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耀的胸口一陣緊繃。

  他的人生﹐第一次被期待。被期待去做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不僅很有意義﹐不僅空前危險﹐更重要的是──非他不可。

  原本以為自己命帶奇凶﹐這輩子除了拖累別人﹑轟殺別人的人生外﹐註定一事無成﹐現在突然變了警方寄予深厚期望的吸血鬼臥底﹖

  “可是我什麼都不會。”聖耀咬著牙說。他發現自己的牙齒好像特別堅硬。

  馬龍跟老署長難掩笑容﹐他們知道聖耀排斥的心動搖了。

  “不會﹐可以學。你只有二到三天的時間。”山羊依舊沒有笑容﹐平靜地說。

  “可是──”聖耀遲疑著。

  “嗯﹖”山羊。

  “可是﹐是不是我們不去惹吸血鬼﹐叫大家多多捐血﹐賣給他們血漿不就可以和──”聖耀說著說著﹐把“和平共處”四個字吞進肚子裏﹐因為山羊﹑馬龍﹑老署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聖耀會這麼說﹐全是因為他有副善良的心腸﹐再加上於光影美人那血腥夜的親眼所見﹕黑衣客“上官”﹐其實一直都在避免流血的手段﹐反倒是吸血鬼獵人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與其說是上官殘忍﹐不如說是被逼得痛下殺手。或許上官真的很恐怖﹑很狂暴﹐但他一定是為了不傷害店裏的人﹐所以態度始終低調﹐甚至願意跟他們到警局──雖然上官多半打算半路開溜吧﹖

  反正吸血鬼喜歡喝人血﹐倒不見得喜歡殺人﹐這點聖耀非常清楚﹐畢竟他自己完全沒有任何殺人的衝動。所以聖耀懷疑﹐這兩個族類是不是有和平共處的可能﹖

  “你懂吸血鬼嗎﹖”山羊平靜地說。

  “我根本不會想殺人啊﹐給我血喝就好了。”聖耀無辜地說。

  “是嗎﹖”山羊輕輕嘆了口氣﹐說﹕“走﹐給你看些東西。”

  聖耀看了看手撩腳銬﹐山羊從抽屜中拿出遙控器﹐按下解鎖鈕﹐聖耀渾身舒暢地站了起來﹐走下牢床。

  “戴著它﹐我們必須讓你看起來像個囚犯。”山羊從牆上拿下一副特制的囚具﹐銀光閃閃﹐山羊將囚具套在聖耀的脖子上﹑手上﹐像牽著一條站著走路的狗。

  山羊跟老署長走在前頭﹐聖耀跟著﹐一邊摸著脖子上的創疤﹐馬龍則壓後。

  “表情要凶狠。”馬龍低聲提醒﹐於是聖耀齜牙咧嘴地裝成大熊﹐左顧右盼。

  聖耀早就知道這間醫院不是普通的醫院﹐但沒想到這裏竟是座戒備森嚴的吸血鬼研究所﹐每隔二十公尺就是一道厚厚的鋼牆﹐需要用密碼通行。

  馬龍解釋﹐用視網膜和指紋辨識﹐只會造成吸血鬼摘下研究者的眼珠或手指通行﹐不如用最原始的密碼制度。

  “不過這都是多此一舉﹐他們絕對無法通過前面的關卡。”馬龍說﹐他很清楚吸血鬼的能耐。

  “這些鋼牆鍍了銀﹐就算是上官也沒法子撞開。”老署長說﹐但聽在聖耀的耳中﹐只感到上官是個高深莫測的魔王。

 

  研究所位於秘警署的地下五層﹐地底一到四樓是刑事組﹑特別調查組﹑重案組﹑火力庫﹐資料室等編制。

  聖耀走在研究所的通道中﹐驚訝政府竟然花了大量預算在人民毫不知悉的機構中﹐有的實驗室用特殊的液體保存了幾具吸血鬼的屍體﹐有的實驗室專門研究吸血鬼的血液與身體構造。

  聖耀注意到﹐有間實驗室用怪異的器材綁住一個可憐的人﹐他看起來半死不活的﹐身上插著許多管子﹐管子不是接著不明液體﹐就是接著大大小小的儀器﹐馬龍解釋道﹐這個平民被吸血鬼咬到了﹐及時送到這裏來﹐科學家試著用藥品將他變化成吸血鬼的速度減緩許多﹐希望能藉此研發出“事後疫苗”。

  “為什麼不把秘警署建在地面上﹖萬一遭到吸血鬼攻擊﹐地底下可是沒有陽光的啊﹗”聖耀疑問﹐跟著山羊踏上往上的樓梯。

  “這些機構跟吸血鬼一樣﹐都是見不得光的﹐要是被社會大眾發現了﹐一定會引起重大的恐慌﹐藏在地底下比較好管制。何況﹐就算吸血鬼要來攻打這裏﹐也不會挑白天過來﹐既然會是晚上﹐哪裏都一樣。”老署長笑眯眯地說。

  “喔。”聖耀說﹐這也有道理。

  山羊領聖耀到資料室中﹐關上門﹐拉下百葉窗﹐迅速調出早已準備好給聖耀看的資料。

  聖耀接過檔案﹐又驚又怒﹐拿著檔案夾的雙手卻又害怕得發抖。

  “我爸﹖這是我爸﹖”聖耀的胸膛極其煩躁﹐傷口隱隱發疼。

  檔案中的男人臉孔蒼紫﹐兩眼翻白﹐身體躺在黑色的大塑膠袋裏﹐露出歪歪斜斜的腦袋。男人的脖子上﹐左右各有兩個巨大的創口。

  “我們是在甘蔗田裏發現你爸爸的﹖但基於屍體的樣子﹐我們決定不通知家屬認領﹐直接將你爸爸火化。”山羊刻意避開聖耀激動的雙眼﹐他了解這是多麼傷痛的事實。

  老署長沉痛地說﹕“這樣的事件層出不窮﹐每年總會有好上百個流浪漢消失街頭﹐上百個人失蹤﹐多少家庭等待著永遠回不了家的親人﹐這些都是吸血鬼危害人群的血證﹗”

  這幾年來﹐地下道裏的尋人啟事貼滿了白磚牆﹐蓋過租屋﹑征人等廣告﹐原來──“原來﹐爸爸不是失蹤了﹐而是被吸血鬼殺死了──”

  聖耀喃喃自語﹐他的心中難過得快要炸開﹐他想到爸爸被噬咬的掙扎痛苦﹐他怒吼一聲﹐往後一拳捶向牆壁。

  牆壁破了個小凹洞。

  “你的血液純度是1/3﹐擁有吸血鬼的力量的1/3。”馬龍說﹐右手不經意輕觸袖間的銀刺。

  “我加入。”

  聖耀的眼睛充滿血絲。

 

  臥底的故事﹐才正要開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