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醒醒﹐你安全了。”

  聖耀迷迷糊糊地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

  “看看這裏是哪裏﹖”

  不看還好﹐看了後﹐聖耀嚇得從沙發上摔了下來。

  這是一間漆黑的房間﹐但完全不像山羊那間資料室。

  牆上沒有滿櫃的檔案夾﹑桌上也沒有成堆的照片與電腦﹐實際上﹐這裏根本沒有桌子﹐牆上則貼了許多明星的海報﹐湯姆克魯斯﹑劉德華﹑密雪兒菲佛﹑濱崎步﹑SMAP等﹔吊衣架三三兩兩立著﹐衣架上吊著多件黑色皮衣﹐幾張黑沙發靠著牆壁﹐上面坐著幾個人。

 

  那些人好奇地看著聖耀﹐全身赤裸。

  赤裸﹐所以聖耀看清楚他們身上掛著許多傷口。

  “我──”聖耀的舌頭抽筋﹐他嗅到濃濃的血腥味﹐這令他腎上腺素波濤洶湧。聖耀發覺身上的銀光囚具已經消失﹐但巨大的壓力使他窒息。

  這裏不是秘警署。

  決不可能。

 

  一隻修長的手向聖耀伸了過來﹐聖耀嚇得雙手一撐﹐往後亂爬。

  那只手的主人﹐有張熟悉的蒼白臉孔。

  上官﹐價值一億元的名字。

  “你──”聖耀的牙齒猛顫﹐他實在不該躺在這種地方﹐至少﹐他不能接受自己莫名其妙出現在這裏﹗剛剛明明還在秘警署的資料室睡覺啊﹗

  上官赤裸上身﹐蹲在自己面前﹐伸出他蒼白的大手﹐在聖耀面前輕晃。

  上官友善地看著這個半生不熟的吸血鬼男孩﹐他知道這個小服務生被他們嚇壞了。

  “謝謝你。”上官微笑﹐他的瀏海不再凌亂地垂在臉上﹐而是濕濕地往後梳﹐露出額上青色的疤痕。

  “不謝──謝──謝什麼﹖”聖耀張口結舌﹐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一覺醒來﹐居然跑到這個吸血鬼魔頭旁。

  “謝謝你救了佳芸﹐我很感激。”上官笑著﹐他的臉色蒼白得厲害。

  聖耀駭然看著上官﹐說﹕“你的左手──”

  上官的左手不見了﹐從左肩以下空空蕩蕩的﹐左肩血肉模糊﹐還微微冒著白煙﹐但上官似乎不以為意﹐搖搖頭。

 

  “你的命﹐是上官用左手換來的。”一個冰冷的聲音。

  坐在沙發上﹐胸膛破了兩個大洞的高大猛漢﹐猛漢的表情不置可否。

  “還有十一個弟兄。”幽幽的聲音。

  坐在衣架上﹐瘦小的男孩披著黑色的超長大衣﹔大衣其實不大﹐只是男孩的身子過於瘦削嬌小。

  聖耀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真是個措手不及的恐怖事實。

  在他睡著的時候﹐上官居然率領一群吸血鬼部隊衝進防衛嚴密的秘警署﹐拼死將他救了出來﹗而他竟然無知無覺的被抱走﹗

  聖耀環視了四周﹐雖然只有微弱的燭光﹐但他還是看得頗清晰﹔除了上官﹐有七個吸血鬼受傷坐在沙發上﹐有的胸口灼傷一片﹑有的腹部灼傷﹐其中有個光頭吸血鬼半邊臉不見了﹐傷勢最為嚴重。

  唯一沒有明顯受傷跡象的﹐就只有坐在衣架上的瘦小男孩﹐還有站在角落不發一語的紅衣女人。

  “我──我──”聖耀不曉得該說什麼﹐他心中的旁徨與恐懼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

  “我知道你現在很害怕。”上官慢慢站了起來﹐順手將聖耀扶回沙發上﹐聖耀趕緊作好﹐腦中一片混亂。

  “嗯。”聖耀應到。

  雖然自己也是吸血鬼﹐但吸血鬼不一定喜歡跟吸血鬼在一起。

  “變成吸血鬼不是你願意的﹐但這已是無法回頭的路。”上官說﹐他的神色有些哀傷。

  “這裏沒有人願意成為吸血鬼。看開點吧。”腹部灼傷的肥胖男子慢聲說道。

  聖耀只有點頭的份﹐他的腦子真的很亂﹐他沒心思自怨自艾自己的悲慘命運。

  “我的腦子好亂。”聖耀說﹐他的眼睛避開所有人的目光﹐他沒這個膽。

  不成熟的臥底﹐總是畏懼別人的眼神。他們總以為自己會被別人一眼看穿。

  “還想睡嗎﹖”站在角落的紅衣女郎不滿地說﹐隨即被上官瞪了一眼。

  “不──不會──”聖耀囁嚅。

  “不必介意﹐大家都是一樣的。”上官說﹐冷眼掃視全場﹐不敢再有人對聖耀出言不遜。

 

  後來聖耀才知道﹐吸血鬼在睡著時的知覺是非常遲鈍的﹐除非體力完全恢復﹐否則不會清醒﹐所以獵人往往趁白天吸血鬼昏頭大睡時﹐蒐尋吸血鬼的藏身之處﹐希望能逮到倒楣的吸血笨蛋。

  “不過﹐你為什麼會在資料室裏啊﹖”原本在檢視胸前傷口的紅發男子﹐突然抬起頭來盯著聖耀。他的眼神不甚友善。

  是啊﹗

  為什麼聖耀不是待在囚牢﹐也不是待在研究室﹐而是待在資料室睡覺﹖

  聖耀的心臟踩了緊急煞車。

  他們看見山羊跟我在一起了嗎﹖

  他們一定知道山羊──說不定﹐他們還知道山羊的計畫──他們擄走我的時候﹐說不定警署裏有人透露我的身分﹖

  聖耀的背脊發涼﹐冷汗自眉滑入眼珠﹐刺得他連眸子都發抖。

  就一個問題﹐聖耀暴露在十幾只充滿質疑的眼神裏﹐鼻子裏全是厚重的血腥味﹐那可是為了救他出警署所流的血。

  在下一秒﹐聖耀很可能會被撕成十塊﹐只因為這個小夥子嫩得不像話。

  “嗯﹖”上官看著聖耀﹐他的左肩冒著白煙﹐滲出黑血。

  “因為我是臥底。”聖耀嘆口氣。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