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會死﹐只是遲早的事。”算命先生自以為幽默地說。

   “乾﹗”聖耀大罵﹐站起來就要走。他不認為自己命運有任何可笑之處。

   “年輕人真開不起玩笑。”算命先生努力撐起笑臉﹐拉著聖耀請他坐下。

   算命先生仔細打量著眼前這位穿著國中制服﹑滿臉氣憤的小夥子﹐猜測他腦子到底裝些什麼﹐自己應該如何將他身上的錢掏個一乾二淨。

   地下道裏還有五﹑六個以算命維生的老江湖﹐算命先生若不把聖耀喚住﹐這筆活生生的生意鐵定飛到別的攤子。

   “說完了你的故事﹐該把你的八字給我算算吧﹖”算命先生拿著毛筆﹐煞有介事地將聖耀念出的出生年月日時辰抄在紅紙上﹐滿紙騰墨﹐他可是這個地下道有名的“王飛筆”。

   聖耀期待地看著算命先生的毛筆時而飛揚﹑時而頓挫﹐王飛筆一皺眉﹐聖耀的心就往下沉了一寸﹐算命先生微微點頭﹐聖耀的眼睛就睜大了一分。

   “有沒有解﹖可不可以改運﹖”聖耀急切問道。

   王飛筆心中嘀咕著﹐他開始懷疑這位命運乖違的少年剛剛說的故事是不是編的﹐要來考驗他的真功夫﹖

   “小朋友﹐你的命盤雖稱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是中上之姿﹐命中且無大災大難﹐更時有偏門小財﹐功名不遂﹐但你天性善即科﹐故能立小家小業﹐四十歲許還有機會聚大財﹐就算你把命盤給別人算﹐也是差不多的說法。我說你──剛剛的故事是編的吧﹖”王飛筆淡淡地說。

   “當然不是編的﹗我為什麼要把錢浪費在編故事上﹖”聖耀微怒。

   “你的五官堂堂﹐面貌格局尚佳﹐唯一的缺點是略犯桃花﹐但這也不是什麼罕見的缺失啊﹖若說你的遭遇奇慘﹐這也不對﹐你的印堂紅潤﹐絲毫不見發黑現紫之相。真是怪了﹖”王飛食吟著。

   聖耀知道王飛筆並沒有在唬弄他﹐但他身邊的人一個個橫死非命﹐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把你的手給我看看。”王飛筆看著聖耀狐疑的眼神﹐開口說道。

   聖耀將左手遞給算命先生﹐手掌打開的瞬間﹐王飛筆竟嚇得大叫﹐往後摔倒在地。

   “怎麼﹖”聖耀的心中有些害怕﹐又有些高興﹔害怕的是﹐或許王飛筆看出他命運中某個恐怖的缺陷﹐高興的是﹐既然知道缺陷是什麼﹐應該就有機會彌補﹗

   “不要靠過來﹗”王飛筆嚇得踢翻椅子﹐阻止聖耀將他拉起來。

   “我的掌紋很怪嗎﹖哪裏怪﹖”聖耀突然害怕起自己的掌紋﹐甚至不敢看它。

   “對不起﹗我跟你說對不起了﹗對不起﹗求求你走開﹗”王飛筆歇斯底裏地叫著﹐眼淚甚至快掉下來了。

   聖耀在這樣妖異可怖的氣氛下﹐自己也給嚇得發抖。恐懼彷彿自手掌上擴散開來﹐變成可以觸摸的魔物﹐更可怕的是﹐它就長在自己的身上﹗

   “我該怎麼辦﹖”聖耀呼吸有些困難﹐大聲問道。

   “快走快走﹗是我的不好﹗是我的不對﹗”王飛筆哀求著﹐卻不拔腿逃走﹐難道是腳軟了﹖

   此時地下道裏其他的算命先生全都聚了過來﹐他們很好奇一向飛揚跋扈的王飛筆怎會倒在地上鬼叫﹐難道是拐錢被揭穿了﹖

   “大家救我﹗救我﹗”王飛筆幾乎慘叫。

   “什麼事大驚小怪的﹖”瘦高的老算命仙眯著眼說﹐向冷汗全身的聖耀看了幾眼。

   一個胖大光頭算命仙哈哈一笑﹐他叫胖八卦﹐畫符鎮邪是他的專長﹐說﹕“再可怕也不過是七衰九敗﹐要不就是死煞聚頂﹐至多是天煞孤星﹗”

   王飛筆慘白著臉﹐並不答話﹐只求得逃離現場。

   “請幫我──請幫幫我──”聖耀緊張地打開雙掌﹐平舉齊胸。

   “操你媽﹗”胖八卦大吼﹐迅速從懷中掏出一疊鬼畫符撒向聖耀﹐往後急躍﹐一顆胖光腦袋砰然撞到牆壁。

   “我的掌紋很恐怖﹖快救救我啊﹗”聖耀幾乎要暈了﹐尤其在這翩翩飛舞的符蝶中。

   其他的算命先生一個閉目誦經﹐一個瘋狂在額頭上結各種密宗手印﹐一個倒真的拔腿就跑﹐雖然他邊跑邊跌倒。

   唯一堪稱冷靜的﹐就是瘦高的年邁算命師﹐他儘管雙腳發抖﹐卻還像個高人模樣。

   “老先生﹗你一定要救我﹗”聖耀哭道﹐立刻就要拜倒。

   老算命仙大吃一驚﹐急忙大喊﹕“千萬別跪﹗我幫你看看﹗”

   “真的﹖”聖耀不禁面露喜色。

   老算命仙嘆了口氣﹐引聖耀來到他的小攤子前﹐說﹕“我這個老傢伙也沒什麼了不起﹐本事並沒有比其他幾個同業高明﹐只是勝在我一把年紀。”

   聖耀心想﹕年紀大一點﹐果然比較有世外高人的風範。

   “老傢伙少活幾天也沒什麼了不起﹐哈。”老算命仙乾笑﹐其實他心底也是怕得要死﹐但他有副好心腸﹐他不忍心這年輕人孤單地面對可怖的凶命。

   “我──我到底﹖”聖耀的嘴脣發白﹐擦了擦眼淚。他不明白﹐自己又不是什麼壞蛋﹐憑什麼要帶著這麼恐怖的機車掌印。

   “你沒有掌印。”老算命仙捧住茶杯發顫﹐茶杯還未就口﹐茶水已濺出杯子。

   “我有啊﹗”聖耀眯著眼﹐害怕地確認了自己的掌紋。

   掌紋四平八穩地躺在掌心﹐理絡分明。

   “那不是掌紋。”老算命仙深深吸了口氣﹐鼓起勇氣說。

   “不然那是什麼﹖”聖耀的眼淚又掉了下來。

   “那是惡魔的臉。”老算命仙的假牙發顫。

   空蕩蕩的地下道﹐頓時刮起陰風陣陣。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