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四樓,看著穎如的門。下午三點半,此時的她正在床上寫小說,我潛入王先生跟老張房間前,

 她已經將疑似死掉的年輕人丟到浴室裏,跟那只黑色塑膠袋放在一塊,然後就一直在床上敲鍵盤敲個不停。


 「你綁人殺人,是為了要寫小說嗎?」我心想,看著門。

 但,有什麼小說需要這種恐怖的親身經歷?恐怖小說?偵探小說?黑色異想小說?

 不,這太不合理,這種小說的報酬不可能值得穎如如此冒險,這年頭只有愛情小說才能被群眾擁抱,才能賺到豐厚的版稅。

 我看多半還是穎如自己心理變態,她最恐怖的地方就是隨性胡搞。


 柏彥一個小時前已經出門上課,我輕輕打開門,將他桌子上沒吃完的泡麵掀開,丟了比上次更強的安眠藥進去。

 這小子衛生習慣很差,沒吃完的泡麵一定會把它吃完,甚至不需要加熱。

 「晚一點,再幫你開發新的能力。」我很樂。

 我的筆記本早已記滿各種對柏彥「能力開發」的每個進度,他可以說是我計畫中不可或缺的「第一個齒輪」。

 我小心打開柏彥的房門,從門縫中看看對面的穎如有沒有出來。

 我很介意她的存在。

 沒有。

 我走出柏彥房間,關上門。前面的門突然打開。「房東先生?」穎如笑著打招呼。

 「好啊。」我點點頭,笑笑。

 她看見我從柏彥的房間出來嗎?

 「昨天晚上真是謝謝你了。」我打哈哈。

 「可是我注意到你不大吃我作的菜,是不是我的手藝很差?」穎如難為情。

 她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開門?

 「怎麼會?我只是覺得……」我有些語無倫次。

 「吃不習慣嗎?」穎如看著我。

 她為什麼總是選在這種令我窒息的時刻?

 難道她有心電感應不成?

 「這不是你的錯,我從小就有挑嘴的毛病,想一想還真不好意思。」我歉然。

 「嗯。」穎如點點頭。怎辦?

 如果她看見我從柏彥房間出來,我絕對不能讓她有機會問我我進去做什麼,因為我一點都沒準備好這個答案!

 「對了,穎如,你不是個作家嗎?哈,我最近去書局逛逛,可都沒看見你寫的書,我猜你用了筆名吧?可不可以透露一下!」

 我興致盎然。

 「其實說起來,我不能算是作家……」穎如微微笑。

 我靈機一動,我應該趁這個機會多多瞭解穎如,於公於私都應該把握機會。

 於公,瞭解穎如有助於我實現計畫。

 於私,有誰有機會跟一個慣性殺人的變態聊天呢?

 「穎如,你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喝個茶吃個飯,聊聊天。」

 我打斷穎如的話,熱忱地說:「我想多瞭解你一點,說實話,我沒什麼可以聊天的朋友,哈,說來難為情,

 我好久沒有跟一個人好好說說話了。」


 穎如瞇起眼睛。

 我儘量讓笑容擴散,擴散到穎如的臉上。

 「好啊,不如來我房間喝咖啡,我煮咖啡請你。」穎如的笑天真無邪,但這點活命的警覺我還有。

 我乾嚥了喉嚨。

 「那怎麼好意思,我記得張小姐不是本地人吧,我知道附近有一間很棒的咖啡廳,你看怎麼樣!」我擊掌,迫不及待。

 「不好意思讓你花錢,我對沖咖啡還蠻有研究的。」穎如的笑令人失卻抗拒。

 我除外。

 「不好啦,我怎麼好意思進女孩子房間,那間咖啡廳真的很不錯,

 我想去很久了,但一個人怪落寞的,總不好意思啊哈!所以我請客,千萬別客氣!」我忙說,差點要掏出錢來。


 「可是你上次不是說,有機會要參觀我的房間嗎?」穎如。

 「有嗎?」我假裝忘記,反正客套話就是這副德行。

 「好吧,你帶路囉。」穎如終於點點頭。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