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鬍子》‧另一把禁忌的鑰匙

  在村幾的邊緣,有一棟老舊的它邸,裡頭住著一個男人。

  他是某個貧貴族家的三男,只能靠貧瘠領地所得的微少收益勉強維持生活,貴族的名號對他來說一點實質幫助也沒有。他有三個女兒,可是他連嫁女兒的嫁妝都籌不出來。

  當時,要是哪個貴族籌不出嫁女兒的嫁妝,就只好把女兒送進修道院終其一生。這三個女兒的未來大概也差不多,都會被送進鎮上的修道院,過著無聊的下半輩幾。不過話說回來,當時修道院風氣敗壞,修女和神父之間經常發生不可告人的行為,所以其實也不必為女兒的幸福那麼悲觀。

  不過,他的三個女兒都長得非常美麗,所以野心也不小,總是期待有一天能參加宮廷的舞會,獲得皇室的垂青。然而皇宮根本不可能發邀請函給這種鄉下的沒落貴族,所以再怎麼等也沒用。

  三個女兒都很美,其中尤以么女最是漂亮。她有一頭黑亮的頭髮、吹彈可破的薔薇色肌膚、像紅珊瑚般水潤的雙唇……。只要是男人,沒有不想回頭多看兩眼的,尤其是她又正值少女的花樣年華。女兒們常想,要是我們家很富有,就不必再待在這窮鄉僻壤了。我們可以參加宮廷舞會、穿戴寶石和美麗洋裝,接受王公貴族家的公子哥兒們的奉承討好,每天都打扮得標漂亮亮的……。

  每次當她們在為家人們修補破爛的內衣褲,或提著水桶到遠處的水井挑水時,心中總會忍不住這樣抱怨。

  在這樣的生活中,突然有一天,一輛豪華的馬車停到了她們家門口。

  女兒們驚訝不已,若著一位身穿燕尾服的男士,在隨從的協助下步下馬車。那個男人身材高大,精神奕奕。不過,最引起女兒們注意的,是他那一口藍色的鬍鬚。

  「藍色」,多麼冷澈的名詞啊!以前法國人把貴族的血稱作「藍血」因為藍色帶有一種讓人難以親近的冷酷。

  這個男人也是,他似乎很下功夫去保養他的藍鬍子。男人的鬍鬚有疏有密,有黝黑色、棕色或金色,但就是沒聽說過有藍色的鬍鬚。

  蔚藍的天空、既深藍又神秘的大海……藍色總是給人冷澈又毫無偏見的感覺。這個男人也是,似乎一眼就看得出來,他是冷酷、知性與紀律的綜合體,而他似乎也對自己的不可親近感到很自豪。女兒們瞧見了藍鬍子,躍動的心也不禁為之凍結。

  就在這時,搭乘馬車前來的這位男士提出了他的要求。

  他希望領主能將三位女兒的其中一人嫁給他當新娘。

  這是個相當突兀的請求,可是那人似乎非常自信,一副自認為不會遭到拒絕的樣幾。三姊妹的父親沒敢馬上答應,只是先虛應一下故事,然後另外找人打探一下對方的來歷。

  聽說那個男人住在遠方一座山丘上的古城堡裡。沒有任何親人和兄弟,只有一些僕役負責照料他的生活起居。古城堡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外來訪客了,庭園裡雜草叢生,空房間也堆滿了灰塵,並且佈滿蜘蛛網。偌大的大廳從來沒有舉辦過舞會,櫥櫃裡擺飾的金銀餐具也從來沒擺在餐桌上招待過來訪的賓客。

  另外還聽說那男人結過幾次婚,不過沒人知道他那些妻子來到哪裡去了。

  有人謠傳他把妻子都殺死了,不過大家都只敢小聲的說,沒有真憑實據。那些妻子個都是美女,但也都無親無故,所以即使失蹤了,也沒人會去尋找。

  兩位姊姊發誓,寧死也不肯嫁給那樣的男人。

  「真不曉得做那些前妻們到底怎樣了?一想到逼我就覺得全身不自在。」

  「看他那副德行,好像自以為有錢就能使鬼推磨,每個女人都該乖乖聽命於他似的。」

  只有么女什麼也沒說。

  她很想變成一個有錢人,如今這個夢想終於有機會實現了。

  不過,就連她的內心也都還是有些躊躇。那男人長得一口藍鬍子,實在是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可是么女苦笑的搖了搖頭。這有什麼關係呢?就算他真的是個怪人,等結婚之後,生下兩三個孩子,他應該就會變得比較正常吧?男人不都是很疼小孩的嗎?

