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扣扣!扣扣扣!

 老張急切地敲門,想來個英雄救美人。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老張在門外問道,示意對面的王先生一起過來關心,

 王先生也不是沒有好奇心的傢夥,於是將自己的門關上,不讓探頭探腦的王小妹湊近這件骯髒的大八卦,自己站在老張後頭。


 「賤貨!幹妳娘老雞掰的大賤貨!」男子用出拳的力道甩了陳小姐漂亮的臉蛋四、五下巴掌,

 隨即將陳小姐整個人抱住,用力丟下床。柏彥趕緊閃開,避過裸體的陳小姐,免得真的被誤會。

 於是陳小姐亂七八糟地摔在地上,樣子十足狼狽,兩邊的臉頰都腫起來了。

 「聽我說,其實我有一種特殊的能力,一種我自己都沒辦法控制的……」柏彥慌亂地辯解,

 只見男子跳下床、一拳朝他的臉上幹下去,柏彥眼冒金星,整個人被擊倒。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
 
 「陳小姐,開開門好嗎?」老張聽出了打鬥的聲音,緊張地快速敲門,一旁的王先生作勢要打電話報警,老張搖搖頭。

 我瞭解老張這個人的。他寧願陳小姐被打死,也不願拿出口袋裡的鑰匙進去。嗜愛偷窺的人最懂得保護的,就是自己。


 陳小姐抓過一件衣服擋在胸前,蹣跚走到門邊,隨即被男子猛力扯住頭髮、往後摔在地上,陳小姐痛苦地尖叫。

 「敢開門!門外又是哪個姦夫!」男子大怒,一腳往陳小姐的奶子上踹去,陳小姐害怕地躲開,被背脊承受了這一腳。

 柏彥爬了起來,此時的他居然沒有一點憤怒或男子氣愾,他的樣子十足十的驚弓之鳥。

 「這位先生,你聽我說,你自己去問樓上那兩個死男同性戀,他們昨天才看過我……」柏彥話沒說完,

 男子又是一拳招呼過來,柏彥只好閃開,象徵性地舉手防禦了一下。


 就在這個間隙,陳小姐不顧赤裸的羞恥,衝到門邊將門鎖打開。

 「臭女人!」男子狂性大發,掄起拳頭衝來。

 老張大驚,立刻撲向男子,兩人扭打起來。

 「張哥!別留情!他欺負我!」陳小姐這才說出一個完整的句子,此時她摸著臉上浮腫的雙頰,羞憤不已。

 「你叫他什麼?!」男子怒氣攻心。

 「你管得著!」老張喝道。


 老張不愧是教體育的,大概在體專時也學過幾手柔道吧,一下子就將男子翻在下頭,

 一個針對頸子的肘擊就讓男子痛得招架不住,老張瞥眼看見陳小姐像隻受虐的小貓全身顫抖躲在櫃子下面,猶憐之心頓起。

 「你這混帳!」老張一個下段正拳命中男子的鼻樑,男子避無可避挨了這結結實實的一拳,我看了都幫他喊疼。

 柏彥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完完全全的不知道自己的立場。


 「柏彥,你光著身子在這裡幹些什麼?」老張這才發覺柏彥的怪異存在,但手底下的十字勒技仍制服著男子,

 男子掙紮了一下,老張一拳再度轟下,男子立刻被重手打昏。

 「他光著身子躲在我的床底下,老張,你幹嘛把……」陳小姐哭道,但言語中諸多不忿。

 「喂!柏彥!你怎麼會有陳小姐房間的鑰匙!」老張大聲吼道,粗大的聲音示意陳小姐不要把話說完。

 柏彥委屈地說:「我沒有鑰匙啊?我其實有另一個人格,他只在我睡覺時出現……而且,

 他常常這樣脫光衣服跑來跑去,好像會穿牆一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


  陳小姐尖銳地大叫,抗議著這荒謬絕倫的強辯之詞。
 
 「要打電話報警嗎?」王先生在一旁囁嚅道,眼角一點都不敢掠過赤裸的陳小姐。

 「不用了,這裡有我,行了!」老張正氣凜然說道,朝著昏過去的男子又是一拳,男子哇哇大叫醒來,

 老張隨即架住男子走到門外,大喝:「滾蛋!你這打女人的畜生!」隨即將男子的衣服跟褲子亂撿一通,丟到門邊。

 男子眼見不敵,大吼一聲:「賤貨,明天到公司我照樣見一次扁一次!」

 說完,立刻撿起衣服褲子走下樓,在樓梯間狼狽地穿著。


 而此時,郭力正呆晌在浴室門外,臉色冰冷。

 堪稱今晚最經典的畫面。


 浴室裡的令狐消失了。

 郭力的皮箱剛剛已擺在地上,裡面的各種器具一字排開,顯示出他的計畫周詳。

 帆布袋、手術刀、短鋸、口罩、手套、石灰粉、雨鞋等等。

 但就在郭力深深吸了一口氣,打開浴室的門的瞬間,一切的計畫都灰飛煙滅。


 我在螢光幕前,靜靜地欣賞郭力的黑色西裝褲上,尿水慢慢暈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