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們回警局吧。”

  黑衣客突然說道﹐其他客人都鬆了一口氣﹐四個尋舋男子大感意外。

  “不行﹗”佳芸突然說﹐拿著麥克風。

  這一句“不行”﹐又讓現場的氣氛驟降道冰點。

  大衣男子盯著佳芸﹐問﹕“你跟上官一夥的﹖”

  佳芸不理會傲慢的大衣男子﹐只是看著黑衣客﹐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黑衣客微笑。

  聖耀的心怦怦怦怦地跳著﹐佳芸這個笑容的意思是──“Let's Rock﹗”佳芸突然尖聲歌唱﹐令人抓狂的噪音在臺上引爆﹐釋放出排山倒海的不良能量﹗

 

  這一尖叫奪敵之先﹐縱然是老手中的老手﹐在噪音核子彈的奇襲下﹐四個男子霎那間居然恍神了﹐這絕對是要命的間隙﹗

  “咚。”

  聖耀無法相信﹐在一眨眼的瞬間﹐大衣男子的額頭上插了一柄餐刀﹐中部第一快手慢慢倒下﹐他居然在飛刀與槍的優勢決鬥中輸了﹐輸了自己的腦袋。

  槍火猛然飛射﹐但全撲了空﹐他們沒想到傳說是真的﹗

  黑衣客的身法比起他射出去的餐刀要快﹗

  矮老頭子撟捷的身手並非浪得虛名﹐第一時間看見黑衣客衝近﹐雙手立刻銀刃飛舞──在空中飛舞﹗

  矮老頭子錯愕地看著自己最自豪的雙手釘在天花板上﹐然後﹐聽著身旁共夥二十年的大鬍子“三星王”發出慘叫﹐跪倒在地。

  三星王的臉被黑衣客從中削去﹐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肉面﹐痛苦地在地上打滾﹔矮老頭子想解除三星王的痛苦﹐卻無奈自己的手已經被斬離。

  外套男子躺在地上﹐後悔著沒有相信自己的直覺。他早知道會出事的﹐自從出道以來﹐他的直覺救過他不少次﹐但﹐這次──他開始想些別的事情﹐例如今天報紙的頭條﹑股市的漲跌﹑哪個明星又戀愛了──以及﹐小女兒下個星期就周歲了。

  他必須這麼想﹐因為他要忘記身上的痛楚。

 

  黑衣客衝向四人組的時候﹐一邊跑﹑一邊刮起路經餐桌的餐刀﹐除了快手額上的那把﹐其餘六把都猛插在自己的胸上。

  黑衣客沒有欣賞對手慘敗的興緻﹐轉過身來﹐竟看見佳芸驚魂未定地坐在聖耀的身邊﹐佳芸驚惶說﹕“快叫救護車﹗”

  聖耀倒在血泊中﹐虛弱地半閉眼睛。

 

  此刻﹐所有的客人全都嚇呆了﹐老板跟大頭龍等人也害怕地發抖﹐黑衣客對這些人的反應再熟悉不過﹐嘆道﹕“對不起﹐我不會再出現了﹐走吧。”

  所有人像接到特赦令般﹐發軟的雙腳頓時勇氣百倍﹐爭先恐後地奪門而逃﹐黑衣客則趕緊走到聖耀與佳芸身旁。

  “我已經打電話叫救護車了﹗”老板戰戰兢兢地站在黑衣客身後﹐拿著電話。

  大頭龍跟阿忠也沒逃走﹐他們關切地看著臉色蒼白的聖耀。

  黑衣客知道﹐這是人類的溫情﹐可以超越恐懼的感情。

 

  “剛剛他們開槍的時候﹐聖耀突然擋在我前面﹐他──”佳芸哭著﹐握緊聖耀的手﹐她看見聖耀的心口不斷湧出濃稠的血液﹐又急又內疚。

  “怎辦﹖喂﹗撐著點﹐救護車馬上來了﹗”大頭龍蹲在一旁﹐鼓勵著聖耀﹐但他心裏知道﹐聖耀離死神的召喚只剩幾分鐘時間。

  此時﹐警車的汽笛聲嗡嗡趕到﹐但卻沒有衝進地下室﹐想必是聽到衝出的客人驚慌的恐怖說詞。

  “救救他﹗”佳芸哭著﹐眼淚不斷滴在聖耀的胸口。

  聖耀卻感到一陣喜慰﹐他知道﹐解脫的時刻終於來臨﹐老算命仙真是鐵口直斷。

  終於﹐可以擺脫莫名其妙的悲哀命運。

  他彷彿看見媽媽溫暖的手正在撫慰著他﹔到了天堂﹐他可以開心地告訴媽媽﹐他這輩子活著的目的﹐說不定﹐說不定就是為了這一刻﹐解救自己喜歡的女孩。

  “我總算還有些用處。”聖耀滿足地閉上眼睛。

 