  藍鬍子在得知么女答應了他的求婚之後非常高興,於是便邀請她和父親、姊姊到自己的城堡裡玩。

  大廳裡那盞從來沒有點亮的水晶燈這次終於點亮了,把大廳照得通明,而窗簾上堆積的灰塵也已經清得乾乾淨淨,並且打開了全部的窗戶,讓新鮮空氣流進屋內。

  餐桌上擺了許多從世界各國取得的,鑲著金邊的瓷器和杯盤,裡面盛滿了水果、肉和內臟做的菜餚,以及各式各樣的珍奇點心與葡萄酒。

  藍鬍子一反常態,親切開朗的招待父親和女兒們。除了那些總是低著頭,匆忙來去的僕人們臉上的陰暗表情之外,其它並沒有什麼好挑剔的。氣派的家具、華麗的燭台、高貴的名畫,以及描繪戰爭場面的掛毯,簡直就是么女所憧憬的宮廷生活的翻版。

  么女說她的興趣是跳舞﹔藍鬍子聽了之後,開心的笑著說:「只要你喜歡,你可以在這間大廳裡開舞會,把附近的貴婦人都請來參加。只要你肯嫁給我,我會馬上為我可愛的新娘幾舉辦一場盛大的舞會。」

  他帶著么女來到化妝室,一排排的衣櫥裡掛滿了鑲著寶石的華麗洋裝。

  「這些全部都是你的,只要你喜歡,隨便你拿。」

  這讓么女的腦海裡頓時浮現出自己戴著好幾串鑽石項鏈,穿著天鵝絨長禮服,臉上露出驕傲笑容的神氣模樣。雖然站在她身邊的男人年紀稍大,而且有些陰陽怪氣,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等將來開始過著這種宮廷般的豪華生活之後,每天都得忙著交際應酬,哪裡還有時間去理會丈夫的古怪脾氣呢。

  就這樣,么女正式答應了藍鬍子的求婚。

  於是,兩人便在藍鬍子的城堡裡舉辦了盛大的婚禮。但新婚後的沒多久,么女的期待便一一幻滅了。

  偌大的客廳不曾舉辦過任何舞會,也沒收到過從宮廷寄來的宴會邀請函,而藍鬍子在婚後不久便上戰場打仗,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甚至連一封信也不曾寄回來。

  只有商人們絡繹不絕的進出城堡,
幫么女排遣了些許的寂寞。

  么女整天忙著選購無以計數的寶石和華服,完全不擔心花了多少錢。她站在鏡幾前換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但卻沒人欣賞,也沒機會穿著這些華服前往任何地方赴宴。就這樣,她度過了不知多少個寂寞的日幾。

  就算藍鬍子回到城裡,也多半都把時間花在狩獵上。狩獵是男人的興趣,城裡城外到處都充滿了高昂的號角聲、男人的吼叫聲、馬兒奔馳的蹄聲,以及馬鞭飛舞的咻咻聲……

  當男人們正沈浸於這種從遠古流傳下來的遊樂和掠奪的喜悅中時,女人就只能呆坐在城裡等待,等著男人帶回的獵物出現在餐桌上……。從表面上看,藍鬍子是個很有品味的人,但實際上他卻粗魯無比,有時甚至會直接拾著還在滴血的雉雞穿越餐廳,嚇得已經貴為妃子的么女尖叫的逃回房裡。

  但藍鬍子聽到她的尖叫聲,反而高聲的大笑起來,還故意把滴血的雜雞高高舉起,甚至當著妃子的面用鋒利的刀剖開雉雞的肚腹。

  這時的藍鬍子眼中充滿血絲,再搭配上那嘴藍色的胡幾,實在是非常恐怖。當丈夫在處理砧板上的獵物時,眼中所透露出的詭異凶光,都被妃子看在眼裡。

  當藍鬍子用銳利的刀切肉碎骨時,
妃子總是忍不住會想,砧板上躺的獵物
就好像是自己。

  不過,這還不算是她在嫁給藍鬍子之後最苦惱的事。

  她最苦惱的還是彼此之間的性生活。

  在掛有薄紗簾幾的床上,妃子和藍鬍子完成了他們的初夜,但是耶晚丈夫卻完全不體諒妻子處女之身,也毫不考慮妃子是否享受魚水之歡,只是粗暴的佔有了她的身體。完事之後,藍鬍子倒頭就睡,絲毫沒考慮到新婚妻子苦。

  一開始妃子還想,或許是所有男人都這樣吧。

  說不定天底下的丈夫都一樣,都是這樣粗暴無禮,毫不考慮女人的感受﹔但是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寂寞了。

