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來面試的人果然不少,我一個一個仔細考慮、秤量他們人生的有趣程度,以及可能存在的表演天分,

 我帶著每個人進房間解說住在這裏的規矩,聽他們的談吐和一些不自覺的小動作。


 我淘汰了一個職業妓女。她越想隱藏脂粉味,就越騙不了我。

 我並不希望窺視到機械化、太過皮毛的肉體交纏,用錢就可以交易到的性就應該用錢交易,

 因為它的價值就僅僅於此,而不是在牆上挖個孔。說穿了,我可以從堿濕片裏取得更高的娛樂,甚至可以自己去嫖。


 我也淘汰了幾個帶著厚重眼鏡的大學生,我在他們身上聞到了我最討厭的味道,

 我根本不會好奇這些表面上十足用功、將來準備擔當國家棟梁的孩子,私底下有什麼不欲人知醜惡的一面。

 因麼我清楚知道,他們是徹頭徹尾的無趣,我可不想浪費六分之一的機會、冒險去打破自己對他們的既定認識。


 一臉毒蟲樣的人也不行,他們遲早惹出事來,毒癮發作死在我家床上的話,只會讓房子更難租出去。

 警察要是來搜毒品或是什麼的,說不定會發現針孔攝影機的存在,我一定會被告到牢裏。

 而且,這些毒蟲會讓其他房客感到不安,我可不希望影響到其他人的表演。


 我最先錄取的表演家,是帶著一個六歲女孩的單親爸爸,王先生,他跟他女兒住在二樓,

 多半是因麼我的基因裏也有一些戀童的潛在遺傳吧,另一方面也是同情心使然,加上王先生願意一次就付清半年的房租有關。


 陳小姐是我第二個錄取的房客,她是個三十歲左右的上班族,我第一眼就決定錄取她了,

 因為她長得很漂亮,身材前凸後翹,光是跟她說話就足夠教我血脈賁張。

 我希望她能多帶男友回家過夜。她選了二樓王先生的對面,說是不想爬樓梯,靠近一樓的廚房也近。


 老張的談吐很風趣,所以我錄取了他,他是個四十歲的單身漢,離過兩次婚,現在在附近的國小當體育老師,

 我跟他說話挺投緣,面試當天還讓他請了一頓飯。我實在想知道他的另一面。老張住在三樓,就在陳小姐的樓上。


 住在老張對面的,是兩個男同性戀。他們一起來面試,也不避諱他們的性向,大概是怕就算騙我錄取了他們,

 以後我還是會大發雷霆趕他們出去吧,索性把話說清楚。我沒有這方面的歧視,

 而且還很好奇同性戀的日常相處,我以前看過幾支同性戀色情片,但裏面幾乎都沒有劇情,

 只有兩隻大炮彼此轟來轟去,我實在沒有興趣。他們也許能拓展我的視野。


 四樓,我的正腳底下,住了一個輕輕的美女。為什麼用輕輕的兩字來形容她呢?

 因麼她說話輕輕的,腳步也輕輕的,連笑起來也輕輕的,給我一種很淡的感覺,好像這個女孩子是白開水做的。

 她來面試那天我就覺得這女孩子很素,臉上脂粉不施,皮膚白皙到連靜脈都看得見。

 我對她頗有好感,就這麼讓她住了進來。


 輕輕美女的對面住的是附近大學的男學生,大二了,叫柏彥,念的是企業管理。

 我瞧他不是什麼正經的學生,瘋瘋癲癲的,面試當天還戴著耳機用RAP自侮介紹,

 著鬆鬆垮垮的褲子一直晃個沒完,是個將來會拖垮社會經濟的那種孩子。

 我想他私底下不會突然變成一個努力用功的無趣書蟲,但我對他也提不起興趣,於是拒絕了他,
 
 他一邊拿下耳機一邊討饒,說每個月多付我五百塊,因麼這裏實在便宜的關係。我想想,於是答應了這筆交易。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