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真實的人性只存在於一個人獨處時。

 在沒有人看見的角落裏,一個人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才是他真正的本性。比如說,一個在學校表現優秀的小學生,

 如果下課後偷偷在鐵軌上排石,那麼他其實是個壞孩子。又比如說,一個常常在街上痛扁老人的小流氓,

 如果私底下總記得喂野狗吃東西,那麼他到底還是個好人。

 我無法同意。

 如果真實的人性真的只存在于獨處時的自我,那麼,這種永遠不會表露在別人面前的自己,怎麼會是真實存在的呢?

 難道真實只需要自己同意就可以任性地存在嗎?


 前些日子,我總覺得真實的自己是需要別人同意的。

 有部日本電影叫「大逃殺」,劇情大概是一群同班三年的高中生被變態的軍方拘禁在一個荒島上,

 分配武器後,被迫互相殘殺到僅剩一人為止,唯一的生存者方可離開島上,

 要不,三天的期限一到,所有裝置在眾人脖子上的頸環就會一齊爆炸。


 可以想見的,這群平日交好的朋友開始殘殺彼此,刀來槍去的,殺得一塌糊塗,我想,看到最後誰都會同意,

 真實的人性存在於人與人的互動裏,當別人拿槍指著你的臉,你一刀砍將過去,

 另一個人又沖出來向你們扔一顆手榴彈,大家就這麼激烈地相互印證對方真實的人性,倒下的弱者絕不會承認對方是個好人。


  換個方向,一個人真實的自己並非存在於獨處的時刻,而應該說,

 一個人無論如何都需要獨處,因為獨處可以釋放一個人不想在其他人面前釋放的能量,不管是好的能量或是壞的能量。

 每個人總有一些不想讓別人參與的時刻,例如用嘴巴自慰,例如研究昨天忘記沖掉的大便,

 例如喝一瓶過期半個月的牛奶等等,但如果硬是指稱一個人私底下的自己才是真正的他,恐怕誰也不會服氣,

 獨處只不過是想喘一口氣,讓自己在跟其他人互動時,可以表現的更好罷了。


 所以後來我才明白,真實的自己根本不存在。

 有什麼樣的互動,就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自己,所以人性太難以捉摸了,人到底不是由一種叫真實的東西所組成的,

 要不,就是常常被不同的真實所構成。

 像電影「大逃殺」那樣的殘暴互動,就別指望有光輝的人性,而像「把愛傳出去」那樣的溫馨電影,就很難想像有壞胚子。

 太亂了。

 如果真的有真實的自己,應該是鐵一樣堅固,不應該變來變去,所以人根本只是在表演一段又一段的戲,

 每一段戲各有不同的自己,但要說其中某一段戲是「真」,卻是太虛假了。


 所以我裝了針孔。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