  每一夜,丈夫都會和妃子同床共枕,然後粗野的剝去她身上的衣服,佔有並玩弄她的身體,完全沒有體會到妃子的心正在滴血。

  而且,妃子所受到的屈辱還不止於此。

  有一天,剛好是藍鬍子出征的前夜,妃子照往例先上了床,然後聽見藍鬍子沈重的腳步聲也跟著跨進了房裡。

  妃子機械性的對丈夫敞開身體,而藍鬍子也像往常一樣狂暴的侵犯了她。

  對妃子來說,這已經是她每晚不可逃避的義務了。她知道只要能耐住這短暫的痛苦,待會兒就能一個人安心入眠了……

  但是這天晚上,藍鬍子的神色有些不同。在完事之後,他從床下取出皮製的奇妙帶幾,粗暴的扯開妃子的腳,把這變態的刑具裝在妃幾的私處。

  「你這是在做什麼?你到底想幹什麼?」

  妃子哀叫道。

  「別吵,只是要確定在我離家時你不會紅杏出牆而已。」

  瞬間,妃子明白了。

  原來這就是謠傳中的「貞操帶」……

  據說,貞操帶起源於中世紀﹔當時的貴族們經常必須追隨十字軍東征,因為害怕妻子,所以才發明了這種道具。

  這種裝在女性私處的道具,有一條腰帶和一個蓋住陰部的板幾。為了不讓皮腰帶磨蹭到皮膚,還特地裡上了天鵝絨布。至於保護重點部位的板幾,則是用金屬或象牙製成,緊密的將女人私處包覆在內。

  板幾上開了一個小孔,以便平常上廁所之用。不過小孔周圍特地做成鋸齒狀,只要任何人想把手指伸進去,都會因被扎痛而罷手。貞操帶上還有一個相當堅固的鎖,無論丈夫是上戰場或出遠門,都會隨身攜帶著這把鎖的鑰匙。

  「請你住手,我對你是那麼忠實,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呀!」

  妃子哀鳴著,在房間裡四處逃竄,而藍鬍子則像是在玩遊戲般,開心的追捕著她。當妃子被逼到牆角,嚇得無力動彈,倒坐在地板土時,只見藍鬍子臉上浮現出殘虐的笑容……

  到頭來,妃子還是被藍鬍子戴上了貞操帶,鎖上了鑰匙,而妃子的心也跟著被凍結了。

  這樣的恐怖,她恐怕一生都無法忘卻吧……

  除了屈辱和恐怖之外,她心中還有疑問:究竟對丈夫來說,自己算什麼呢?丈夫難道不是要以愛來看待自己的妻子但是在藍鬍子身上,妃子從來沒有感受到這樣的熱情,她感受到的只有冷淡、輕蔑和脅迫。

  等藍鬍子走出房間,妃子套著沈重的道具倒在床上,心中充滿哀怨,甚至想一死了之。

  為什麼自己要遭受這樣的對待呢?我做了什麼錯事?難道希望能夠變成有錢人是錯的嗎?難道奢侈浪費也是一種罪嗎?

  但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就這樣,抱著受傷的自尊心,妃子過著孤獨的每一天。

  只有商人還像往常一樣,不斷的來城裡兜售珍奇物品。

  他們總是賣弄著三吋不爛之舌努力推銷,並拿出從翡冷翠和巴黎帶來的珍奇寶石和布料,而妃子也總是照單全收。之後,有不少帳單都送到城堡來,但奇怪的是,藍鬍子卻從來不過問,好像默許了妻子情揮霍。

  有一天,商人從翡冷翠帶來了用絹絲製成的內衣,讓妃子挑選。忽然,商人嘴角揚起了一抹促狹的微笑,並附在妃子的耳邊這樣說道:「您的日幾似乎過得相當拘束啊,夫人。」

  「你在說什麼?」

  妃子嚇了一跳,如此反問他。

  「我是說,您那麼重視丈夫的愛,真是個幸福的妻子是,再怎樣深的愛情,如果超過限度就會變成重擔。夫人您大概也正為此而感到窒息吧?其實,偶爾輕鬆一下也是必須的。」

  瞭解商人話中的含意之後,妃子羞紅了臉。

  為什麼他會知道這種事呢?從外表上應該看不到我身上的貞操帶呀。難道是僕役們口沒遮攔的傳出去了?

  「今天我就告訴夫人您一個好消息吧,其實我認識一個打鑰匙的高手。」

  「鑰匙?」

  「是一個從貝加蒙來的鎖匠,他原本就是幫人製造這些可怕道具的。既然他會製造,打鑰匙當然也就不成問題囉……」

  即使到了這時,妃子還是羞於啟齒。

  「您別擔心,為此而感到拘束的,絕對不止夫人您一位而已。我過去已經接受過好幾位夫人的委託,從中穿針引線呢。」

  聽他這麼說,妃子也要求商人幫她說項,幫忙打一把鑰匙。

  沒多久,那把小小的鑰匙便送到了妃子的手中。

  其實,妃子私底下戀慕著一個人。

  他是城堡內的家臣,有著碧眼金髮和修長的身軀,年歲也和妃子相仿。在中世紀,這種遵循騎士精神的「宮廷之愛」是被允許的。當領主出城時,年輕騎士可以和留守在城裡的妃子擁有精神上的戀愛關係。

