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臥底﹐要學很多事﹐特別是潛進吸血鬼黑幫的超級臥底。

  但是一個初入門的臥底﹐不但要懂得學東西﹐還要懂得寬心。

  老署長走了﹐馬龍走了﹐只留下聖耀跟山羊在鬥室裏。

  “我們會告訴你你應該知道的﹐或是吸血鬼也知道的東西﹐其餘的﹐你暫時不能知道﹐也最好不要知道。”山羊老實地說。

  “不是很懂你的意思。”聖耀問。經過一個小時的沈淀﹐他的心情還是很激昂。

  “臥底的工作﹐是刺探敵情﹐他只要知道我山羊不知道的就行了。其餘的知道太多﹐對秘警署是很高的風險﹐對你自己也不好。”山羊很坦白﹐遭到背叛的代價實在太高。

  “風險的意思我明白﹐我清楚自己是非常耐不住拷問的那種人﹐雖然我沒被拷問過。”聖耀紅著臉說﹕“但是為什麼知道太多也對我不好﹖”

  “知道太多﹐若在無意間透露出你無從知道的事﹐很容易暴露出你的臥底身分。你沒有受過嚴格的訓練﹐所以更不能知道太多。”山羊的坦白搏得聖耀的好感﹐他認為山羊是個踏實的乾探。

  “我知道了。告訴我我該知道的部份吧。”聖耀說。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裏﹐聖耀看了幾十張幻燈片﹐聽了一場關於吸血鬼的專題講演。

  最重要的重點是﹕吸血鬼不是鬼﹐而是另一種生命形態﹐把他們想像成外星人遠比鬼魅貼切﹐或者說﹐是種被感染的異人類。

  “吸血鬼咬人後﹐有三種下場。第一﹐要是血沒吸乾的話﹐被咬的人會變成新的吸血鬼。第二﹐血吸乾的話﹐被咬的人會變成乾屍﹐很抱歉﹐你的生父就是個例子。第三﹐血幾乎被吸光卻還剩一點點的話﹐會變成僵屍﹐僵屍沒有腦力﹐很容易解決。”山羊。

  “怎麼解決他們﹖電影裏說的是真的嗎﹖”聖耀問。

  “不盡然。”山羊。

  吸血鬼怕陽光﹐烈陽的威力可以“融化”他們﹐但初晨﹑黃昏﹑陰天的陽光並不足以殺死他們﹐只會令他們較平常虛弱。至於紫外線﹐吸血鬼並不畏懼﹐這個事實是在警方投資幾百萬研發出紫外線手槍後﹐發現沒有用處後得到的珍貴教訓。

  此外﹐有些傳說是假的﹐吸血鬼並不怕聖水﹐這點可能跟近年來都沒有真正的聖水存在有關吧﹖誰知道﹐知道不管用就行了。吸血鬼也不怕聖經﹐有些朗誦聖經的速度甚至超過牧師。

  歸根究底﹐吸血鬼並沒有跟反基督信仰特別牽連﹐早在西元前好幾百年﹐吸血一族早就存在世界各個文化裏﹐不獨為西方基督所擁抱。

 

  “那吸血鬼還怕什麼﹖銀﹖”聖耀問。

  “沒錯。”山羊點頭。

  幸好有些傳說是真的﹐吸血鬼怕銀﹐怕得厲害﹗但畏懼銀的程度跟吸血鬼的年資有關﹐也跟銀的純度有關﹔有的吸血鬼新鮮人被鍍銀的子彈擊中就會死去﹐但凶狠的吸血鬼只會被鍍銀的子彈所傷﹐並不會致命(除非被打成蜂窩)﹐而純銀的子彈和兵刃則肯定會造成吸血鬼重傷瀕死。

  秘警跟吸血鬼獵人的經費有限﹐用的子彈大多是鍍銀的﹐但為了對付像上官這類的不死凶煞﹐大家往往在口袋裏多放三顆純銀的子彈保命﹐當然了﹐一流的吸血鬼不會讓他們有機會換子彈的﹐所以有經驗的老手往往多帶一把槍﹐裏面裝的全是純銀子彈﹐危急時便能發揮效用。被上官擊殺的四個獵人便是這種裝備。

