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缸再美麗﹐也無法將話題不斷繞在上面打轉﹐尤其是清晨五點半﹐距離上官醒轉還有十幾個小時。

  “說說你們怎麼救我出來的﹖”聖耀問﹐他想弄清楚自己昏睡時發生的激鬥。

  “幸好有賽門貓。”阿海說。

  幸好有賽門貓﹐他對秘警署了若指掌﹐這次的行動就是他策劃的﹐如果秘警署的布置沒有更動太大﹐我們得手的機會就大大增加﹐反之﹐我們可能要冒著全軍覆沒的危險。

  賽門貓分析﹐如果你在最底層鋼門重重的研究室﹐我們所有人都要負責掩護的工作﹐在樓層間組織一個強大的火網﹐好讓老大一個人衝進去救你﹐但秘警總部畢竟是秘警總部﹐這樣做的結果﹐可能只剩老大跟你出得來﹔老大本來想放棄這個計畫﹐改成他一個人偽裝成秘警﹐然後將你偷出來。

  賽門貓主張萬萬不可﹐老大絕無可能通過各種檢測身份的關卡的﹐根本不可能混進去﹔不過賽門貓說他的直覺告訴他﹐山羊一定正在說服或訓練你臥底﹐所以你很可能待在較高樓層的資料室﹑偵訊室﹑山羊辦公室等等﹐所以我們便決定賭運氣﹐要是你在較高樓層﹐我們便把你搶出來﹐如果你在底層研究室﹐我們衝殺一陣後便留下隱藏好的老大﹐再引誘秘警出來追殺我們﹐老大趁著警署大亂﹐自然會想法子抱你出來﹐到時候再與我們會合吧。

  賽門貓的直覺很準﹐你果然在資料室﹐但儘管如此﹐秘警遭到奇襲後很快就組織起來﹐槍林彈雨中﹐我們雖然都穿了防彈衣﹐但還是犧牲了好幾個同伴﹐沒死的﹐防彈衣也轟破了好幾個洞。我負責的工作是製造走廊的混亂﹐所以沒受傷﹐真是僥幸。

  你是賽門貓抱出來的﹐老大一見賽門貓得手﹐立刻大叫所有人快點出去﹐張熙熙跟麥克衝上樓殺出血路﹐甜椒頭丟出所有的煙幕彈跟瓦斯彈後﹐老大便在後面負責斷路﹐等到所有人已經在約好的地點“黑屋”集合後﹐過了好幾分鐘﹐老大才出現窗戶旁。

  那個時候﹐我們才看到老大的手已經斷了﹐玉米氣得差點一槍轟了你的頭﹐大家都知道她很愛老大。

  在你醒過來前﹐賽門貓就開始猜測你會不會接受山羊的建議當臥底﹐也猜測你會不會編故事騙我們你為什麼躺在資料室﹐而不是研究室。大家都沒心情猜﹐只求你沒答應要當臥底﹐不然老大的好意就白費了﹐也白死了幾個好兄弟。

  接下來的部分﹐你就知道了﹐我想老大一定很高興你承認自己是臥底﹐更高興你不當臥底了﹐因為你是老大的朋友。

  “你們為什麼相信──我說不當臥底就不當臥底﹖”聖耀耳根子發燙。

  “因為你是老大的朋友。”阿海認真道﹕“我們相信老大。”

  “謝謝──”聖耀不知道該說什麼。

  “其實﹐老大也沒辦法幫你報你爸爸的仇﹐因為很多吸血鬼都不記得自己殺過那張臉孔﹐這種濫殺的情況﹐直到最近幾年才被老大壓下來。老大的理念你慢慢就會理解﹐就算你現在心裏打著別的主意﹐以後也會知清楚自己該有的位置﹐臥底是沒有意義的。”阿海的口氣不像個小孩。

  “什麼理念可以抵得過復仇雪恨﹖”聖耀脫口而出﹐一想到他爸爸﹐聖耀又開始憤怒。

  “第三個魚缸。”阿海說。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