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所有的人都對上官的決定感到滿意﹐儘管這次的突擊犧牲了不少好兄弟﹐他們仍不願將這個臥底少年撕成肉片。因為少年有個好理由。

  他們是吸血鬼﹐不是殺人魔。

  但﹐有個人例外。

  紅衣女子的眼神表露著不滿﹐她無法容忍令上官斷臂的傢伙存在﹐不過既然上官已經表態﹐她也不能多說什麼。走著瞧吧﹐她心想。

  “以後你就是我們的夥伴﹐或者﹐你不想加入黑奇幫也行﹐你可以當個自由的吸血鬼。”上官說。

  “山羊提過黑奇幫吧﹖”紅發男子說﹐他的態度變得很和善﹐判若兩人。

  “提過﹐我加入。”聖耀說。

  “明智的選擇。加入黑奇幫﹐好。”巨漢說﹐咧開嘴笑。

  上官點點頭﹐說﹕“過幾天再帶你參見壺老大﹐正式拜入黑奇幫﹐現在先為你簡單介紹這些救你出秘警署的夥伴。”

  “阿海﹐海洋的海。我最最機靈了。”坐在衣架上的瘦小男孩迫不及待地自我介紹。

  小男孩真的很瘦﹐穿什麼衣服都會松松垮垮的﹐但他卻穿著異常大件的黑大衣﹐宛若一隻營養不良的蝙蝠。

  “怪力王﹐我的力氣是黑奇幫最大的﹗”巨漢大聲說道﹐他身上筋肉糾結﹐﹐似乎沒有一個地方不成壯碩的肌肉﹐連深黑色的乳頭看起來都像鐵做的。

  “力氣大了不起啊﹐還不是挨了兩槍哇哇叫。我叫螳螂﹐變成吸血鬼以前是螳螂拳高手﹐當然現在也是啦﹐而且還更厲害哩﹗所以我乾脆叫自己螳螂﹐很好記吧﹖至於我的本名也叫唐郎﹐不過不是昆蟲的螳螂﹐而是唐朝的唐﹐郎中的郎﹐其實我就是因為自己的名字才跑去練螳螂拳的﹐所以練起來自然水到渠成﹐練──”一個綁著馬尾頭發的中年男子滔滔不絕。

  “囉唆。”肥胖的男子打斷螳螂的連篇廢話﹐說﹕“我叫甜椒頭﹐火藥跟武器組裝是我的專長。”肥胖的男子沒什麼特色﹐唯一的特殊之處就是他的名字。

  “如果你想學螳螂拳﹐可以找我﹐至於其他的拳法﹐唉﹐不是我批評──”螳螂似乎說上了癮。

  “麥克﹐半年前才加入黑奇。後天努力型的神槍手。”失去半張臉的光頭笑笑﹐他拿著炙燙的小刀貼著臉上的巨大傷口﹐焦煙噴起﹐創口不斷流出的血液頓時燙結。

  看樣子﹐麥克是個相當勇悍的人﹐或是一個相當會表現勇悍的人。

  聖耀心想﹕“跟我養的狗同個名字。”眼睛不敢直視麥恐怖的傷口。

  “Simoncat﹐賽門貓﹐我的動作比貓還輕﹐下手卻比老虎還重。”

  紅發男子說道﹕“我從前是山羊的手下﹐已故的臥底前輩﹐哈。”

  賽門貓露出親切的笑容﹐是種自認與聖耀心照不宣﹑默契的笑容。

  聖耀點點頭﹐說﹕“果然是你。”

  “我下手比老虎輕﹐卻比豹子快。敝姓張﹐賤名熙熙﹐爛人都直接叫我張熙熙﹐好人都叫我熙熙。我擅長各種兵器。”張熙熙是個臉白肉淨的女子﹐雖然長相樸素了點﹐但一點也不臟﹐她赤著身子﹐露出大腿與胸口上的燙傷。

  “熱蟲﹐乾你娘的我什麼也不會﹐大家做什麼我做什麼﹐乾。”