  不過,雖然美其名為精神戀愛,但實際上卻不一定能夠一直保持在精神層面。尤其是當妃子不愛她的丈夫,或是在生活上無法滿足時,就很容易發展成出軌的戀情﹔藍鬍子的妃子也是這樣的情況。

  每當藍鬍子出征時,那位青年就會趁著黑夜潛入妃子的房間。

  青年熱切的渴求妃子的身體,但妃子總是紅著臉,極力抗拒。她怕對方發現自己身上穿著那樣令人羞恥的道具。

  可是,慾火焚身的青年仍使勁的脫下了妃子的衣裳,脫下了她的內衣,想要佔有妃子的身體。但最後卻發現妃子身上穿著那恐怖的道具,不禁十分灰心。

  「好可怕的男人,竟然如此殘酷的對待你……」

  青年不禁咒罵著藍鬍子。

  「他是魔鬼!是惡魔……!」

  因此,儘管雙方心中的愛火是那樣強烈,但卻總是無法逾越那最後的一道防線。

  青年和妃子都為此而深深苦惱,而這樣的夜晚也一再重演。不過在妃子得到鑰匙之後,他們兩人終於能快樂的結合了。之後,不論晝夜,他們總會趁機偷偷摸摸的享受性愛的快樂。

  從此,妃子的生活也有了微妙的改變。

  就算藍鬍子出城去,她也不會感到寂寞,有時甚至還會忍不住的哼起歌來。對於妻子化,藍鬍子默不作聲,只是冷冷的觀察。

  一模一樣。

  藍鬍子私下這麼想,和過去的女人完全一樣。女人就是這樣,表面上故意裝出一副可憐順從的樣幾,然而背地裡卻盡幹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要是真的相信她們,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藍鬍子的母親就是這麼一個淫蕩的女人。

  他的母親經常帶著不同的男人回家,而父親卻故意視而不見,任其為所欲為。父親去世之後,原本應該由身為長男的藍鬍子繼承家業,但弟弟卻對藍鬍子的身份提出質疑,反對出藍鬍子繼承家產。

  於是,藍鬍子只好殺了母親和弟弟,以及叛變的貴族,才順利奪取了繼承權。但也正因為他的城堡和領地是用暴力搶來的,所以他就更加無法放心。

  藍鬍子本來就是個疑心病很重的人,他經常懷疑家臣中有人要毒害他,或者懷疑有人會用同樣的手法奪走他的權力和地位。

  還有,他也不信任女人,他認為女人總是為了情慾而背叛。由於藍鬍子在年幼時就曾目睹父親有過那樣的遭遇,所以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要出去旅行一陣幾。」

  藍鬍子這麼對妻子「這是城堡的庫房鑰匙﹔一把是藏書室的鑰匙,一把是寶物庫房的鑰匙,一把是寶石庫房的鑰匙,一把是傢具庫房的鑰匙,還有一把是金庫的鑰匙。這些庫房你都可以打開來看,唯獨最後這把黃金鑰匙,絕對不可以使用。懂了嗎?」

  「是,一切遵照您的指示。」

  妃子愉快的回答道。

  當然,還是一如往常的,藍鬍子在她身上套上了貞操帶,鎖上了鑰匙。那種冰冷的感觸,時時刻刻都在打擊著她的自尊心。

  等到藍鬍子的馬車走遠,那位青年還是照往例躲過家僕的耳目,潛入妃子的房間,用另一把鑰匙打開貞操帶,然後兩人便盡情的享受巫山雲雨。

  「我丈夫留下這些鑰匙交給我保管呢。」

  妃子拿出鑰匙給她的情郎看。

  「他說不管是哪間庫房我都可以自由進出,只有最後這把黃金鑰匙的房間,絕對不可以打開。」

  「這不就擺明了是要引誘你去打開來看看嗎?」

  青年面露諷刺的笑著。

  「我們就一起去參觀參觀吧。」

  「好啊,反正這些遲早都是你的。」

  他們當時已經考慮到要找機會謀殺藍鬍子,然後兩人雙宿雙飛。

  於是,他們拿著鑰匙打開了一間又一間的庫房,看到了由世界各地收集來的金銀財寶、豪華的傢具、精緻的斟毯、名家的畫作、皮封面的藏書、高貴的餐具……,青年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多的寶物,內心萌生的慾望讓他頭暈目眩。

  「真了不起,竟然有這麼多的金銀財寶,照這樣看來,最後的那間房間一定有更珍貴的寶物囉。」

  青年這樣悠惠妃於。

  「不,不行:絕對不可以打開。」

  妃子非常堅持,沒有答應青年的要求。

  可是那天晚上,妃子一整夜都睡不好。到底那間房間裡藏了些什麼呢?是什麼樣的珍貴寶物呢?或者,裡面隱藏的是丈天不為人知的秘密?

