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做些什麼呢?

 我趕緊拿了一頂帽子跟了下去,卻見穎如走進一樓的廚房,打開瓦斯。

 「?」我一愣,看見老張跟下班的郭力正在客廳瞎扯淡,令狐安靜地坐在一旁翻著男性服飾雜誌。

 「房東先生!一起聊天啊!」老張熱呼呼地吆喝。

 我點點頭,坐了下來,眼睛仍不時張望著在廚房變魔術的穎如,老張跟郭力在扯東扯西扯什麼蛋我都聽不見。

 此時王先生跟王小妹開門進屋,跟大家微笑點頭,立刻便要上樓。

 「王先生,請在客廳坐一下,我煮點東西給大家嚐嚐。」穎如笑咪咪從廚房走出來,手裏還拿著醬油與鍋鏟。

 王先生呆呆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卻見老張鼓掌叫好:「好好好!我就奇怪廚房怎麼那麼香啊!

 原來是你這小妮子在耍把戲,哈!該不會是要嫁人了,找我們練習廚藝吧?

 「穎如溫溫笑著,說:」才不是,只是看到新食譜,想試試看罷了。

 「說完就轉身回到廚房,留下我們在客廳裏等待著意外的、免費的、美味的晚餐。

 

 除了我。

 「該死。」我坐立不安。

 那些食材該不會就是那位馬桶男身上的東西吧?

 雖然我根本沒有看見馬桶男怎麼被裝進塑膠袋的,但要是穎如割下他身上的肉還是內臟什麼的,我一點也不會意外。

 「王先生坐啊!大家聊聊嘛!」老張哈哈大笑,他顯然還在為今天的房間突擊檢查感到興奮。

 王先生靦腆點點頭,跟王小妹坐在沈默寡言的令狐身旁,有一搭沒一搭地參加關於國內教育改革的對話,

 而廚房一直傳來陣陣香氣,我的心中也一陣一陣雞皮疙瘩。


 「房東先生,你最近身體微恙麼?」郭力注意到我的臉色難看。

 「是嗎?我只是昨晚睡得不大好,哈。」我乾笑。

 「睡得不好,我這道菜正適合補身子。」穎如走出廚房,拿出一個裝滿黑褐色肉片的小碟子,

 肉片冒著蒸氣,還有醬油香。穎如將小碟子放在桌子上,還有一把筷子。


 我一看,心裏更驚懼了。

 「怎說?」郭力好奇,拿起筷子。

 「這人肉肝是喂牛奶後才割下炒煮的,肉鮮味美。」穎如笑笑說:「對身子疲倦特別有好處。」

 我快吐了。

 「人肉?倒要嚐嚐!」老張哈哈大笑,夾了一片送進嘴裏,大家嘻嘻哈哈地各自夾了一片,

 連沈默的王先生也為自己與女兒夾了放在碗裏,我的筷子遲疑不決地停在碟子上方。


 其實,我原本有很多機會可以離開這個恐怖的宴席;對不起,我臨時有事要出去,你們慢用;

 對不起,我今天吃素;對不起,我剛剛吃過晚飯。但我的屁股偏偏選擇坐下。


 為什麼呢?

 「房東先生,請用。等一下還有很多好菜呢。」穎如笑得我遍體生寒。

 「是。」我夾起一塊肝肉,但就是無法將筷子移動到嘴巴附近。

 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好奇、不解、茫然、呆滯。

 「大家請用啊,我只是比較不喜歡肝肉的味道,真是抱歉。」我尷尬地說,將筷子上的肝肉放回碟子,滿臉歉意。

 「不要介意。」穎如笑笑,走回廚房。她除了笑,好像沒有第二種表情。

 老張將我放回去的那塊肝肉吃進嘴裏,笑說:「真是好吃啊,真不愧是喂牛奶長大的——的人啊!滋味鮮美!」

 於是大家繼續討論著教育改革的國家方針,而廚房也不斷傳來陣陣香氣。

 這年頭只要提到教育改革,幾乎所有人都能夠插上幾句話,我聽著郭力發表高見,一邊觀察大家是否有昏厥等異狀。

 我可不想吃進含有安眠藥的肉塊,然後變成另一道菜。

 此時我覺得很窩囊,雖然小心為上,但我畢竟退卻了,輸得節節敗退。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