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把鏡頭帶到陳小姐跟老張的互動上。

 陳小姐大概是第一次見識到男人的拳頭吧,她這膽小鬼坐在地上哭個沒完,連我都想給她幾拳,

 老張卻頗有耐性地揉著她剛剛被毆打的奶子,細聲安慰著。

 我不清楚他們之間的信任到底被從床底下鑽出來的柏彥摧毀了多少,但我相信,也許他們之間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麼狗屎信任。

 幹過一天的炮又怎樣?

 一夜夫妻百日恩,這種鬼話奇談在擁有豐富性閱歷的陳小姐身上絕不可見。


 對於口口聲聲安慰她的老張,陳小姐的心裏到底怎麼想的呢?


 陳小姐停止哭泣,深深吸了一口氣。

 老張微笑。

 「張哥,我只問你一次,你好好回答我。」陳小姐看著地上,心平氣和地說。

 「我發誓,這件事跟我無關。」老張連問題都沒聽,就連忙舉手否認。

 「張哥,柏彥是不是你叫他躲在床底下的?」陳小姐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道,她完全不看老張的臉,

 也不理會老張在她胸部上不斷遊移按摩的手。

 「我做這種事幹嘛?我有什麼好處?」老張想當然爾地說,一點也不遲疑。


  「當然有好處。」我翹起二郎腿,聳聳肩笑道︰「不管是花錢也好,唆使也罷,

 你用柏彥這個小棋子就可以輕輕松松將陳小姐的男友送走,這樣一來,你不就可以一個禮拜多幾個晚上,

 好操死淫蕩的陳小姐嗎?」


 陳小姐點點頭,不發一語。真不知道她點頭的意思為何。

 「寶貝,你不相信我?」老張有些慌了。

 「你知道那個男的一個月給我多少錢嗎?」陳小姐語氣冷冰冰的。


 嗯,好問題!這個答案我也很想知道!


 老張錯愕地看著陳小姐的側臉。

 「多少?」老張有些不悅,覺得自己被看扁了。

 「三萬。」陳小姐閉上眼楮。

 老張一愣,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三萬。」陳小姐好像以為老張沒有聽清楚,冷淡又緩慢地重復了一遍。

 老張有些動怒,說︰「我聽見了。」

 陳小姐張開眼楮,嘴角微微卷了起來。

 「你一個帶田徑隊的,一個月能有多少?又能給我多少?你以為只憑你那玩意兒就能上我的床?」陳小姐輕蔑笑道。

 老張的臉色大變,氣氛變得異常尷尬。

 原本搓揉著陳小姐豐滿奶子的雙手,嘎然停了下來。

 「滾。」陳小姐語氣平淡,好像身旁的男人跟她一點關系都沒有。


 女人真是天生的戲子,張無忌他娘臨死前的一番見解果然別有見地。


   老張身子微微顫動了一下。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離婚嗎?我好像沒跟你提過。」老張有些哀傷地說。

 「你是誰?怎麼會在我房間?有沒有錢?有沒有信用卡?」陳小姐盡情地發泄,用女人最擅長的方式。

 陳小姐終於轉過頭,正眼看著被冷眼冷語逼到牆角的老張。

 突然。
 
 陳小姐砰然倒在地上。

 「因為家暴。」老張站了起來,舔了舔拳頭上的血。

 開門,走了出去。

 留下昏迷不醒的陳小姐,以及慢慢往外擴散的鼻血。


 「來賓掌聲鼓勵。」我瘋狂鼓掌,大拍桌子︰「一個燈、兩個燈、三個燈、四個燈!勝利者老張請登上衛冕者寶座!」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