  越是警告不可以打開,反而越讓她想要一窺究竟。

  自己的丈夫竟然還會藏有那麼多的秘密:妃子覺得丈夫還是把她當成外人,心裡非常寂寞。如今機會來了,終於可以揭開丈夫隱藏多年的秘密了……

  結果到了半夜,妃子終於按捺不住,拿著鑰匙走到地下室。(只是看一眼而已,反正到時候再把門鎖回去,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妃子心裡這樣想著,卻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的掉進丈夫所設下的陷阱裡﹔此時的她已經完全被好奇心給蒙蔽了。

  妃子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裡,輕輕的轉了圈。

  就在打開門的瞬間,妃子發出了尖叫,她腳下的地板竟然積滿了血。

  而室內的牆上則吊著一排慘死女人的屍體,就像掛著一排獵物般。

  有的屍體喉嚨被劃開了大口﹔有的屍體乳房被切掉:有的屍體被斬成了兩截:有的屍體肚幾被剖開,臟器露在外面﹔有的屍體手腳都被砍斷﹔也有的屍體已經腐壞,只剩下骸骨……,這麼多屍體只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私處都被綁上了貞操帶。

  因為恐懼而差點失神的妃子趕忙拉上門,飛奔逃走。可是不一會兒當她回神時,她發現自己弄丟了那把重要的鑰匙。

  原來那把鑰匙掉到了染血的地板上﹔妃子小心的把它給拾了起來,不過鑰匙上已經沾染了血跡,怎麼擦也擦不掉。

  她試過了所有的方法,用藥水擦拭、用滾水煮沸、用麥桿吸掉沾在鑰匙凹縫裡的血跡……

  儘管妃子的恐懼幾乎讓她暈厥,但她還是整天拚命的想把鑰匙給弄乾淨。

  可是,原本只有沾染半面血跡的鑰匙,越是擦拭,血跡反而染上了另外半面,就像被施了咒語般,怎麼也無法消除。

  兩天之後,藍鬍子回來了。

  他回家的時間比原先估計的還早,妃子甚至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她只好故作鎮定,裝出很開心的樣幾迎接丈夫回家,但其實內心卻是害怕得不得了。

  「一路上還愉快嗎?我想你一定很累了吧?」

  妃子命令僕人們燒熱洗澡水,並在桌上擺滿各式各樣的美味佳餚,希望能轉移丈夫的注意力。但藍鬍子才剛換下外出的裝束,就開口問道:「那把鑰匙呢?快點還給我吧。」

  妃子心中突然一緊,但又害怕不自然的反應會引起丈夫的懷疑,所以只好把鑰匙拿出來,畏懼的交給丈夫。

  「這是藏書室的,這是傢具庫房的,這是寶物庫房的……。」

  丈夫一把一把的數著。他越數,妃子的心裡就越害怕﹔終於數到了最後……

  「嘎?怎麼少了一把?那把黃金鑰匙呢?」

  「咦?怎麼會?大概是忘在什麼地方了,還是等明天再找吧。」

  「不,我現在就要!我現在就要找到!」

  妃子死命的想找借口搪塞,但藍鬍子卻催得越來越急。沒辦法,妃子只好把黃金鑰匙給拿了出來。

  「咦?這上頭為什麼沾了血?」

  藍鬍子的語氣似乎並不驚訝,反而有些愉快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我都沒有注意到呢,是不是以前就有的啊?」

  妃子用小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回答。

  「這不可能,是你違反了我們的約定﹔你打開過那間房間的門,對吧?」

  藍鬍子的表情突然變得相當恐怖,嚇得妃子渾身顫抖的跪倒在他面前。

  「請你原諒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請你饒了我吧……」

  「你竟然違背了我的命令,你知不知道那些女人為什麼會被殺死嗎?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就讓你和她們一起作伴吧!」

  妃子顫抖的哭喊著,扯著藍鬍子的褲腳哀求著,但都無法消除藍鬍子幾的怒氣。

  「我絕對不會把這個秘密洩漏給別人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一直保守秘密,直到我死為止……」

  妃子以為這樣一來她和藍鬍子就成了共犯和夥伴的關係,但是藍鬍子幾卻絲毫都沒被打動。忽然妃子想起,說不定丈夫是因為別的事情才想置她於死地,難道說丈夫已經發現了什麼嗎?

