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令狐的屍體完全變成一把把的爛肉後,柏彥跟郭力兩人的身上全是細小的碎肉跟飛濺的血漬。

 柏彥的右邊耳朵上還吊著一團半透明狀的漿液,隨時會垂下來似的,郭力動手的次數跟時間更多,

 整條褲子浸的油膩膩黃澄澄的,非常不雅觀。


 「那個手跟腳乾脆剁碎一點,免得塑膠袋萬一破了,給人瞧出是死人來的。」我建議。

 人的手腳、跟頭,是最好辨識的部份,我相信一般人可沒研究過人跟動物的內髒、肉塊長得哪里不同。


  郭力點頭同意,幾乎要暈倒的柏彥只得接過刀子,將二十個指頭一一切掉。


 已經淩晨一點半了,兩個一天沒吃飯的兇手簡直累壞了。


 「你們兩個身上又髒又臭的,不過沒時間讓你們洗澡,拿毛巾隨便擦一擦就行了,

 我們去郭力房間拿塑膠袋回來裝屍塊,然後就開車去山上棄屍。」我說。


  於是兩人用濕毛巾揩了揩身子後,郭力跟柏彥要了一套乾淨衣服,三人便偷偷摸摸惦著腳尖下樓,無聲無息的。

 慢慢的,郭力走到自己門口,想起房裏分屍的工具散落一地,於是用手勢示意我跟柏彥在走廊把風,

 他自個兒進去,拿了幾個堅固的黑色塑膠袋就出來。


 我在走廊看著郭力進了房,看看對面老張的房門。

 一些不明的小聲響在老張房間裏頭祟動著,進行著什麼。

 「走。」郭力拿了許多大袋子,走出房門,三人躡手躡腳上樓。


 回到柏彥的房間,我依舊坐在床上冷然旁觀他倆在浴室裏將屍塊分配進六個塑膠袋中,

 然後再用其他六個塑膠袋將屍袋重復包好,免得屍袋破了,難聞的液體流了出來。


 我看著馬桶裏令狐完整的頭顱,說︰「腦袋我提著,這樣保險一點。」

 郭力不敢反對也不敢贊成,看了柏彥一眼,柏彥當然立刻將頭顱包好遞給了我。


 「走吧。」我說。

 「先上我的車再想想應該去哪才好。」郭力說。

 「然後去買一點掘土的鏟子吧,不過這麼晚了不知道上哪去找。」

 柏彥疲憊地說,摸摸饑腸轆轆的肚子,但我知道他什麼也吃不下。


 郭力欲言又止,但總算將話又吞回肚子。他大概連洞都挖好了,

 所以他的房裏沒有看見掘洞的工具?


 不,郭力前天殺的人,昨天就回來準備分屍,要挖洞的話根本沒有時間。

 所以,掘洞的工具應該在他的車子裏。


 「這麼晚了,哪里去買工具挖洞?我看先隨便淺淺埋一下,後天再一起去挖個深一點的洞吧。」我假裝提議。

 柏彥不敢反對,但忍不住咕噥了一下︰「天,還要回去一趟,要是找不到地方就糟糕了。」

 郭力鼓起勇氣,說︰「今年清明掃墓的工具我踫巧還放在車上,將就一下沒有問題,不過鏟子只有一把,等會得輪流幹活。」

 「那實在太好了。」我說。

 三個人提起屍袋,戒慎恐懼要走下樓。


 「等等,我們從升降梯下去比較安全,那裏直接通到後面的暗門不是?」郭力說,這顯然也是他原先的計畫。

 我否決︰「升降梯的聲音太大了,一啟動就會發出鏘鏘鏘的聲音。我們還是走樓梯吧。」這才是我的計畫。

 柏彥看著郭力跟我,有些為難說︰「升降梯就算會發出聲音也不要緊啊,根本不會有人好奇,

 反而我們三個大半夜的提著塑膠袋,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不會很奇怪嗎?」


 郭力看著我。


 我乾脆承認︰「我承認我不想用升降梯,拜託,你們以後可以不住這裏,但我以後可還要用它搬東西,

 我一點都不想在那個密閉小空間回憶起棄屍這件事,是你你要嗎?」

 郭力沒有意見,柏彥也悻悻然搖頭。


 三個兇手,拎著六塊屍體走下樓。

 依犯案情節的表面重大程度似的,郭力走在最前面,柏彥中間,我殿後。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