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魔鬼的一面。

 如果你自認沒有,那只是因麼你不肯承認,或是你還沒遇上夠讓你成為魔鬼的事罷了。

 三年前我從沒有兒女的大伯父那裏繼承了這棟老房子,屋齡三十多年,不算天臺的話有五樓高,

 附有一個可以看見外面的簡易升降梯,因為我大伯父因為一場車禍成了個瘸子。


 平白繼承了這棟老房子,說不高興是騙人的,雖然它的位置不怎麼好,距離熱鬧一點的市區有十五分鐘的車程,

 但不用花任何代價就取得一棟宅子總是件好事,至少讓我這個只會做白日夢的中年人稍微像個樣子,不至於一事無成。


 於是,我賣了大伯父的老賓士,再跟銀行借了幾十萬,將老宅重新整修一下,將幾間房間附上廁所浴室,

 然後添了幾張床,刷刷牆壁之類的,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將房子租出去,這輩子就靠收房租過日子。

 以前我老是羡慕別人可以收租快輕鬆日子,現在總算輪到我了。


 修了房子,清出了幾間衛浴套房,二樓兩間房,三樓兩間房,四樓兩間房,五樓我一個人住,

 一樓則是客廳和公共廚房,天臺上則有一台洗衣機和曬衣場。如果一間房間可以收租五千塊,

 我一個月的收入就有三萬塊,夠了,重點是我什麼事也不想做,至多偶而幫房客修修水管、換換燈管。


 但很不幸,不知道是這間老宅外表太過老舊,還是大家都有房子住還是怎麼的,我到處張貼租屋傳單後都沒有回音,

 花錢夾報登廣告也沒人理睬,失望之餘,我只好嘗試降低登在廣告上的租金,從五千降到四千,再從四千降到三千五,

 卻還是一個人也沒有上門。


 當這棟老房子是鬼屋嗎?

 我歎氣,也許世道真的不好,也許景氣真的不佳。所以我決定將租金壓到三千元的賤價,

 但這些貪小便宜的房客得貢獻點自己的人生作為代價。

 針孔攝影機花了我不少錢,走廊上、電梯中、每個房間裏都有。

 我將針孔攝影機的線路接到我房間裏的電視上,電視正對著我的床,

        我打算將每個房客私底下的個人表演當作是睡前的電視節目,當作是租金的一部份。

 如果問我有沒有罪惡感,我必須承認是有那麼一點,不過我的靈感來自於我的大伯父,

 我在接收這棟老房子時,發現以前幫行動不便的大伯父打理家裏的菲傭房裏,有一個隱藏式攝影機就嵌在牆上,

 而訊號線路接到大伯父浴缸上方的小電視。我想這或多或少都牽涉到基因遺傳吧,大伯父這種娛樂很吸引我,

 罪惡感也就稀釋在家族遺傳的病徵裏。


 於是我將新的廣告單貼在電線杆上,等待面試適合的房客進來。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