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以來﹐聖耀不是沒聯想過這可笑的關連﹐但﹐這怎麼可能呢﹖

  吸血鬼﹖那種東西的生態環境應該是幾觔見方的屏幕裏﹐或是乖乖躺在一成不變的老套書堆中啊﹗

  但自己心臟中槍未死﹐五官變得極為敏銳﹐知曉身體內的變化﹐最恐怖的莫過於﹐自己甚至還愛上喝血﹗

  “不要告訴我﹐我變成一頭吸血鬼了。”聖耀緊張地說。

  “喔﹖”馬龍﹐號稱吸血鬼獵人會長的傢伙﹐好奇地打量著聖耀。

  “你認識上官﹖”一直沒說話的山羊鬍子突然問。

  “誰﹖那個黑衣客嗎﹖”聖耀問。

  “對。”山羊鬍子摸著鬍鬚說。

  “不算認識。”聖耀淡淡說道。

  “那他為什麼要救你﹖不﹐我是說﹐為什麼他會把你咬成吸血鬼﹖”山羊鬍子問﹐他的表情很認真。

  “我的媽呀﹖我怎麼知道﹖等等﹐你說我真的變成吸血鬼了﹖”

  聖耀急問。

  “可以這麼說。”山羊鬍子聳聳肩﹕“你不接受也沒辦法。”

  聖耀瞪大雙眼﹐心想﹕乾﹐當真是禍星臨頭﹗比死還慘﹗想死也死不了了現在﹗

  “那你們是來乾嘛的﹖啊我知道了﹗我在電影裏面看過吸血鬼獵人﹐專門殺吸血鬼的吧﹗”聖耀開始自暴自棄﹐胡言亂語﹕“那好啊﹗看是要我喝聖水﹑還是要在我的奶頭上釘木樁﹖還是要抓我去作日光浴﹖﹗”

  山羊鬍子認真道﹕“如果你的選擇是這樣﹐我們也只好照你的意思做。”

  老警官連忙說道﹕“不必如此喪氣﹐我們需要你的大力協助﹗”

  “協助﹖我﹖一頭他媽的吸血鬼﹖”聖耀抓狂大喊﹕“乾你媽的快把我給殺了﹗免得我到處吸人血﹗”

  山羊鬍子向馬龍使了個眼色﹐馬龍的衣袖中突然彈出一柄銀光霍霍的尖刺﹗

  “你真是這麼想﹖”馬龍面無表情地看著聖耀﹐銀刺距離聖耀的眼珠只有兩公分﹐聖耀頓時像瀉了氣的皮球﹐不敢多話。

  老警官咳了咳﹐慢聲說道﹕“我們先說明自己的身分。除了馬龍﹐我是秘警署署長﹐秘警署權限凌駕一般警察機構﹐核准使用國防部的所有武器。我們專門負責各種魔物的案件﹐消滅吸血鬼是秘密警察總署的大宗業務﹐最近這幾年秘警署的預算不斷追加﹐卻無法有效阻撓吸血鬼族類的橫行﹐你的適時出現﹐正好可以帶來一些轉機。”

  山羊鬍子簡單說道﹕“刑警﹐大家都叫我山羊﹐上官的案子都是我管的。”

  老署長補充道﹕“山羊是秘警署的重案組組長﹐他追蹤上官的案子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了﹐是個非常能乾的探員﹐希望你以後能跟他合作﹐緝拿上官。”

  “合作﹖我是個該死的吸血鬼﹗”聖耀看著馬龍的銀刺縮回﹐不禁又大叫。

  “就因為你是個吸血鬼﹐半個吸血鬼﹐所以我們才需要你。”山羊說道﹐他的眉宇之間透露些許無奈﹐彷彿並不贊同這個瘋狂的計畫。

  聖耀大聲問道﹕“半個吸血鬼是什麼意思﹗﹖”

  山羊大方在身旁的小沙發坐下﹐老署長跟馬龍也跟著坐下。

  山羊縮著身子﹐說﹕“不管出自什麼原因﹐你被上官咬到是事實﹐很明顯﹐他是為了救你才這麼做的﹐因為你被吸血鬼獵人的子彈擊中﹐命在旦夕。”

  聖耀聽得很火﹐因為黑衣客﹐所謂的上官﹐所謂的吸血鬼﹐怎麼咬上他的﹐他全然沒有印象。

  山羊不理會聖耀眼中的怒火﹐繼續說道﹕“照理說﹐你是死定了﹐因為獵人用的子彈材質﹐都是純銀或鍍銀﹐就算上官把你咬成長命百歲的吸血混帳﹐你也會因為血液中含有銀的成份而死﹐以吸血鬼的身分死去。”

  “不過你很幸運﹐子彈擊破了你的左心室後﹐便莫名其妙停在裏面﹐最重要的是﹐上官及時咬死你。”山羊鬍子說道﹕“吸血鬼的感染這種事﹐原本就很奇妙﹐我們也正在研究﹐乾﹐做不完的研究。”

  聖耀聽得一愣一愣。

  馬龍隨即補充﹕“該說你的運勢很強吧﹖你的身體發生奇怪的變化﹐你不僅接受了吸血鬼的傳統體質﹐更重要的是﹐你的身體拒絕銀子彈被手術摘出﹐甚至容納它的存在﹐這在吸血鬼的身上是絕無可能發生的怪事。”

  運勢很強﹖這還是聖耀第一次聽說﹗

  但聖耀無法問話﹐他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山羊看穿了聖耀的迷惑﹐說﹕“你的身體接納了銀﹐也因此降低了吸血鬼的感染效力﹐勉強保有半個人類的身分。醫生實驗過你的血液﹐你並不會特別畏懼陽光﹑也不會被銀殺死﹐對於血液的渴望只有吸血混帳的三分之一不到。”

  聖耀茫然﹕“這代表了什麼﹖”

  馬龍凝神看著聖耀的雙眼﹐說﹕“這就要看你自己了。當個在陽光底下來去自如的妖怪﹖還是在黑暗與魔鬼共舞的人類﹖”

  在陽光底下來去自如的妖怪﹖

  還是﹐在黑暗中與魔鬼共舞的人類﹖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