC:可以嗎,那麽做的話,學園可就毀了哦。
卡蓮:誒?
CC:阿修福德學園現在只是爲了監控魯路修而存在的,魯路修不在的話就會被毀滅證據而消失哦。回憶中的地方,所有的都。
卡蓮:意外啊!
CC:什麽啊?
卡蓮:你竟然會爲這種事而擔心。
CC:反正不是爲了你。
卡蓮:那是爲了誰啊?…喔,對魯路修的話還是很溫柔的嘛。
CC:你想錯了哦.能比我對魯路修更不溫柔的女人不存在。
卡蓮:誒。是嗎?
CC:是爲了我自己啊。
卡蓮:恩?
CC:我什麽都沒有,作爲CC留下的只有回憶了。
卡蓮:大家都一樣啊,什麽都失去了。所以才這樣拼命的想挽回啊。
CC:你們的話還來得及,我的話已經不可能了。
卡蓮:所以才對別人的回憶也那麽重視麽?
CC:所以說對夏露露說的話不合我的興趣啊。
卡蓮:夏露露?是誰啊?
CC:所以說,最先把笨蛋魯路修拉出來,讓他想起所有的事。然後他會用他的手來讓世界睜開眼睛的吧。
卡蓮:CC。
CC:什麽?
卡蓮:到時間了。
CC:好啊。

(槍聲,爆炸聲,跑步聲)
卡蓮:不許動,不列顛人。
CC:不抵抗的話就不會讓你們哭的。
卡蓮:這個工場製造的玫瑰香型的浴液全歸黑騎所有了!!!!
CC:美麗的。
卡蓮:沈著的。
CC:而且是幽雅的。
CC&卡蓮:這就是黑的騎士團!!!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