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張回來了,手裏提著一個便當跟兩罐海尼根。

 而我也坐回電視機前,手裏拿著一碗康師傅速食麵。


 算算時間,王小妹醒來的「點」如果落在下午兩點左右,我就進行計畫A;

 如果在四點附近醒來的話,我就進行計畫B;如果拖到晚飯時間才醒來的話,我也有計畫C可以執行。

 如果,王小妹因為我拿捏乙醚的劑量錯誤,而再也醒不過來的話,我也有終極的計畫D可以實踐。

 當然了,如果以上的情況都沒有發生,而是「另一種迫使我更快速下手」的異變發生的話,

 在「無法逆料的暴走人」穎如不出現攪局的前提下,我仍舊有七個儲備計畫可以操控,只是比較麻煩罷了。


 這就是預言真正恐怖的地方。

 一個絕頂的預言家,不只是在腦中堆砌圖像,用嘴巴恐嚇世人。

 他還要具備不可思議的實踐能量。


 我吃著泡面。

 現在我就只需要做這件事。


 三點半,王先生疲憊地拎著小皮箱,還有一個該死的樣品吸塵器,一步步踏上樓梯。

 柏彥坐在浴室馬桶上,手裏拿著一把瑞士刀,端詳著自己的手臂。

 他只是端詳。想藉著這個視覺動作召來上天的憐憫。

 柏彥不管再怎麼疲倦,都不敢闔上沈重的眼皮。天知道「另一個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後續動作。


 郭力罕見地抽著煙,坐在床上,臉色蒼白地思索著什麼。

 煙蒂隨意炙在純白的床單上,棄屍的工具散落了一地。

 在柏彥通知他「條件」之前,他什麼也不能做。


  陳小姐坐在電視機前,捧著濕毛巾冰敷自己烏青的臉頰。

 在另一個矮小的男友來找她泄欲之前,她必須盡快讓自己漂亮起來。


 老張踢著兩個空啤酒罐,看著破舊的電腦螢幕唉聲嘆氣。
 
 螢幕裏的妖精打架已經暫時吸引不了這個中年男子的欲望。


  穎如還沒回來。


  王先生打開房門。

 「嗯……」王先生碎碎念著,將吸塵器收拾好,簡單整理一下衣領,走到陳小姐的門口。


 扣扣扣、扣扣扣扣。

 「?」陳小姐小心翼翼地露出一點門縫,這才打開門。

 「請問我們家小朋友在你這邊看電視嗎?」王先生微笑。

 「小妹妹今天沒來找我耶,真不好意思。」陳小姐抱歉地說,手中的濕毛巾努力掩飾著臉上的創口。

 「是嗎?」王先生臉色詫異,但隨即回到自己房間。

 陳小姐關上門,繼續看她的電視。


 王先生回到房間裏,坐立難安地整理剛剛收到的市調問卷之類的文件,然後到浴室裏沖了個冷水澡。

 四點。

 王小妹還是沒有回來。


 我打開門,吹著口哨走下樓,拖鞋劈劈簸簸好不大聲。

 二樓走廊。

 王先生果然打開門,一看是我,連忙問道︰「房東先生,你有沒有看見我家小妹妹?」

 我愣了一下。王小妹嘴唇裏的涎液滋味還殘留在我的舌尖上。

 「啊?我怎麼知道?」我立刻露出平日愛管閑事的模樣,

 繼續追問︰「她不見了嗎?不會吧,我今天下午還有在樓下客廳看見她啊,她手裏還提著一包飯還是一包面?

 忘了。會不會去找陳小姐?還是去天臺玩了?」

 王先生有些厭煩我的問題,但還是說︰「我工作完回到房間,她不在,也不在陳小姐那裏。我想大概是去同學家玩了吧,沒事。」

 自我解釋一番後,王先生回到房間,我也到樓下冰箱裏拿了一罐泰山仙草蜜上樓,經過王先生的房間時,

 我還聽見王先生講電話的聲音。

 大概真的開始一通通電話,在家長通訊裏尋找王小妹的蹤跡吧。


 我翹起二郎腿,看著王先生心急如焚地確認每一通可能跟不可能的電話,甚至還打電話去面攤老闆那邊詢問,

 想知道王小妹最後出現的地方。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