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抬起頭時,郭力的臉上充滿了復雜的線條,不知道該怎麼堆砌表情。

 而弱智的柏彥忽然脫胎換骨煥然一新重振雄風異軍突起大顯神威,簡直興奮的不得了,大叫︰「沒問題!那現在應該怎麼辦!」

 一秒鐘過後,他突然想到郭力還沒跟他算帳,所以這件事我根本做不了主時,他往旁邊看了郭力一眼。


 郭力無法置信地看著柏彥。


 這小子扣著屍體不放,不就是為了要跟他談條件嗎?雖然柏彥扣住屍體已經意味著不會報警、要私下解決這件事的訊息,

 但房東我幾句話就讓他如此興奮,這……這未免也太便宜了吧?


 「我覺得好是好,但是……」郭力看著柏彥,不知道該怎麼將疑惑說出來。

 我果斷大聲說道︰「不要往下說了!既然大家都不想將事情張揚開來,現在就該一齊想辦法把屍體解決掉,

 況且我根本就不想知道令狐……令狐是怎麼死的!這只會帶給我麻煩而已!所以你們要發誓,絕對不能將今天的事情說出去,

 就算將來有一天警察查到是你們之間的誰幹的還是一起幹的,都不能將我跟這棟房子扯進去,這是我唯一的條件。」


 郭力緊皺著眉頭,偷偷觀察著柏彥。

 柏彥當然一股勁地點頭,神采煥發的。


 「我發誓。」郭力開口,抖擻了精神︰「這件事我絕對不會說出去,將來也不會將你拖下水。」

 「我也是,我也發誓!」柏彥簡直樂瘋了,說︰「要是我將這件事說出去或是將你拖下水,我就身中七七四十九刀不得好死!」


 「那好!」我松了一口氣,說︰「現在我們該怎麼處理他?」我指著令狐。

 他大概沒想到自己死後竟會成為不明不白的籌碼,陷入狗屁不通的交易裏吧。


 現在,我要做的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簡單、卻也非常艱鉅。

 就是使這兩個兇手將焦點聚集在消滅犯罪證據上,而不是懷疑對方爽快加入交易的背後目的。

 畢竟,矛盾從一開始就存在,我只能將場面打亂、重新整理,而無法消滅矛盾本身。


 荒謬的,三個兇手,圍著一具屍體坐下。


 我看了看柏彥。

 「這個……這邊再往上十幾分鐘就是梧棲海港了,把他往海裏一丟就行了!

 說不定一路隨洋流飄到美國也是很有可能,要是飄到非洲就更沒問題了。」柏彥說完才發現自己失言了。

 自己殺掉了郭力的枕邊人,居然想隨便處置屍體了事,郭力要是生氣反悔就慘了。


 於是柏彥頓了頓,自言自語︰「從昨夜開始我已念了好幾百遍的往生咒跟南無阿彌陀佛,算算時間,

 令狐兄現在應該已經往生西方極樂、修成正果了……所以呢,我想屍體是身外之事,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

 嗯,在海裏也逍遙自在些……」


 「你在鬼扯什麼?」我打斷柏彥的恍神言語,責罵道︰「丟在海裏遲早會給沖上岸來,

 但時候查起來你能脫得了干系?依我看,還是找個地方掘個坑埋了比較妥當,地方當然是越荒涼越好。」


 郭力點點頭,不發一語。

 他跟大獲解脫的柏彥不一樣,他的思緒雖然依舊混亂,但年紀與涵養讓他看起來深沈多了。


 「但……但他好大一個,這下……」我刻意避開令狐的屍體,

 假裝我實在不想多看一眼︰「這下有點難處理,你們有裝得下他的大箱子嗎?」


 柏彥立刻介面︰「怎麼可能有箱子可以裝得下這麼大的一個人?當然要……」

 柏彥及時住口,抬頭看了看郭力。

 「我在想,分屍會不會比較妥當一點?」郭力謹慎地回答。他本來就準備好一堆工具要分屍。

 「這分屍我受不了,我不敢看。」我為難道︰「這個部份就由你們兩個自己去做吧。」

 「應該的。」柏彥跟郭力不約而同說道。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