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魚缸──”聖耀喃喃自語﹐他隱隱約約理解這個比喻。

  以噬吮人類血液維生的鬼魅﹐能不能與它的食物和平共處﹖第三個魚缸是這樣的意思嗎﹖

  阿海知道聖耀對為父報仇這件事仍舊執著﹐對於上官的理念或許一時無法接受﹐於是笑著說﹕“我們跟著老大﹐也不見得每個人都認同老大的主意﹐但大家都想看看老大一步步靠近理想的樣子。”

  阿海眼睛發光﹐看著熟睡的上官說﹕“這就是老大迷人之處。”

  聖耀不置可否﹐低下頭來﹐理念對他而言既熟悉又遙遠了﹔這幾年來﹐聖耀的人生理念就是千萬不要對人生抱持任何理念﹐因為所有具意義的理念都無法不牽涉人群。

  阿海打了個哈欠﹐經過一夜的亡命任務﹐他著實累了。

  “要不要睡一下﹖”聖耀問﹐他看到書櫃上滿滿的都是書﹐各式各樣的書﹐阿海睡著時他可以看看。

  “不了﹐老大很信任我﹐才會在我身邊睡的。”阿海揉著眼睛﹐說﹕“守護老大是我的榮幸﹐就像守著一個偉大的魚缸一樣。”

  “喔。”聖耀羨慕起上官﹐上官不但擁有可愛的佳芸﹐還有一堆可以將生命托付其手的朋友﹐這些都是他人生最匱乏的。

  “要不要聽聽老大的傳奇﹖”阿海突然神採奕奕﹐這個故事他難得說上幾次。

  因為上官的故事是臺灣吸血鬼的經典﹑傳說﹑神話﹐幾乎沒有人不知道。

  “好啊﹗”聖耀也很有興趣﹐說﹕“我只聽過山羊說﹐上官橫行了幾十年﹐殺過的獵人與秘警不計其數﹐是他不計死活要逮到的超級重犯。”

  “這是人類的官方說法﹐也頭重腳輕的說不明白﹐死在老大手下的吸血鬼﹐遠超過那些秘警跟獵人。”阿海興奮地說。

 

  吸血鬼大多有個混名﹐這是為了區別生前身份的關係﹐代表告別人類身份的表面儀式。

  但吸血鬼的混名因頭﹐也跟黑社會的特異性質大有關連﹐這個關連常見於武俠小說中對江湖人物的描述。

  混名通常有兩層意義。

  第一層意義﹐是自己對自己的期許﹐或對自己特色的觀感﹐例如怪力王這個混名就是自己取的﹐意味著自己具有強大的肌肉爆發力﹔賽門貓這個混名也是自己取的﹐只因為賽門貓很喜歡Simon這個英文名字﹐又碰巧養了只貓﹔螳螂更是個好例子。

  第二層意義﹐就是來自江湖對這個人的敬畏與評價。通常﹐江湖的評價加在一般的混名前﹐有如獨特的黑道姓氏。每一個黑道姓氏都是連場血戰得來的尊號。

  鬼影螳螂﹐妙手張熙熙﹐銅牆怪力王﹐夜哭賽門貓﹐火樓甜椒頭﹐去你的死光頭麥克﹐偷王阿海﹐愛上官上官卻不愛的那個玉米﹐臟熱蟲。

  老大﹐吸血鬼的傳奇﹐當然擁有過許多嚇死人的黑道混名。擁有過﹕

  雙刀上官。

  五刀上官。

  九刀上官。

  霹靂手上官。

  飛刀上官。

  死神上官。

  佛手上官。

  這幾個混名不知嚇破多少英雄好漢﹑奸人魔頭的膽子﹐每一個混名的背後都充滿了血腥氣味﹐只有在“佛手”上官這個名字背後﹐還聽得到求饒的哭聲。

  但是在七年前﹐經過那場著名的“血廈”一役後﹐老大就沒有混名了。

  他不再需要。

  上官兩個字﹐就是無敵的名號﹐上官無筵﹐臺灣吸血鬼的魔王傳奇。

  “這麼厲害﹗”聖耀居然感到興奮。

  “厲害的背後﹐不知道樹立多少潛在的敵人﹐幸好佛手這個名號的背後﹐也為老大找到許多肝膽相照的朋友。”阿海說﹐神色有些擔懮。

  “上官老大是什麼時候變成吸血鬼的﹖好幾百年了嗎﹖”聖耀問。

  “不知道﹐老大提起這件事總是模模糊糊的﹐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老大最晚從八年抗日戰爭起就變成吸血鬼了。”阿海篤定地說。

  “上官老大參加過八年抗戰啊﹖”聖耀摸著頭。

 

  老大的老家在東北﹐日本鬼子在那裏大肆屠戮的時候﹐老大一個人在黑夜裏作掉一批又一批的日本突擊隊﹐當然﹐老大那時候是以吸血鬼的身份出沒的﹐老大自己提過﹐他的戰技是自日本鬼子那裏奪得兩把武士刀後﹐才開始從實戰中習得的。

