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耀張大了嘴﹐汗水吧嗒吧嗒滴在木桌上﹐老算命仙潤了潤朱砂筆﹐示意聖耀把手掌打開。

  “這個掌紋活脫就是一張惡魔的臉。”老算命仙用朱砂筆在聖耀的手掌上﹐順著掌紋的脈絡畫出一個極其恐怖的魔鬼臉。

  聖耀的左手劇烈發抖﹐鮮紅的朱砂宛若死亡呼喚的烙印﹐深深炙在他的掌心。

  “不過﹐小子﹐我們怕的不是這張臉﹐而是你打開手掌的時候﹐有種很絕望又恐怖的氣息從手掌中竄流出來。”老算命仙放下朱砂筆﹐閉上眼說道﹕“這是很直接的﹐只要有過幾年靈修的人都能立刻察覺﹐所以大家才會那麼害怕啊﹗”

  “有救嗎﹖我──我還有多少──多少日子好活﹖”聖耀咬著嘴脣。

  “要死﹐你應該已經是個死人了。”老算命仙把朱砂筆折斷﹐丟在一旁的紙錢簍裏﹐又說﹕“但﹐小子﹐這麼絕望的命根找上了你﹐你卻還沒能死﹐可見大有道理。”

  “我看──我──我看沒什麼道理﹗”聖耀完全無法理解。

  老算命仙若有所思地說﹕“說說你的事﹖任何你覺得應該說的事。”

  於是聖耀便將自己悲慘的一生匆匆簡述一遍﹐還加上自己歸納出的恐怖公式﹐老算命仙邊聽邊發毛﹐他這輩子聽過的怪事莫此為甚﹐比起什麼厲鬼勾魂都要可怕得多。

  “說完了。”聖耀自己也感毛骨悚然﹐說﹕“我有救嗎﹖還是我乾脆自殺算了﹖”

  “我不知道﹐我在這裏擺攤擺了二十多年了﹐對於這樣的凶煞掌紋﹐還有這樣的人生﹐都還是第一次見到。”老算命仙誠實地說﹕“也許這幾天我翻翻幾本掌譜研究一下﹐或可得到一些猜測﹐你活得越久﹐就越可以跟我的猜測相互印證。”

  聖耀按耐不住﹐大聲說道﹕“難道你現在不可以給我一些建議﹖或是畫幾道符貼在我身上﹖或是把我的手掌給砍下來﹗”

  老算命仙忙道﹕“那些都不會有用的﹐除了死﹐你完全沒法子擺脫這個凶命。”

  聖耀感到失態﹐說道﹕“對不起。”

  老算命仙低眉沉思片刻﹐說道﹕“我猜想﹐目前的猜想──就跟你認為的公式很接近﹐你的人生就像一場悽慘的瘟疫﹐所有沾上你人生的人﹐越是親密﹑越是靠近你人生的親朋好友﹐就越會被你的人生吞噬﹐然後茁壯你的凶命。”

  聖耀並沒有懷疑老算命仙的話﹐他彷彿已作了這樣糟糕的打算﹐但他忍不住問道﹕“那我媽媽怎麼沒事﹖”

  老算命仙皺眉道﹕“或許快了。”

  聖耀一驚﹐急道﹕“如果我自殺了﹐我媽媽可不可不死﹖”

  老算命仙忙道﹕“千萬不可做如此想﹗你要知道﹐是凶命找上你﹐而不是你找上凶命。要是你死了﹐凶命還會找上別人﹐直到凶命的使命達成為止﹗要是你能夠跟凶命諧和一致﹐就可以避免其他人受害﹗”

  聖耀大哭﹕“我怎麼可能跟這只魔鬼手諧和一致﹗”

  老算命仙篤定地說﹕“你到現在都還沒死掉﹐可見你一定有跟它恐怖共存的因緣﹗”

  聖耀的哭聲不止﹐一個國中生怎能接受自己跟怖凶命有某種緣份﹖

  老算命仙連忙安慰道﹕“你奇特的命運一定具有某種了不起的價值﹐古來聖王將相皆有旺陽天命相授﹐你的凶命極陰奇敗﹐有說不出的怖怪異﹐但它選上了你﹐可見你將有無比驚人的未來﹗”

  聖耀哭得更厲害﹕“那你的腳為什麼一直發抖﹗”

  老算命仙涔涔﹐說道﹕“老傢伙時日無多﹐但也對莫名橫死心存畏懼啊﹗”

  聖耀幾乎要崩潰了﹐他是個善良的孩子﹐他憎恨擺脫不掉的凶命﹐卻也不願將凶命拋給無辜的別人。他深刻了解這種不斷失去親朋的悲傷。

  但﹐若他不將凶命拋給別人﹐所有跟他關係親密的朋友﹑親人﹐也都將死得乾乾淨淨﹐他們又何嘗不是無辜的呢﹖

  “那我該怎麼辦﹖”聖耀的頭用力撞向桌子﹐那是他消解壓力的方式。

  “我也不知道。小子﹐你別在這裏坐太久﹐要是你跟我太熟﹐老傢伙明天就要歸西了。”老算命仙緊張地說﹐“要是我想到什麼建議﹐你來找我﹐我就把它丟在地上﹐你自己撿起來瞧。”

  聖耀點點頭﹐傷心地走了。

  “凶命善人﹐真是可悲的絕配。”老算命仙嘆道﹐看著聖耀的背影遠去。

  故事﹐才正要開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