  再見了﹐孤獨的世界。

  再見了。

  再見了﹖

 

  “我沒有把握。”黑衣客躊躇地看著聖耀的心口。

  佳芸沒有說話﹐只是一直掉淚。

  “小子﹐不知道這對你公不公平。”黑衣客嘆口氣﹐露出尖銳的犬齒﹐咬上聖耀的脖子﹐吸吮著逐漸失去活力的生命精華。

  老板呆呆地站在一旁﹐大頭龍嚇得一動也不動﹐阿忠開始懷疑留下來是不是明智的選擇。

  只有佳芸﹐沒有恐懼﹐沒有疑惑﹐好像早就知道黑衣客的真實身分似的。

 

  樓上的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騷動﹐警察隨時都會蜂擁下來的樣子。

  黑衣客不停地吸吮著聖耀的鮮血﹐就像著魔似的﹐佳芸害怕地拉開黑衣客﹐忙問﹕“怎麼了﹐聖耀有沒有救﹖”

  黑衣客一臉的迷惘﹐說道﹕“不知道。”

  突然﹐黑衣客的眉頭緊皺﹐站了起來﹐雙拳咯咯作響﹐說﹕“不對﹐樓上來了好幾個獵人﹐我沒辦法帶這小子走。”

  佳芸哭道﹕“那怎辦﹖”

  黑衣客冷靜道﹕“如果他不被發現﹐我會找到他的。如果他被警察抓走了﹐我也會救他出來。我保證。”

  說完﹐黑衣客快速收集了幾把餐刀﹐抓在手上﹐說﹕“老板﹐真對不起。”

  老板傻傻地站在一旁﹐不知道該說什麼。今晚是他畢生難忘的血腥夜。

  “芸﹐老地方。”黑衣客說﹐全身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氣燄。

  黑衣客大吼一聲﹐吼聲連綿不止﹐激烈震動空氣﹐老板等人耳朵刺痛得要命﹐這吼聲使得樓上的氣氛更加緊張了﹐打算立刻衝進光影美人來上一陣亂槍﹐因為黑衣客發出的吼聲是用來呼喚同伴的﹗務必在黑衣客同伴來到前結果他﹗

 

  但﹐黑衣客開始他的心理戰。

  瞬間﹐樓上的警方﹑獵人看見四個獵人的身體被一一拋出﹐沒有臉孔的三星王﹐斷了雙臂的通臂佬﹐眉心上晃著柄刀子的中部第一快手﹐被當成活靶的陳東﹐個個觸目驚心。

  警方跟獵人遲疑了﹐他們手中的槍砲突然變成不被信任的玩具。

  畢竟﹐被拋出來的四個獵人﹐都是頂尖的行家﹐全是號稱中部獵人十煞的成員﹗

  深深黑黑的地下室走道﹐傳來低沉又有磁性的聲音﹕“我是上官。”

  有些搞不清狀況的警察一愣﹐但獵人馬上暗罵﹕“操你娘的﹗這麼倒楣﹗”

  這個名字﹐足足拖延了警方與獵人半分鐘之久。

  “怎辦﹖”鼻子上有條長疤的獵人終於問道。

  “這麼多獵人﹐一起把他給轟了吧﹗”西裝筆挺的獵人說道﹐這次碰巧趕來赴約的獵人﹐不算倒在地上的﹐共有十一個大傢伙。這可是極怕人的陣仗﹗

  突然﹐一輛黑色轎車衝向布好陣勢的獵人群﹐獵人機警地往旁跳開﹐對著黑轎車與轎車下來上一陣掃射﹗黑轎車的A迸裂﹐車板被擊穿﹐車底下也是子彈飛梭﹐車裏面或躲在車下的人一定死得不能再死﹗

  但獵人很快便發現他們被誤導了。

  車子裏面﹑下面﹐都沒有人。

  不過﹐光影美人的出口處﹐倒了兩名大量出血的刑警。

  “乾﹗被跑了﹗”一名獵人罵道﹐摸著自己的脖子﹔幸好“上官”逃脫前沒隨興摘下自己的腦袋。

  警察們衝進光影美人﹐抬著重傷的聖耀奔出﹐送上醫護車﹐而獵人們審視四名太過自負的獵殺專家﹐發覺只有通臂佬還活著。

  “給我一槍吧﹐老傢伙沒了雙手﹐不如死了。”通臂佬嘴脣發白﹐他失血過多。

  “得了吧﹐老大﹐是該享清福的時候了。”一個獵人安慰道﹐將通臂送上救護車。

 

  夜色﹐暗巷﹐迷惘的鬼魅。

  “這孩子的血液有種魔力﹐讓我越吸越著迷﹐竟無法罷手──”

  黑衣客急步潛行﹐不斷想著剛剛吸血的奇異感覺。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