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下樓,經過穎如與柏彥的房間。

 一個仍舊在洗澡,她每次洗澡都會花上許久的時間,特別是這次渾身浴血,乾掉的血漬尤難清洗。

 一個則整天都沒有吃過東西,正盤腿坐在馬桶上微微打盹,偶而不安穩地醒來,睜開眼楮後,不是嘔吐就是哭泣。


    三樓。

 香煙的味道從郭力的房間門板底下傳出,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將最後一根煙給抽完。

 而老張房間裏持續傳來不安的祟動與對抗,細微聲響背後的肢體符號,光是猜想就十分有意思。


    二樓。

 「王先生!」我打招呼。

 「房東先生!這女人把我女兒藏了起來,不還給我!」王先生氣憤地說,指著陳小姐的大門。

 「別氣別氣,我在樓上就聽到你們吵架了,不過我想陳小姐應該不會這麼無聊吧,她又有什麼理由這麼做呢?」我打圓場,敲敲門。

 王先生站在一旁、叉著腰,平日最沈默的、最邊緣的他,此刻卻成為張牙舞爪的演員。


  陳小姐打開門,瞪了王先生一眼,又看了看我,說︰「還是房東先生大方,為了開我這扇門免了我一個月房租,

 不像有些人,口口聲聲自己的女兒有多重要,卻連五千塊錢都賭不起。」


  王先生看陳小姐敢打開門,臉色反而煞白。如此一來,王小妹反而不可能在陳小姐的房裏。

 盡管如此,王先生還是匆匆進了陳小姐的房間,打開浴室、打開衣櫃,

 然後頹喪地在房間中間抓著淩亂的頭發,完全陷入空白的狀態。

 陳小姐冷笑,正想酸上幾句時,我嘆了一口氣搭著王先生的肩膀,

 說︰「小妹妹應該只是去同學家玩,玩過頭了忘記回家吧。要不然,小妹妹又沒有其他房間的鑰匙,怎麼可能躲到哪里去?」


 我說這幾句話的時候,陳小姐並沒有特殊的反應。

 真是笨蛋。

 於是我故意重覆、加強了語氣,說︰「何況,如果小妹妹有別人的房間鑰匙,

 她那麼乖那麼可愛,怎麼會故意躲起來讓你找不到?除非是小妹妹撿到了我遺失的鑰匙串,玩起躲貓貓來了。」


 陳小姐全身震動了一下。

 「等等,我知道小妹在哪里!」陳小姐抬起頭來,臉上寫滿了報復的快意,以及少許的擔憂。

 我詫異,問︰「啊?那你剛剛怎麼不說?」

 王先生激動地抓著陳小姐的手臂,說︰「小妹在哪里!你快快告訴我!」

 陳小姐避開我的眼楮,看著王先生說︰「老張撿到房東不小心掉落的鑰匙串,他有所有人的房間鑰匙!」

 我假裝生氣,說︰「那他怎麼可以不還給我?要是房間失火了怎麼辦?要是……」


  陳小姐還沒介面,王先生就沖到走廊,往樓上跑去。

 我跟陳小姐連忙跟了上去,我瞥眼看了看陳小姐的表情,她非常快樂地在笑,彷佛要去揭破一場陰謀似的。


 「張先生!開門!開門!」王先生用力捶著老張的房門。

 我跟陳小姐跑到王先生旁邊,看著王先生臉紅脖子粗地吼叫。

 我渾然不解,看著氣喘吁吁的陳小姐埋怨道︰「你這不是栽贓給王先生嗎?就算他有鑰匙,老張幹嘛把王小妹藏了起來?」

 陳小姐不置可否,只是自信又神秘地笑著。


 老張可以躲在衣櫃裏,再去浴室中強奸她,然後又唆使柏彥躲在床底下嚇人,最後對她美麗的臉龐來一記魄力十足的豪拳。

 這樣的人品,要綁架、強奸一個小女孩也不至太意外。


 「張先生!張先生!開開門啊!張先生!」王先生不停拍著門板。

 然而,房間裏卻一點聲音都沒有。


  「會不會是老張不在房裏?」我自言自語道。

 陳小姐不以為然,說︰「不如你們兩個撞門吧,要是小妹真的在裏面,天曉得這只禽獸會做出什麼事!」

 我大驚,說︰「天啊!我剛剛損失了一個月的房租,現在還要損失一扇門!我看還是等老張回來吧!」

 王先生就是這種矛盾的個性,這門一直不開,就代表裏頭一定有古怪,他拼命扭著門把,

 說︰「這門我賠!只是我沒撞過門,該怎麼撞才好?要拿東西頂住它嗎?」

 我連忙幫敲門,說︰「再等等,再等等!說不定老張只是睡沈了!老張!」


 外表急切與倉皇,但我心中其實很輕松。

 不管老張開不開門或是要不要撞門,我都有不同的劇本,個個力道萬鈞。


 「張先生,再不開門我可要撞進去了!」王先生粗著嗓子。

 「啊啊啊!千萬別沖動!老張你快開門啊!」我討饒。

 「得快點進去才行,這傢夥是個人面獸心,小妹落在他手上可就危險了。」

 陳小姐一手叉腰,一手遮著鼻子上的烏青,掩藏不住的得意。


 門緩緩打開,老張睡眼惺忪地站在門後,深深打了個呵欠。

 一股難聞的酒氣撲鼻而來。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