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瞳孔放大。

  阿忠從椅子上摔了下來﹐大頭龍的下巴掉了﹐聖耀不能置信地喘息﹐老板更是激動地死抓著桌上的玻璃杯。

  佳芸的聲音存在於他們無法想像的音域﹐那股排山倒海的氣勢掙脫了麥克風的音量極限﹐向四面八方來回撞擊。

  不受控制的釋放著﹐巨大的能量﹗

  “這……”大頭龍的眼淚飆出﹐喃喃自語。

  “我的天……”聖耀手上的報紙被揉成一團。

  佳芸興奮地張大喉嚨﹐左手一揚﹐音域陡然又往上猛竄一層﹐佳芸腳一蹬地﹐雙眼緊閉﹐她的聲音完全沒有保留﹐轟然穿透每個人的耳朵。

  就像佳芸自己宣稱的﹐她的聲音擁有核子彈的凶猛能量。

  老板手中的玻璃杯頓然脆裂。

 

  擁有核子彈能量的噪音﹗

 

  “夠了﹗”老板大叫﹐可是佳芸完全沒聽見﹐所有的聲音都被吞噬掉了。

  “難怪她會餓肚子。”大頭龍心裏大吼著﹐跟她搭檔的話﹐一定會被觀眾丟上臺的瓶瓶罐罐砸死。

  佳芸低頭大唱﹐完全陶醉在無法歸類的噪音世界裏﹐老板兒子四人樂團已經嚇昏在地上。

  “夠了﹗”老板大叫﹐趕緊關掉麥克風音量。

  但核彈已經投下﹐廣島早化為焦土。

  佳芸愕然站在臺上﹐看見魂飛魄散﹑散落一地的大家﹐失望道﹕“還是不行嗎﹖”

  老板滿臉冷汗﹐說﹕“你試過幾家﹖”

  佳芸落寞道﹕“十二家﹐這裏是第十三家了。”

  老板倒在椅子上﹐嘆口氣道﹕“再過二十年﹐也許你的聲音會大紅大紫﹐但小姑娘……你要不要先換個工作﹖我幫你介紹幾個地方當服務生﹖”

  佳芸哭喪著臉﹐聖耀同情地看著她﹐看著這位跟自己初戀的小女孩同名的噪音女。不過聖耀很清楚佳芸完全不具備歌唱的才華。

  “你覺得呢﹖”老板好心地問。

  “再讓我試一次﹗”佳芸擦掉快要噴出來的眼淚﹐大聲說道。

  “不用了不用了……”老板等人忙道。

  佳芸皺著眉﹐說﹕“我不喜歡唱慢歌﹐不過沒法子了。”

  大頭龍哭喊道﹕“那就別唱﹗”

  佳芸怒道﹕“本來以為會有一個地方收容我唱我喜歡的音樂﹐可是再找下去我就餓死在街上啦﹗”

  不等大家繼續抗議﹐佳芸逕自打開麥克風音量﹐深深吸了一口氣。

  剛剛每個人的神經都快被震斷了﹐大家趕緊捂上耳朵﹐雙腳打顫。

  但佳芸不為所動﹐她堅強地抓著麥克風﹐那是她下一頓飯的機會。

  “心中一直跳﹐心中一直跳﹐心中一直跳著你的心跳。”

  佳芸輕輕唱著﹐左手自然地揮開﹕“心中一直等﹐心中一直等﹐心中一直等著你的腳步聲。”

 

  光影美人不一樣了。

  完全不一樣了。

  外面清新的空氣突然鑽進來﹐陽光偷偷溜進來。

  所有人放下擋在耳孔上的手。

 

  “月圓掛天際﹐小橋流月影﹐此刻的晚風﹐獨缺一個可愛的你。”

 

  佳芸吟唱著﹐奇異的氣氛暈開﹐沾染了光影美人的一切。

  這是什麼樣的歌聲﹖

  乾淨。

  絲毫不帶雜質的天籟。幽幽遊﹐潺潺流。

  原本盤旋在天花板的蒼蠅掉了下來﹐它忘記飛行應當鼓動翅膀。

  壁虎踉蹌地滾在地上﹐它不記得要怎麼黏在牆上。

  聖耀原本死灰的心﹐竟莫名感動地再度跳動。

  短發挑染的女孩﹐拿著麥克風﹐站在早已枯槁的小舞臺上﹐她帶來沒有人聽過的清爽歌聲﹐帶走了所有人的懮煩。

  “老板﹐我可以在這裏繼續踢毽子了吧﹖”阿忠揉揉鼻子。

  “當然。”老板咧開嘴﹐隱藏不住驚喜。

  那是上天帶來的禮物。

  老板知道﹐從今天晚上起﹐光影美人﹐一間又破又爛的民歌西餐廳﹐雖然還是沒光沒影﹐卻有一個音色無雙的小美人。

  “佳芸。”聖耀喃喃自語﹐他在心中尋找小女孩的模樣。

  那個小女孩﹐曾經背著大書包﹐坐在溜滑梯上﹐大聲說要當自己的新娘子。

  小女孩的臉孔逐漸清晰﹐跟臺上拿著麥克風的女孩臉孔﹐慢慢疊合起來。

  “她是我的新……”聖耀不敢再想下去﹐他感覺到手掌微微刺痛。

 

  原來﹐當年失蹤的小女孩並沒有死於非命。

  她背著一把電吉他﹐把頭發剪短挑黃﹐拿著麥克風回來了。

  就在光影美人裏。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