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驚又喜。

 驚的是,原本順暢進行的預言恐怕會被這顆不定時引爆的原子彈炸成畸形兒;

 喜的是,這個預言的結局,原本就十足的畸形。

 我真期待它最後會荒唐到什麼地步。


  穎如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脫下了詭異的黑色雨衣,穎如竟是一絲不掛,而且自雪白的頸子以下,穎如全身都是紅艷的色彩。是血。

 穎如素淨的臉龐因為淋雨的關系,皮膚顯得更加的白皙滑潤,她撥了撥頭發,走到浴室沖澡。

 而那個粉紅色的hello kitty塑膠包包,正安安靜靜地躺在茶幾上。

 隱隱約約,好像有什麼東西隨時會從裏面掙破似的。


  「我知道我女兒在你房間!」王先生最愛的意淫物消失了,他的

 理性被時間一點一滴剝奪光。

 除了大吼,王先生的手也一直敲著門板。


 「憑什麼?你這個人到底是哪里有毛病?自己的女兒不好好看著,跑到別人家裏搜什麼?」

 陳小姐並沒有大吼大叫,她坐在地上的榻榻米,一邊切換著電視節目一邊對著門冷冷回應。


 老張手中的球棒差點脫手落地,瞪大眼楮,說不出話來。

 衣不蔽體的王小妹紅著眼,驚慌莫名地看著眼前凶神惡煞般的張叔叔。

 「啊?」老張一口氣噎在喉嚨間,他的驚詫完全不下於赤裸的王小妹。


   怎麼會?

 王先生的女兒怎麼會一絲不掛、被五花大綁丟在這個衣櫃裏?

 是誰做出這種變態的事!


 老張立刻放下球棒,蹲下,伸手想要撕開封住王小妹嘴巴的膠布時,顫抖的雙手卻停在王小妹的小臉上。
 
 王小妹的眼神充滿了恐懼,以及一股無限委屈的能量。

 
  「叔叔不是壞人……你應該知道吧?是誰把你脫光衣服綁在這裏的?你應該有看到吧?」

 老張鎮定地說,但王小妹卻非常慌亂又害怕地亂動、亂踢,害怕遭到性侵害似的。

 老張勉強擠出笑臉,說︰「叔叔帶你去找爸爸,但是你不可以亂叫喔!

 更不可以誣賴叔叔,知道嗎?你幾年級了?知道誣賴的意思嗎?」

 王小妹扭動著身子,那稚嫩的美好在老張面前惶然掙紮,看樣子是完全聽不進去張叔叔的話。


 我拿起電話。

 「叔叔要撕開你嘴巴的膠布喔,你不可以亂叫知不知道,叔叔是好人,好人的意思就是……」

 老張的語氣越鎮定,靠近王小妹的雙手就越是顫抖。


 鈴~~鈴~~

 老張緊繃的身體立刻斷裂,回頭看著地上的電話。

 王小妹趁機跌出衣櫃,重重踫了一聲。

 老張立刻抱住王小妹,用他粗壯的手臂架住王小妹的脖子,另一手緊張拿起電話。


 「喂,陳小姐嗎?」我說。
 
 「啊,房東先生啊,你打錯了,我是老張。」老張急促地說。

 「抱歉抱歉,我再打一次。」我掛上電話。


   老張松了一口氣,但王小妹只有更加慌亂地扭動著,一時之間,老張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百口莫辯的情況。


     我並不期待老張會因為抱著赤裸的王小妹而心猿意馬、做出人神共憤的事情,因為老張並不是那種人。

 在這種來不及細想的情況之下,明哲保身是偷窺者的第一要務,也是唯一的行動選項。


   王先生持續拍打著陳小姐的房門,陳小姐索性來個渾然不覺。


   鈴~~鈴~~

 陳小姐瞪著電話,深鎖著眉頭拿起。

 「喂,陳小姐嗎?我是房東先生。」我的聲音沒有敵意。

 「房東先生,你是想問王先生幹什麼一直敲我的門嗎?」陳小姐的口氣卻不太好。

  「哈,的確是這樣,不曉得有什麼是我可以幫得上忙的嗎?」我不好意思地說。

  「王先生找不到他的女兒,就死誣賴在我這裏,我不讓他進來搜,他就一直亂敲門,你說怎麼辦?」陳小姐說話的速度極快。

 「這我聽王先生問過他女兒了,嗯,不能讓他進去搜嗎?」我問。

 「憑什麼?憑什麼我要讓別人進我的房間?」陳小姐不悅,故意說得很大聲,讓門外的王先生聽的清清楚楚。

  「說得也是……不過,我看這樣好了,就讓我來幫大家排解一下,大家各退一步如何?」我微笑。

 「什麼各退一步?」陳小姐口氣稍緩。

 「為了幫王先生找女兒,只要你願意打開房間讓王先生隨意看看,

 下個月的房租跟水電費就免了,你說怎麼樣?」我一副大仁大義的樣子。

 陳小姐沈吟了一下,說︰「你下來,我再開門。」

 我滿意地笑笑︰「等我,我上個洗手間就下去。」


 我將視線換到老張與他懷中的王小妹。

 「等一下看你怎麼應付?」我遺憾地看著螢幕中、額頭全是冷汗的老張。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