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炒人肚、悶燒人雜、蔥爆人腿、醬燒人臂。」穎如一次端上許多菜色,老張與郭力笑得合不攏嘴,

 而王先生雖然聽不慣穎如口中的「玩笑」而皺起了眉毛,但仍捧場地拿起筷子。

 「要不要去叫柏彥下來?」我起身,盼著叫柏彥下來自殺後,我就可以交代他,說我身體不適想睡一下,叫大家盡情享用便了。

 但我一起身,就看見柏彥穿著拖鞋趴啦趴啦走下樓,眼睛不斷張望著我們。

 這麼巧?拍電影了!

 「柏彥!正好要去叫你哩!來一起用吧!」老張最喜歡裝熟,柏彥遲疑了一下,立刻被穎如的笑容吸引下來。

 馬的你小子對小妞就是沒輒。「都是你煮的嗎?」柏彥裝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坐在郭力身旁,拿了一雙筷子笑著。


 「嗯,還有一鍋湯在煮著。」穎如說,在我的左邊坐了下來。

 我的左臉頓時痲痹。

 「好吃,真的是有軟又嫩,新鮮新鮮。」郭力讚許道,柏彥趕緊夾了一大塊「人腿肉」放在碗裏。

 「這肉好鮮,謝謝你。」令狐跟著郭力的話。

 「不只鮮!坦白說我的鼻子對牛奶很敏感的,這肉裏的的確確有牛奶的香味,一定花了張小姐不少錢吧?」老張一副老饕的樣子。

 「嗯,張小姐的手藝真不錯。」王先生有禮貌地回應這頓免錢的晚飯。

 「謝謝姊姊。」王小妹的家教不錯。「陳小姐要是在的話,整棟樓就算到齊了,哈哈哈哈——」老張笑得亂七八糟。

 哈哈哈哈哈,我也跟著發笑。

 穎如夾了一大團見鬼的「人雜」,放在我的碗裏,點頭示意。

 「張小姐自己不吃嗎?」我已經忘記我當時的語氣,我只記得當時的耳朵燙得快燒起來,五官也快抽筋了。

 「我不吃人肉。」穎如一說完,全場哈哈大笑,尤其是王小妹更是笑得前翻後仰。

 我很想跟著穎如的話後說:「哈,正巧我也不吃人肉。」但我的手居然將那一團切得稀八爛的人雜放在舌頭上。

 莫名其妙的挫折感難道會導致行為錯亂嗎?

 人雜果然食如其名,令我心情十分複雜。「好吃嗎?」穎如微笑。

 我點點頭,將碎肉吞進肚子裏。這就是你棄屍,不,毀屍滅跡的方式嗎?

 我們的肚子,是你最好的棄屍掩埋場嗎?

 「我去看看湯好了沒。」穎如站了起來,大家一陣歡呼。

 「啊!少了酒!少了酒啊!」我驚呼,也站了起來。

 無論如何,我決不碰那鍋來路不明的湯。

 「這樣吧,你們別等我了,我去買幾罐啤酒回來請客,這樣才夠盡興嘛!」我大呼。

 「不必麻煩了,我開車去比較快。」郭力也站了起來,

 但我及時搶到門口,大聲說:「你們先用,別為我留菜啊!等會我順便在買點下酒菜回來!」

 我打開門,匆匆逃離現場,一走到巷口,我用手指挖著喉嚨想催吐,無奈我催吐的經驗少之又少,

 吃進肚子裏的那團人雜究竟沒能吐出。

 我喪氣地走到便利商店,買了兩手啤酒,再繞到鹵菜攤前買了三大盤鹵菜。

 「好噁心,到底我為什麼能一直坐在人肉宴上,撐那麼久?」我生起自己的氣,此時我倒不是責怪穎如。

 我走在巷子裏,遠遠就聽見客廳傳來的歡愉大笑聲。

 「一群蠢貨。」我暗自嘲笑。

 腳步停了下來。

 我發覺我是真的開心。原來如此。

 「原來,我是想看看這群蠢貨把人肉吃進肚子裏的蠢樣。哈!」

 我一想通,也就不那麼介意回去了,反而對迅速原諒自己感到欣慰。

 「加菜了!」我打開門,高興地宣佈。

 陳小姐跟她的矮個子男友也出現在客廳,各捧了一碗人湯開心地笑著。

 接下來的這一夜,我吃著鹵菜、喝著啤酒,大聲訕笑著這群誤吃人肉的蠢貨,

 而穎如則淡淡地聽著大家天花亂墜批評國家教育,什麼東西也沒有吃。

 就在笑聲中過了。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