  一個雙耳戴著十多個耳環﹑臉色青黑的大男孩胡亂咒罵著。

  熱蟲也是全身赤裸坐在黑沙發上﹐不過他看起來非常格外喪氣﹐甚至比嚴重毀容的麥克還要沮喪百倍﹐因為他一向自豪的陽具挨了一槍﹐下體並非血肉模糊﹐而是一乾二淨了。

  “節哀。”聖耀同情地看著熱蟲﹐心道。

 

  只剩下紅衣女子沒有自我介紹﹐聖耀從她的倨傲表情中﹐強烈感覺到女子對他的不滿﹐聖耀被瞧得很不自在。

  紅衣女子是個治豔的美人胚子﹐一頭亮麗長髮﹐皮膚白中淡淡透紅﹐唯獨一雙眼睛湛著莫名的冷漠。

  “玉米﹖”上官轉頭看著紅衣女子﹐對著她莫可奈何地笑笑﹐女子只好輕嘆一口氣﹐說﹕“我叫玉米﹐我脾氣不好﹐不要惹我。”

  “喔﹐我知道了。”聖耀說道﹐他這幾年來都處於人際孤絕的狀態﹐與人甚少溝通﹐現在突然被玉米憎惡﹐實在是非常陌生的感覺。

  “哈﹐其實玉米脾氣最好了﹐只是玉米──哇不要瞪我﹗”螳螂欲言又止﹐大家的表情變得很詭異﹐玉米凶狠地看著多話的螳螂。

  上官拍拍聖耀的肩膀﹐說﹕“正式入幫時﹐再換你自我介紹。”

  聖耀呆呆地點頭﹐上官瞥了自己的斷臂處一眼﹐說﹕“今晚的行動大家辛苦了﹐這幾天道上恐怕不得安寧﹐沒事的就藏好﹐有事的小心﹐有危險照例找我﹐我會跟阿海﹑聖耀在一起﹐我還行。三天後飯館見。”

  “老大﹐不如大夥聚在一起﹗”怪力王小聲說道﹐眼睛看著地上。

  “不需要。”上官快速回絕﹐玉米到嘴邊的話只好苦吞下去。

  眾人相顧默然良久﹐上官看著窗縫中的天色﹐說﹕“把握時間。”

  眾人只好忍住傷痛站起來﹐從衣架上拿回自己的衣服穿上﹐那些衣服沉甸甸的﹐裏面似乎還裝著武器吧。

  甜椒頭從牆壁後扳開一個小密門﹐裏面裝滿數個小型的黑色皮箱﹐甜椒頭一個個拿出交給眾人傳遞分配﹐聖耀知道箱子裏面多半是冷凍血漿﹐但自己卻聞不到血的氣味﹐這些箱子應該是特殊的質料做的。

  賽門貓從門內窺視外面確認安全後﹐打開門讓眾人魚貫走出﹐聖耀跟在上官後面﹐看著眾人個個拎著皮箱﹐或快速隱沒在夜色中﹑或招呼計程車離去﹑或漫步在小巷裏。

  “大家在一起養傷不是比較好嗎﹖”聖耀問﹐落單又負傷的吸血鬼被逮到的話應該會完蛋大吉﹐為何不聚在一起好有個照應﹖

  “你知道我的頭值多少錢嗎﹖”上官笑笑﹐把頭發撥到額前蓋住青疤﹐將門鎖上。鎖很平常﹐一般的??鎖。

  “一億不是﹖”聖耀疑道。

  “明天大概又會升值﹐翻上新的歷史紀錄吧。”上官苦笑﹕“你跟阿海現在跟著我﹐倒是最危險的。”

  原來眾人是被上官支開的﹐天曉得黎明破曉後﹐會有多少不要命的人馬在追緝上官﹖

  聖耀嚇得臉都綠了﹐卻見阿海搖搖頭﹐笑說﹕“老大這次想住哪個窩﹖”

  “魚窩。”上官說。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