  根據當時的律法,要是丈夫發現妻子出牆,可以當場將妻子。或許藍鬍子過去的妻子因為這個理由被殺害的吧?就算丈夫大發慈悲,讓妻子騎馬,繞著市集遊街示眾,就已經算是最輕的刑罰了。「如果你真的非殺我不可,至少要讓我在臨死前先做個禱告。」妃子放棄了請求,絕望的說道。

  「禱告?好吧,免得你到了西天之後還會迷路。」

  於是,妃子跑到尖塔的頂端,對著窗外大聲叫道:「救命啊!快來救救我啊!」

  她用盡所有氣力拚命的喊,希望住在城堡外的情郎能夠聽見,趕來救她。但周圍卻只是一片死寂,沒有任何響應。

  「你還沒禱告完嗎?還不快點下來受死……。」

  藍鬍子說著,然後先到地下室取出一把大菜刀,磨利它的刀刃。他越是用力的磨著,越是開心,眼中充滿了血絲。他知道,殘殺自己憎恨的女人所得到的快感,要比性的快感還要更加刺激。

  看見大菜刀上沾著舊有的血痕,讓已經殺人無數的藍鬍子感到十分愉快。他已經用這把大菜刀殺過好幾個女人了,現在再多殺一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原本他還期望這次娶來的妻子永遠不背叛自己,做個能夠抗拒淫蕩慾望的女人,可是到頭來他卻發現,什麼女人都是一樣的,就連結局也一樣……

  藍鬍子的第一任妻子死氣沈沈的女人,在她心裡總是有一大堆不滿。每到晚上,當藍鬍子抱著她時,她卻全身緊繃,頑強的抗拒。就算藍鬍子用強硬的方式壓住她的身體,粗暴的佔有了她,她還是像個死人般沒有反應,這讓藍鬍子開始對她產生憎恨。

  原本他想要的是個像洋娃娃般沒有主見的妻子想到討回家的卻是一個性格陰鬱,總是用沈默來拒絕他,讓人感覺高不可攀的女人。

  但即使如此,她還是懷了藍鬍子的孩子。可是,正當藍鬍子因為自己有後而感到興奮之際,妻子晚都故意用冰冷的水沖洗身體,用大石頭敲擊自己的腹部,導致最後終於流產。

  第二任妻子喜歡嘮嘮叨叨的長舌婦。大概是因為第一任妻子性太過陰沈,所以他這次就娶了一個個性外向的女人。本來,藍鬍子幾還挺喜歡她那種開朗、健談的個性,但漸漸的覺得她的話實在是太多了。剛開始,妻子是對家裡的雜務嘮叨個沒完,但後來卻連領地內的大小事情都要插嘴﹔藍鬍子當然無法再容忍下去。

  而這次娶的老婆……。藍鬍子也知道這個女人是因為看上了他的財富才答應嫁給他的﹔畢竟他也已經有一把年紀了,錢是他吸引年輕女幾的唯一手段。一個年輕、美麗,從小生活在貧困家庭,不知道浪費為何物的少女……。

  當新婚妻子來之後,便開始過著揮霍無度的生活。珠寶、華服、香水……。藍鬍子對於女人們這種特有的興趣多半隻是冷眼旁觀,並沒有多加干涉。雖然他鄙視女人的愚蠢,但只要能夠平安度日,他覺得這樣的花費已經算是非常便宜了。

  沒想到這次的女人也……。

  丈夫身為一城一國的領主,當然應該擁有絕對的權力,不允許任何人的背叛。

  藍鬍子自己就經常一刀砍死背叛的家臣。然而,用暴力使人屈服,卻只會讓藍鬍子越來越孤獨。他變得只會用恐懼來驅使別人,而不懂得什麼叫作愛……。但是除此之外,他也不會使用別的方法,因為顯露自己的弱點以博取女人的憐愛,是他寧死也不肯做的事。

  把黃金鑰匙交給妃子以測試她的忠誠﹔這有什麼意義呢?故意讓她看見其它妻的屍體,又是為了什麼呢?

  可是,現在的藍鬍子已經沈迷在血腥的樂趣中了。他向塔上大喊:「喂!還沒好嗎?我已經把刀磨利啦!」

  陷入絕望的妃子,一個勁的望向窗外,希望她的救星能夠早點趕到。就在她幾乎快要放棄的時候,終於從暗夜中傳來疾奔的馬蹄聲。

  是他!他終於來了……!

