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在電影裏看過──叫刀鋒戰士的是不是﹖”聖耀突然這樣問。

  馬龍愣了一下﹐說﹕“沒錯。日行者刀鋒﹐在陽光下不減威力的吸血鬼獵人﹐但那只存在於電影裏﹐而你﹐才是誤打誤撞擁有兩種身分的──的東西。”

  聖耀嘆了一口氣﹐說﹕“我很倒楣我知道﹐但沒想到是這麼倒楣。”

  老署長看了山羊一眼﹐山羊於是開口﹕“在這幾天內﹐我們調查過你的身家背景跟成長歷程﹐發現你的親人大多都過世了﹐除了幾個工作場所的同事﹐你現在是孤家寡人一個﹐成長的歷程單純﹐非常符合我們的要求。”

  聖耀盯著山羊﹐微怒說﹕“我還有一條老狗﹐叫麥克。這幾天我都躺在這裏﹐不知道他餓死了沒。”

  山羊淡淡地說﹕“麥克現在被我們警署的同事暫時養著﹐你可以放心。”

  聖耀嚇了一跳﹐這些秘密警察的動作真快。

  “你們剛剛就一直提到要我幫你們﹐那是什麼意思﹖”聖耀問﹐此時他的態度已經和緩多了。

  “幫我們混進吸血鬼幫派﹐提供我們大大小小的情報。”山羊十指交叉成拳﹐放在下巴﹐說道﹕“當我們警方的臥底。”

  聖耀受到極大的驚嚇﹐說道﹕“哇﹗幫我養幾天狗﹐就要我混進吸血鬼裏面當臥底﹗”

  山羊沒有說話﹐觀察著聖耀。

  馬龍誠摯地說﹕“小朋友﹐這個任務從來沒有人成功過﹐你可能是第一個﹗”

  聖耀聽到這句話﹐心中更加抗拒﹐說道﹕“我就是不想混黑道﹐所以才跑去當服務生的﹐你現在不只要我混黑道﹐還要我去混吸血鬼黑道﹐你不覺得很扯很扯嗎﹗我看還是把麥克還給我﹐我自己養吧﹗”

  山羊默然看著聖耀﹐老署長依舊溫和地微笑。

  馬龍鼓吹道﹕“我們不是要你混吸血鬼幫派﹐而是假裝打入他們﹐你是警方的人﹐是正義的一方。”

  聖耀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正義的一方﹐他在乎的是“恐懼”﹑“壓力”。這些東西有時候比死還要可怕。

  馬龍看著聖耀百般不願意的眼神﹐馬龍自己當然明白這份臥底的工作何等艱鉅﹐就算是受過良好訓練的特工也無法勝任。

  吸血鬼的體質何等怪異﹑文化差異何等懸殊﹐以往有兩個長期研究吸血鬼的一流秘警經過一年培訓﹐練習喝生血﹑吃生肉﹑辨識人血與動物血液﹐鍛練肌力等﹐最後偽裝成吸血鬼﹐想混入他們的幫派探秘﹐結果不到兩天﹐他們的腦袋被放進乖乖桶糖果禮盒﹐寄到警署裏。

  他們的額頭上刺著“上官”兩個血字。

  兩年前﹐吸血鬼獵人們活捉到一個笨拙的吸血鬼﹐命他將兩個特警咬成吸血鬼﹐好讓他們擁有完好的條件混進吸血鬼幫派﹐結果﹐他們真的很成功地打入黑暗的族群。

  但問題就出在﹐這兩個特警臥底太成功打入吸血鬼社群了﹐最後居然和盤托出自己的臥底身分﹐向吸血鬼投誠﹐反將了秘警署一軍﹐他們現在應該位居吸血鬼幫派的要津。

  那次嚴重的背叛給了秘警署一個教訓﹕完全變成吸血鬼﹐這在本質上扭曲了他們的人類特質﹐變成完全不同的族類。不同的族類﹐是不可能替對方效勞的。

  所以﹐他們看上了聖耀。

  因為純銀子彈與他的身體奇異的交互變化﹐讓聖耀跨越兩個族類﹐也許﹐也許他真的具備成為吸血鬼臥底的完美條件。

  更何況﹐咬中聖耀的﹐是鼎鼎大名的上官﹗

  但現在的聖耀﹐儘管四肢綁上堅固的鋼練﹐但他的眼神強烈地表達拒絕任務的意味。

  “我一直不相信命運。”

  山羊開口了﹐他的認真表情跟他的猥瑣身態完全兩碼子事。

  “多年以來﹐我一直追蹤上官﹐上官無筵。”山羊的眼神平靜﹐好像在述說跟自己無關的事情﹐但﹐馬龍知道此刻山羊的內心很澎湃。

  山羊淡淡說﹕“上官是臺灣最有名的吸血鬼。吸血鬼的名氣有很多種﹐有的以濫殺無辜著稱﹐有的以貪婪嗜血為名﹐而上官兩個字﹐則是‘強’的代名詞﹐他名氣壓過所有吸血鬼黑幫的名號﹐傳說他一次可以搏殺六個吸血鬼獵人﹐只有我知道傳說的真相。上官的最高記錄是兩分鐘內﹐在廢棄大廈裏殺掉十一個吸血鬼獵人。只有他一個人。”

  聖耀知道上官就是黑衣客﹐佳芸的戀人﹐現在又知道上官不單是吸血鬼﹐還是頭凶猛的吸血鬼﹐不由得兩眼發直。

  “那晚被屠殺的吸血鬼獵人裏﹐其中一個﹐是我最好的朋友。”

  山羊依舊一張撲克臉﹐說﹕“從那天起﹐我就誓言做掉上官﹐把他吊在大太陽底下。”

  山羊靜靜地說﹕“我不相信命運﹐但你也許可以讓我相信。你的出現並不是偶然﹐而是早註定好的﹐也許你會背叛﹐也許你會被殺﹐但是﹐請你讓我相信。”

  聖耀戰戰兢兢地問﹕“相信什麼﹖”

  山羊慢慢地說﹕“相信你會幫我逮到上官。”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