  “吸血鬼獵人跟秘警是什麼關係﹖”聖耀問。

  “秘警終究屬於政府﹐要遵守許多規定﹐但對付吸血鬼﹐有時候難免手段過激和違反法律﹐所以我們容許不必照規章行事的獵人存在。”山羊說﹐“事實上﹐我們鼓勵他們存在。”

  吸血鬼獵人大多是辭職的優秀秘警﹐他們熟知秘警的一切﹐又有力量獨當一面﹐他們與秘警相互合作﹐但秘警只執行團體勤務﹐安全多了﹐而獵人隨時可以殺進鬼窩裏﹐不過﹐獵人經常會結伴行事﹐畢竟對手可是吸血鬼﹗

  獵人領取離職津貼﹑賺取公定的賞金維生﹐賞金不定期公告﹐金額跟頭顱主人的身價成正比﹐從五萬到一億元不等。

  上官﹐這兩個字價值一億元。

  “上官到底是何等人物﹖值這麼多錢﹖”聖耀問道。

  “上官橫行全臺已有二十多年之久﹐死在他手上的秘警﹑獵人不計其數﹐窮凶惡極。上官也是黑奇幫的二當家﹐地位僅次於黑奇幫幫主壺老頭子﹐但他的名氣是全臺灣之冠﹐上官兩個字是臺灣吸血鬼的圖騰﹐就算在全亞洲﹐他也是極為強悍的頭臉人物。”山羊冷冷地說著。

  “全亞洲﹖”聖耀訝異。

  “你以為吸血鬼是臺灣特產﹖”山羊很正經。

  吸血鬼分布在全世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吸血鬼﹐這跟人與蚊子的關係是一樣的。

  吸血鬼有幫派之分﹐全世界皆然。在臺灣﹐除了黑奇幫﹐還有赤爪幫﹑哲人幫等﹐還有一堆秘警不曉得的幫會﹐秘警跟獵人對幫會的組織方式與幫會大小並不清楚﹐畢竟情報來源很稀少﹐這正是需要借重聖耀的地方。

  “那﹐我要怎麼混入黑奇幫﹖”聖耀知道山羊想逮到上官﹐這意味他必須混進黑奇幫﹖

  “你是上官親自咬的﹐所以你是他的直屬部下﹐他一定會想辦法把你搶回去﹐所以這點你不必花心思。”山羊凝重說道﹐“麻煩的是﹐我們要製造合理的機會﹐讓你既順利又不太順利的被搶走。”

  “那我可以怎麼幫忙﹖我要跟誰連絡﹖怎麼連絡﹖”聖耀說﹐開始回憶以往看過的電影。

  “我們對吸血鬼的世界非常陌生──嗯﹐就算曾經一次活捉過四個吸血鬼拷問﹐但在捉來的當晚﹐就被暴牙率領敢死隊衝進來殺死。當時我們太大意了﹐防衛也遠遜現在﹐不過暴牙那邊也死了三十一個吸血鬼﹐赤爪幫元氣大傷。”山羊答非所問﹐越說越遠。

  “那我可以作什麼﹖”聖耀再問了一次。

  “因為我們對吸血鬼很陌生﹐所以你有任何資訊都可以告訴我們﹐記住﹐任何的資訊只要經過分類﹐都是有價值的情報。”山羊說﹐又解釋道﹐“資料要分層級﹐在資料上附記你的判準﹐我們相信你的判斷﹐因為你最接近前線。”

  “寫下資料後﹐有人跟我接應嗎﹖”聖耀緊張地問﹐電影裏通風報信的鏡頭總是令人緊張的不得了。

  “不會﹐太危險了﹐至少在你還沒融入他們的文化之前﹐我們無法獲悉什麼是安全的秘密溝通方式。”山羊謹慎地說﹐“用網路吧。你會用網路嗎﹖“

  “一點點﹐寄電子信件還行。”聖耀覺得蠻好笑的﹐居然要他寫電子信件密告。

  “那就上這個網站吧。”山羊要聖耀一同觀看電腦螢幕﹐螢幕上是個網路虛擬書店。

  “博客來。”聖耀念道﹐表面上這是個知名的購書網站﹐但顯然大有玄機。

  山羊說﹕“這個網站行之有年﹐所以不會被懷疑﹐昨夜我們的工程師才黑進網站﹐設下一個暗門。從今天起﹐你在博客來的會員專屬帳號是Cellus﹐密碼是hellowmydarling﹐按下確定後﹐你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一般會員﹐權限也跟一般會員沒有兩樣﹐可以買書﹐可以寫書評等等。”

