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要報警嗎﹖”聖耀心中喃喃自語﹐看著在櫃臺後的老板。

  老板也發覺了情況不對﹐卻想要觀察一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幾個坐在黑衣客附近的客人看到兩個凶神惡煞般的男子走了過來﹐趕緊換了桌子坐﹐等著看好戲。

  兩個男人各自走向黑衣客的左邊跟右邊﹐站著。

  黑衣客恍若無事﹐拿起黑咖啡﹐把最後一口喝完。兩個看似尋仇的男人就站在兩旁﹐漠然地看著黑衣客的從容舉動。

  黑衣客舉起右手食指﹐遙遙向聖耀比了一個“一”﹐那是他還要一杯熱咖啡的老信號。

  聖耀覺得自己好像比黑衣客還要緊張﹐他一邊把咖啡豆磨碎﹐一邊流著汗。

 

  “你很悠閑。”穿著大衣的男人開口。

  黑衣客沒有回答﹐但聖耀好像看見他的眉頭緊緊鎖著起來。

  “要不要做個交易﹖放你一馬﹐大家都好辦。”穿著外套的男人比較小心﹐不知為什麼﹐他老覺得不對勁。

  “好。”黑衣客說話了﹐聖耀沒想到一向酷酷的黑衣客﹐向人低頭居然如此快速。

  “上官平常都在哪裏﹖飯館在哪裏﹖”穿著外套的男人問﹐左手插在口袋裏﹐好像緊握著什麼武器。

  “上官都在飯館裏﹐飯館在新興路22巷。”黑衣客爽快地說完。

 

  聖耀盅著黑咖啡﹐看見臺上的佳芸臉色非常擔心﹐他心想﹕反正這幾天我就會死了﹐不如把命送在這裏。下定決心﹐聖耀要救黑衣客脫身﹗能幫他擋幾顆子彈就幾顆吧﹗

  聖耀看了老板一眼﹐老板已經蹲在櫃臺後﹐偷偷撥著警察局的電話。

 

  “放走了你﹐飯館還會在新興路22巷嗎﹖你未免太天真。”穿著大衣的男人冷笑道﹕“何況﹐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

  穿著大衣的男人非常自信﹐他的雙手都露在大衣外面。

  他可是中部第一快手。

  “到外面吧﹖”黑衣客說﹐他的目光突然尖銳起來。

  “當我白癡﹖”穿著大衣的男人冷笑﹐對黑衣客的要求予以否決。

  “到外面吧﹖”黑衣客重複說道。

  “要我饒你﹐可以﹐留下一雙手﹐跟我到警局。”穿著大衣的男子說﹐他的右手撥弄著黏滿膠水的頭發﹐這個舉動顯示他極為自負。

  到警局﹖難道這兩個人不是黑道﹐而是警察﹖這麼說﹐黑衣客真的是通緝犯﹖聖耀想著。

  左手在口袋裏抓著不明武器的男子﹐心中反而一直犯疙瘩﹐他真希望他的夥伴可以謹慎點。

  “不如我饒你。”黑衣客的語氣平緩﹐慢慢撥開長及人中的瀏海﹐露出額上的青色長疤。

 

  氣氛驟然改變。

  原本自負傲慢的大衣男子胸口劇烈起伏﹐他的手停在頭髮上﹐僵硬地掛著﹔偷握武器的外套男子更是面如死灰﹐雙腳發抖﹐褲子慢慢濕了。

  “把東西放桌上﹐走﹐會活著。”黑衣客平靜地說﹐但聽在兩尋舋男子的耳中﹐竟變成令人窒息的威脅。

  “聽說──聽說你──你說話算話﹖”外套男子咬牙。

  “我是。”黑衣客說﹐放下瀏海。但他的眼神已經銳利地刺進兩人的胸口。

  “把東西放桌上﹐我們還有命走嗎﹖”大衣男子強笑道﹐但語氣已經很微弱。

  他的手不安分地靜止。

  黑衣客嘆口氣﹕“隨便你﹐走就是了。”

  這已是黑衣客從未有過的慈悲。

  因為這裏﹐站在臺上的是他的愛人﹐坐在臺下的﹐是他的朋友。

  “對不起。”外套男子緊張地說﹐拉著大衣男子﹐慢慢地﹑慢慢地倒著走﹐慢慢靠近光影美人通往樓上的樓梯﹐他們絲毫不敢鬆懈地看著黑衣客。

  “籲﹐好險。”聖耀松了一口氣﹐雖然他根本不知道情勢是怎麼逆轉的。也許黑衣客的疤痕說明了他的靠山很大條吧﹖

 

  但﹐就在危機解除的關鍵時刻﹐兩個男人大刺刺地走下樓梯﹐一個人高馬大﹐脖子上刺著三個綠星星﹐留著一把大鬍子﹐樣貌凶狠﹐另一個矮小精悍﹐臉上的浮字紋代表他的經驗老道。

  “喂﹖這是乾嘛﹖”大鬍子粗聲笑道﹐他看見兩個夥伴倒著走路很是怪異。

  “小心。”矮老頭說﹐機警地摸著長衣袖中的雙刀。他看見黑衣客。

  約好一起聽歌吃飯的夥伴﹐在這個關鍵時刻趕來﹐穿著大衣的傲慢男子立刻恢復該死的態度﹐喜道﹕“來得正好﹗上官你死定了﹗”

  一高一矮的兩人聽到“上官”兩字﹐臉色大變﹐立刻躲在柱子後﹐大鬍子從腳上拿出掛著的短槍﹐矮老頭則掏出閃閃發亮的雙刀。

  “不要﹐他說過不會動手的﹐只要我們走。”穿著外套的男子緊張地說﹐他完全不戀戰。

  “嘿嘿﹐我們有四個人﹗上官能有多厲害﹖”大鬍子笑道﹐他的血液沸騰了。

  “是啊﹐上官的頭值上一億﹗”大衣男子﹐中部第一快手﹐得意地摸著腰上的雙槍。

  外套男子看著矮老頭子﹐矮老頭子是他一向敬重的前輩。他希望前輩拒絕對戰。

  “這樣的距離﹐可以。”矮老頭子慢慢說道﹐手中的雙刃露出噬血的晶芒﹐外套男子無奈﹐只得拿出口袋裏的短手槍。

 

  佳芸的心臟簡直快炸開了﹐她停下走調的歌聲﹐站在臺上發抖。

  所有的客人一動也不敢動﹐大頭龍暗暗祈禱警察快點趕到﹐老板則慶幸自己早就躲在櫃子下﹐十分安全。

  聖耀從咖啡臺的角度看著黑衣客﹐黑衣客一動也不動﹐好像四個拿著傢伙前來尋舋的男人全都是死人。

  不。

  聖耀發覺黑衣客的眼神充滿了不安。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