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柏彥樓下的兩個男同性戀,跟這在這棟房子裏的其他人互動良好,跟我原先想像的大不相同。

 我本來以麼郭力跟令狐兩人只是想找個打炮的隱密小窩才在這裏築巢,怕家裏人知道他們的同志身分之類的理由吧,

 但他們並不是全把這裏當作廉價旅館,尤其是郭力,跟所有人都會打招呼,跟不懂禮貌的柏彥完全不一樣。


 「請大家吃。」年長的郭力偶而會買些飲料跟小蛋糕放在一樓的客廳桌上,附上紙條。

 真懂得做人。連廚房冰箱裏也常放了巧克力牛奶跟一桶霜淇淋,附上紙條說請大家隨意取用,

 而老張也總是在巧克力牛奶即將過期時,將它拿到自己的房間儲存起來。


 郭力四十多歲,但皮膚保養的很好,臉又長得一副斯文有大腦的樣子,

 加上他有一份待遇優渥社會地位高的大學教職,我猜想他在同志界一定頗有身價,

 我從跟他幾次短暫的對話裏得知他其實是有老婆小孩的,但他的家人並不知道他的性向。


 「我可以理解你為什麼要隱瞞真正的性向,唉,人總是有一些秘密不想讓別人知道,就算是家人也一樣。」

 我說,喝著郭力請客的啤酒。

 「其實,也不是刻意隱瞞。」郭力微微有魚尾紋的眼睛笑著:「我喜歡男人,可女人我也喜歡,愛情就是愛情,是不分性別的。」

 「照!照啊!說得挺有道理,我以前怎麼都沒想過?」

 老張的手大力拍著大腿,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但我知道他對這話題一點也沒有興趣,他只是喜歡抬杠而已。


 「可以接受兩種性別的愛情,不見的是福氣,可也決不是罪過。」郭力笑笑,他連拿啤酒的姿勢都很紳士,可一點也不娘娘腔。

 「你跟令狐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我問,這些我可無法從他們的日常對話裏偷聽到。

 「很久了,以前他是我的學生。」郭力話只說到這邊,似乎笑笑不願再說下去。

 「啊!是師生戀啊!哈哈真有你的!可惜我教的是國小!沒你幸運!」老張誇張地大聲嚷嚷,我心想真是狗屁。
 
 而令狐只是在一旁安靜地坐著、看著擅長交際的郭力,不時面露微笑。

 令狐的年紀只有二十七歲,身子骨壯健,我常看他在房裏健身,有時一動就是兩個多小時,

 我有時還會跟著他的動作一起做運動,因麼我也想擁有那六塊肌理分明的腹肌。


 我可以理解令狐為什麼這麼勤於健身。

 那是一種資格,一種被呵護的條件。

 「老師。」令狐赤裸依偎在有個小肚子的郭力身上,郭力一邊看著書,一邊慢慢撫摸著令狐漂亮的背肌,

 他的指甲遊移在令狐身上,令狐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而郭力用力捏著令狐的屁股時,令狐還會發笑。


 令狐的眼睛很大很大,我幾乎從電視螢幕裏就可以看見他那充滿幸福的瞳孔倒映著郭力成熟的容顏,

 我可以感受到令狐對郭力的依賴,那是愛。我不禁肅然起敬。


       郭力有時會聞著令狐的頭髮說好久的話(我將音量開到最大,仍然聽不到他的綿綿細語),

 所以令狐洗頭的時間長達二十分鐘,生怕有一絲油味。附帶一提,令狐頭髮捲曲的像電影魔戒裏的哈比人佛羅多,

 烏黑亮麗,也難怪郭力像貓看老鼠一樣貪婪地嗅著。


 說到做愛,年輕的令狐爆發力強,而年長的郭力經驗豐富、技巧溫柔,兩人不做愛便罷,一開始打炮便耗時良久,

 平均要纏上一個多小時,但兩個人做愛的姿勢卻是相當單調,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郭力在上頭扮演所謂的一號,

 而一身肌肉的令狐則任由郭力擺佈,相當的順從。坦白說,要看作愛的話還不如盯著經常發浪的陳小姐,她的花招可多了。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