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窺很有趣。
 
 我想,犯法的事多半都很有趣吧,法律禁止大家做的事,好像都有這樣的特質,只是這些事常常傷害到別人。

 偷窺並不造成任何傷害,如果對方毫無感覺的話。

 隱私常常被拿出來談偷窺害人,但隱私被剝奪的壞處只有在被當事人發現的時候;

 隱私不會像鈔票一樣,被偷了以後就少一點,所以偷窺的人有責任保護被偷窺的人,

 讓被偷窺的人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曾經在另一個人的面前盡情表演自己,
 
 這樣一來,隱私就變成一種分享,永遠也不會被誰侵蝕。


 所以那些在旅館偷拍情侶做愛、或是偷拍更衣間淑女換內衣,然後再製作成光碟的傢夥實在很可惡,

 他們毫無羞恥地兜售別人的隱私,讓那些被偷窺的人精神崩潰、羞憤不已。那些商人惡棍才是傷害別人的罪犯。


 你如果認為我在強詞奪理,我並無法激烈地反駁。
 
 畢竟我自己也不願意將隱私,或者說私底下的自己,表演給任何人看。

 如果人類分成兩種人,一種是偷窺別人的人,另一種是被偷窺的人,那我明顯要當前者。

 這是我至今三十五歲都還沒有結婚的原因。


 結婚,代表私底下的自己形神俱滅,一個人從此就不再完整,全給扭曲了。

 我想,不再有黑暗的角落可以釋放能量的結果,是多數家庭暴力或出軌的原因,老張就是這樣。


  面試那天老張爽朗的告訴我,他這個人從小就有個怪癖,

 就是非常喜歡喝過期鮮奶,他這個癖好從他結婚以後就被扭曲了,

 因為他覺得很不好意思,連開口跟老婆提起都沒有,長期隱忍久了,

 有一天身材魁梧的老張終於壓抑不住,將老婆的鼻子揍成了小籠包。

 老張的老婆何辜?她也許根本不介意老張喝過期牛奶。離婚後,老張還看不透自己需要獨處,

 於是在下一次婚姻中他只是偷偷在床底下囤積過期牛奶,藉以釋放自己黑暗的能量,

 但有一天老張的新妻子發現床底下十幾瓶過期牛奶後將它們丟掉,於是老張又發狂了,將新妻子的下巴打落。


 所以老張還是一個人。他總算是明白了。

 「柯先生,你不介意我喝過期牛奶吧,哈。」老張在吃飯時笑呵呵的。

 「不介意,如果我的牛奶過期了,就留給你吧。」我微笑。

 人既然那麼需要獨處,既然需要隱私,那我就必須尊重我的房客,

 我絕不把我偷窺到的私密行為製作成光碟販賣,我有義務幫他們保守住秘密,因麼這些秘密原本就不屬於我。

 如此,我才能心安理得地打開電視,看看這些房客在搞什麼。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