  山羊彷佛對這個設計很滿意﹐又說﹕“但是﹐一旦你輸入密碼後﹐再按下螢幕左下角不顯眼的蘋果符號﹐你就會擁有跟我溝通的權限﹐隨便進入一本書的書評區﹐寫下你臥底的心得與資料再寄出﹐只有我才會收到。要是有緊急的狀況﹐譬如說有人接近你跟電腦的話﹐你只要再按一次左下角的蘋果符號﹐你的權限立刻就會變成一般會員﹐你所寫的資料也會立刻消失。”

  聖耀點點頭﹐這樣的設計的確安全。

  “反過來﹐若我要給你意見﹐或是交代你調查事情﹐我也會寄信給你的臥底權限帳號﹐你用一般會員權限是看不到的。”山羊補充。

  “我知道了。”聖耀點點頭﹐試著操作一下電腦。

  “你邊操作﹐邊聽著。”山羊站了起來﹐為兩人倒了杯即溶咖啡﹐說﹐“你的身分是人類重要的資產﹐你一定要保護自己的安全。”

  聖耀隨口應了聲﹕“嗯﹐我會。”

  山羊將咖啡遞給聖耀﹐語重心長﹕“要是遇到特殊的狀況﹐就算是我﹐你也可以殺了我﹐不能遲疑。這是為了保護你自己﹐也是保護人類最重要的情報庫。”

  聖耀點點頭不作聲﹐山羊踱步走來走去﹐說﹕“還有﹐知道你是臥底身分的﹐只有我﹑署長﹑馬龍﹐還有幾個醫療研究員知道一丁點﹐所以不知情的獵人跟密警可能會對你不利﹐你自己要留神。切記不要跟任何人透露你的臥底身分﹐因為吸血鬼在警方這邊也可能有臥底﹐消息很快就會傳開了。”

  “真危險。”聖耀開始連上別的網站。

  “要是你發現警方裏面有吸血鬼的反臥底﹐記得寫信跟我說。記住一句話﹐輕易相信別人﹐會死得很難看。我說的。”山羊說。

  聖耀唯唯諾諾。聽了這麼久的講演﹐他實在累了﹐吸血鬼也是會疲倦的﹐倒是身為人類的山羊精力過人。

  “先這樣吧﹐你休息一下﹐我想想怎麼讓上官把你救走。”山羊說﹐示意聖耀在沙發上睡覺﹐自己埋頭苦思。

  聖耀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其實他無法成眠。

 

  雖然生父被吸血鬼謀殺﹐結下了不共戴天之仇﹐但聖耀隱隱感受到此行的艱險。

  臥底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是個隨時隨地都要演戲的長期任務﹐聖耀記起偶像周星馳曾經拍過一部電影﹐叫“喜劇之王”﹐電影的末段描述了臥底的緊張氣氛。電影裏的臥底吳孟達認為﹕臥底是最出色的演員﹐因為他不能犯錯﹐犯錯的代價就是死﹐臥底才應該得奧斯卡影帝。

  聖耀為自己肩負重任感到很有意義﹐他喜歡這種被期待的感覺。

  但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已經可以嗅到危險的氣味。吸血鬼的第六感總是特別發達。

 

  “媽﹐你覺得呢﹖你一定覺得太危險了吧﹖”聖耀在心裏看著媽媽慈愛的臉孔﹕“你兒子變成吸血鬼了﹐真是家門不幸。”

  媽媽慈祥不語﹐聖耀說﹕“媽﹐我的壞運氣終究還是要用在壞人身上﹐支持我好嗎﹖跟他們稱兄道弟之後﹐我看不出幾個月﹐他們一定會死得很難看。”

  聖耀想著想著﹐迷迷糊糊便睡著了。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