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雙十年華的大學生,柏彥卻是個十分枯燥的年輕人。

 而且得了一種沒有前途的病。

 「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雙截棍!」有一次柏彥戴著耳機,全身抽筋似跳著,與我在走廊上擦肩而過。

 「?什麼要使用雙截棍?」我站住,敲敲柏彥的肩膀問道。

 柏彥皺著眉頭,並沒有停下抽筋的身體。

 我拉開他的耳機,又問了一次:「我說,?什麼要使用雙截棍?」

 「哼哼哈兮!快使用雙截棍!快使用雙節棍!」柏彥高興地念經,手指在我的眼前揮舞著快速的奇怪符號。我只好裝作懂了。

 
 我在走廊的盡頭看著柏彥像猴子一樣打開門,進去,心中竟有種說不出的憎厭。

 是我大學沒念完就被踢出來的關係嗎?是妒恨不斷供他揮霍的青春嗎?

 我懶得替自己做分析,但我倒真的十分喜歡打擾柏彥的生活。

 柏彥喜歡打手槍,愛的不得了,而每天射三次精的結果使他無心課業。

 我可以瞭解他跟他的左手?什麼那麼要好,因麼這個白念大學的廢人根本交不到女朋友,

 我曾經將針孔畫面調整到最大,發現他總是兩條腿架在電腦桌上,左手急速抓著他那條髒東西,

 朝著小澤圓、川島合津實、白石瞳等日本AV女優的臉孔射精。


 這令人無法忍受。無法忍受他跟我意淫同一批女孩子。

 「扣扣扣!扣扣扣!」我輕輕敲著門,雙手叉腰。

 房裏傳來東西碰撞的聲音。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我不耐地敲門,心中暗自嘲笑著。

 柏彥慌慌張張地打開門,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但他可不比老張,他的臉色像是後車廂塞了具屍體卻遇上路邊臨檢的殺人生手。

 我輕輕喉嚨,微笑道:「沒事,只是來問問你住得還習慣嗎?」

 柏彥有些錯愕,但很快就回答:「習慣。」馬的,連句謝謝都不會說嗎?你不知道我本來打算租五千塊嗎?


 我微笑:「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嗎?」柏彥有些不耐,說:「沒有,嗯,如果再便宜一點吧。」

 我點點頭,笑笑:「我會想想看。」拍拍他的肩膀,說:「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記得跟叔叔說。」

 我走了,聽見柏彥關門的聲音。


 回到電視機前面,我盯著柏彥打手槍,計算著時間。這小子平均打槍所需時間是三分鐘四十七秒,

 但會視女優是誰而定,他現在盯的是新女優草莓牛奶,而草莓牛奶的平均記錄是四分又八秒。


 快了,我格放柏彥的電腦螢幕,我知道草莓牛奶就快吸出精來(因為我看過那片),而柏彥總會慢上兩拍。

 我拿起電話,撥著柏彥房間的電話。

 只剩下「撥話」一鍵沒按。

 柏彥的手越來越急,而草莓牛奶已經吸出精來,雙手打開,慢慢吐在手心上。

 柏彥的背越晃越劇烈,於是我迅速按下「撥話」。

 電視畫面裏的柏彥抽慉了一下,但不是射精的那種抽慉,而是受到驚嚇。

 柏彥憤怒地看著電話,一拳重重打在桌子上。碰!

 「喂,我是房東。」「幹嘛?」「我只是想問你,我一整天都想不透?什麼要使用雙截棍?用來幹嘛啊?」

 「……」
 
 「嗯?」「那是歌啦,周傑倫的歌啊。」「喔,是喔,是新人嗎?我真是過時了。」

 「……」

 柏彥挂上電話。

 我滿足地看著電視裏的柏彥摔在床上,胡亂打槍射精後便躺著睡去。

 這小子今天射精真是不順利。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