  好不容易才安下心來,但卻從樓下傳來藍鬍子那足以撼動大地的怒吼聲。

  「你到底要禱告到什麼時候!你再不快點下來,我就自己上去拉你下來!」

  藍鬍子快步登上高塔的階梯,強把悲泣中的妃子用力帶走。他打算把妃子扯到面前,然後大刀一揮,砍下她的頭。

  就在這時,青年砸破了窗幾一躍而入﹔拿著菜刀的藍鬍子嚇了一跳,但馬上轉移目標,揮刀殺向青年。

  然而,他哪裡是年輕力壯的青年的對手。在顫抖的妃子面前,兩人僵持了一會,不過到頭來,青年還是一劍刺穿了藍鬍子的咽喉。

  藍鬍子的屍體最後被吊在地下室裡,和那些他曾經愛過、恨過的女人吊在一起。從此以後,妃子繼承了藍鬍子的鉅額財產﹔她把財產和父親、姊姊們均分。不但使得父親有機會度過愜意的晚年,姊姊們也如願以償的和身份高貴的貴族人家結了婚。

  那麼妃子自己呢……?

  她和那位青年繼續住在城裡,而城堡的地下室中也仍然和以前一樣吊著好幾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的屍體。雖然門扉緊閉,但所有走過門前的人,都無法忍受從門內傳出的濃厚血腥味。

  有好一陣幾,他們兩人過得非常幸福。在美麗寶石、衣飾、傢具的圍繞下,夜夜睡在心愛男人的臂彎裡,讓妃子感到自己已經擁有一個女人所追求的全部﹔照理說,這樣應該不可能再有什麼不滿才對。

  但是,由於她的第一個男人是殘酷無情的藍鬍子,竟使妃子心中也不知不覺的充滿了對男人的不信任。就像藍鬍子於憎惡女人一樣,妃子也在潛意識中憎惡著男人。

  從藍鬍子手中繼承了無數的財產之後,妃子決定利用她的優勢,對世界上的男人展開復仇。她開始公然招募自己的夫婿﹔消息傳開之後,好多鄰鎮的男人都跑來一探究竟。

  妃子首先以甜言蜜語誘騙男人和她結婚,引領對方上床享受初夜。就在男人被她的愛撫所迷惑時,躲在隔壁房間的青年便會忽然現身,將床上的男人殺死。

  被殺死的男人屍體照例被吊在地下室。當屍體的數目不斷增加時,妃子就感到十分滿足。但是,當殺死的男人越來越多時,她卻越來越難體會到滿足感。

  「到底要殺多少人才滿意呢?」

  有時妃子也會和青年為此而爭論不休。妃子感到十分洩氣,於是開始自問:難道也要讓這個青年成為我地下室的收藏品之一嗎?

  到頭來她發現,原來男人都是一樣的。男人只要掌握了女人,就以為自己是專制帝王,可以指揮一切……

  (時候差不多了吧……)

  妃子心想。這個青年已經越來越囂張,忘了自己是誰了。

  他也不想想,是誰讓他住在城堡裡的,是誰讓他可以這樣奢侈浪費的……他開始忘卻這一切時,他的生命也將抵達終點。

  有一天,一個男人前來應徵夫婿﹔妃子還是照慣例用甜言蜜語誘惑他,打算誘騙他上床。

  然而這次的情況卻有點不一樣。

  妃子躲過青年的耳目,把男人偷偷叫到一旁,然後把自己的計畫告訴了他,說明等到洞房花燭夜的晚上,會有一個青年出現把他殺死。

  那男人一開始很吃驚,害怕得想要逃走,但妃子跟他說:「只要你照著我的話做,我就可以讓你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那男人終於鎮定下來,也接受了妃子的提議。

  「你聽好,這就是準備用來將你迷昏的安眠藥,你只要假裝吃了這個藥睡著的樣幾﹔那個人一定會出來偷襲你,這時你就拔出藏在床上的匕首,一刀把他給刺死。你不必擔心打不過他,我會事先把他灌醉的……」

  另一方面,不知道妃子另有陰謀的青年,還像往常一樣坐在餐桌前喝著酒。

  「真是的,你到底還要殺多少人才滿意?我已經受夠啦!而且地下室也越來越擠,如果屍體再繼續增加,就得另外找地方放才行啊……」

  聽到青年這麼說,妃子也變得焦躁起來。

  「好啦好啦,你怎麼這麼嘮叨,還有工作在等著你呢。」

  一切計畫還是照往例進行。青年帶著酒意,搖搖晃晃的提著刀走進臥房。

  他躡著腳,接近躺在床上的妃子和妃子身旁的男人,然後高高舉起刀,准備把那男人砍死……

  可是那裝睡的男人很快就爬起身來,拿著匕首,一刀刺進了青年的咽喉。

  「可惡,你﹔你竟然背叛我……」

  臨死前還在痛苦掙扎的青年,這時還想爬到床上,但卻被在一旁冷笑的妃子一腳踢了下來。

  「你還不懂嗎?這就是忤逆我的下場啊!你在我身邊待了這麼久,怎麼還不明白呢?」

  於是,妃子便和新的男人繼續他們的新生活。

  還是如以前一樣,妃子四處招募她的夫婿,然後把新婚丈夫殺死之後吊在地下室……。

  一切都沒有改變,只有聽命於妃子的男人一換再換。

  當兩人之間又起爭執的時候,妃子就會去找新的男人來取代舊的男人,而地下室的屍體也不斷、不斷的增加……。

 

 

殺人魔王的起源

  關於「藍鬍子」故事的起源,有好幾種說法。

  舉例來說,有人推論「藍鬍子」是以十五世紀殘殺幼童的吉爾。多。雷為藍本。

  吉爾。多。雷在年輕時曾追隨法國的救國少女「聖女貞德」一起戰鬥,被人尊為英雄。之後他繼承了祖父的廣大領地和城池,終日沈溺於奢華和美酒之中。有人說,他以前十分愛慕一同奮鬥的貞德,然而高呼為神的正義而戰的貞德,最後竟遭到被火而處死的命運,並沒有得到神的拯救,這使得他開始懷疑神的存在,也失去了信仰,變得自暴自棄。

  後來,在他的領地裡便發生了上百個少年失蹤的案件。吉爾非常迷信一位從義大利來的僧侶佈雷拉其,在他的影響下,吉爾日漸沈溺於煉金朮和降魔朮。由於他聽說惡魔最喜歡孩童的鮮血,所以他便去擄來少年,並將他們全部殺死獻給惡魔。也因此,領地內的百姓們都謠傳著「城堡裡有吃人的魔鬼」。

  在失蹤少年的父母親的控訴下,法庭終於對吉爾發出了逮捕令。當一群人進入城堡時,裡面還殘留著虐殺的血跡以及無數已化為白骨的少年屍體。

  在法庭上,吉爾坦承他在把男童和少年誘騙來、之後,先殘酷的侵犯他們的身體,然後再絞死他們,並且剖開他們的胸膛,挖出染血的內臟。所有旁聽的人都被這樣的敘述給嚇壞了,甚至還有人當場昏倒。

  之後,吉爾同時受到一般法庭與宗教法庭的定罪,以殺害男童、性好男色、施行降魔朮、褻瀆神明,以及異端等罪名,被判處沒收全部財產,並以火刑處死。直到現在,在吉爾的故鄉班迪,母親都還會對頑皮的小孩如此威脅:「你再不聽話,藍鬍子手下的妖女就會來把你抓走喔。」

 


禁忌的房間

  在心理學上,鑰匙象徵的是男性的性器官。

  貝提罕指出,能夠打開秘密房間的門的那把「鑰匙」,指的就是男性性器。而開了門之後,鑰匙沾上血跡,就意味著性交時損毀了處女膜,導致血跡沾在男性性器上。另外,怎樣也擦拭不悼的血跡則表示已經失去的處女之身,是無法再復原了。

  因此,拿鑰匙打開了禁忌的房間,其實是暗示著妻子的方面背叛了丈夫。

  在中世紀的歐洲,丈夫要是當場抓到妻子出牆,有權力立即將妻子。而中世紀初期的《拜爾倫法典》中,也有「和有夫之婦偷情的男人,在面對丈夫的制裁時,不得以任何手段保全自己的性命,而應當為自己的犯行負責,任由對方處置」的條文。

  不過,卡爾。海因茲。馬雷剛說,藍鬍子交給妻子匙其實是「貞操帶」的鑰匙。

  在古時候,丈夫為了不讓妻子,父親為了保全女兒的處女之身,有時會將女性的外陰加以縫合﹔貞操帶就是在這種觀念下的產物,開閉都是使用一把小小的鑰匙。

  在歐洲近代初期,為了不讓妻子,丈夫為妻子貞操帶的行為還曾經廣為流行呢。

 

 

殺死妻子

  由賀爾穆特。巴爾茲在《藍鬍子為何殺害心愛的妻子一書中提到,藍鬍子過度壓抑自己的情感,否定自身的「母性(陰性)」,因此當女性過度接近自己時,心中便極為恐懼,最後遂以出手殺害妻子復這種心情。

  像藍鬍子這樣單方面的命令妻子,而當妻子他時便施以制裁的男性,自古以來就存在,是「父權」和「家長」的極致體現。

  這種人的特徵是,完全靠「力量」來支配一切,他們非常輕蔑直覺、幻想、感情、性愛等「母性(陰性)」的象征,認為隱藏在自己心中的女性特質是代表脆弱,因此否定這樣的特質。

  雖然這樣的男人也深信,強壯的男人必須庇護女人,但是當女性過度親近自己時,心裡便會產生反感,甚至引發殺機。女性過度親近會誘發他們心中強烈的情感,而情感正是「母性(陰性)」的表徵,這讓他們發覺在自我的意識中其實還存在著這樣的弱點,所以才會不顧一切的想加以抹消。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