  雙刀照上官﹐夜路脖子翻。哈。

  不過﹐老大的敵人不只是日本正規軍隊﹐隨著日本軍隊入侵中國東北的﹐還有日本古老的吸血氏族特意派遣的“皇族暗殺團”﹐那可是日本吸血氏族的精銳部隊──嗯﹐日本的吸血鬼組織嚴密﹐是氏族式的﹐嗯﹐那個以後再說﹐總之﹐日本吸血氏族眼見中國經年積弱不振﹐於是在發動東亞戰爭上發揮了不小的政治影響力﹐在他們眼中﹐中國簡直是個擁有數億人口的大血庫﹗日本吸血氏族的意圖再明顯不過。

  老大的理念並不是在那個時候就形成的﹐但對於日本吸血鬼暴行東北這檔事﹐老大顯然感到很不爽﹐毅然挑戰皇族暗殺團──一方面是因為那時候老大還拋不開人類的民族情懷﹐另一方面﹐我猜是老大對人類總是抱著感情吧。

  夜夜血戰﹐為了以一敵多﹐老大在不斷重複的重傷﹑瀕死邊緣中﹐練成可怕的多刀流﹐皇族暗殺團的死傷越來越多﹐老大的威名傳遍整個中國東北吸血鬼界﹐於是有許多吸血鬼好手也加入了老大﹐這一下形勢逆轉﹐中國能人輩出﹐潛藏的吸血鬼高手本領更是恐怖﹐加上暫時策略合作的中國道派獵人﹑軍派獵人﹑俄國獵人﹐日本的皇族暗殺團在數月間被殺退到合江省﹐眼看就要全滅了。

  不料﹐日本吸血氏族東京總本山﹐竟派出最強悍的“牙丸組”支援東北的皇族暗殺團﹐準備一舉反攻﹐奪下中國這個超級大血庫的控制權。

 

  “牙丸組﹖很強嗎﹖”聖耀聽得入迷。

  “牙丸組是日本吸血氏族殲滅菲律賓吸血鬼聯盟的主力﹐強啊﹗”阿海誇張的表情。

  “不過好怪﹐日本吸血鬼乾嘛到處搶血庫﹖日本人也不少啊。”

  聖耀疑惑。

  “所以他們該死。”阿海哈哈笑道。

 

  話說那惡名昭彰的牙丸組一到合江﹐加上皇族暗殺團的殘軍敗部﹐力量立刻與中國的吸血鬼﹑獵人聯盟僵持不下﹐最後兩軍在極北苦寒的雙鴨山裏囂戰兩夜﹐屍橫遍野﹐堪稱是亞洲百年來的血庫爭奪最大戰役。

  囂戰的第二夜﹐天快破曉﹐日本吸血鬼發狂衝過關鍵的“莫渡橋”﹐準備回到秘密巢穴暫憩時﹐老大跟他的最強盟友﹐獵人老馬﹐兩人一起自橋下翻上﹐從中阻斷了牙丸組的精銳﹐那真是令吸血鬼再三傳頌的一刻﹗

  牙丸組的大哥﹐第一高手牙丸斷岳﹐怒目拿著發出青光的妖刀“不知火”﹐身後還站著二十一個牙丸組的超級凶煞﹐一齊向老大跟老馬衝將過來﹗

  老馬一躍﹐暴起鋼銀大砍刀與牙丸斷岳在橋索上激戰﹐老大則冷然守住橋頭﹐以一擋二十一﹗

  老大說﹐要是早一個月在橋上死鬥﹐他無疑死透了﹐但此刻他已練就九刀連環的神技﹐頃刻間便分出了生死﹔老大的左手掉進松花江裏﹐跪坐在橋頭﹐身上插了四柄武士刀﹐但他的身旁全是牙丸組的殘屍﹗

  老大看見獵人老馬坐在橋上﹐便勉力走了過去﹐他瞥眼鋼銀大刀插在牙丸斷岳的脖子上﹐但老馬的胸口也被妖刀不知火貫穿﹐眼看就要沒命了。

  “進入我們的世界吧。”老大說﹐看著奄奄一息的老馬。

  “白癡。”老馬笑罵道。妖刀鍍上了銀﹐就算他變成吸血鬼也是死路一條。

  “值得一試。”老大這麼說﹐露出尖銳的牙齒。

  “省省﹐獵吸血鬼的──跟吸血鬼合作──已經──很離譜了──”老馬慢慢拔出妖刀不知火﹐說﹐“還變成吸血──鬼──操你媽──操──”

  老大點點頭﹐他明白老馬的意思﹐他陪著老馬坐著。

  老馬罵道﹕“天──快亮了──你他媽的──還──坐──”

  老大哈哈大笑﹕“我要賭看看﹐看是我的宿敵先死﹐還是你的宿敵先被陽光曬死。”

  老大知道老馬一向嗜賭。

  老馬嘿嘿笑道﹕“小子有種──賭什麼﹖”

  老大笑說﹕“賭你的左手。”

  老馬勉強笑道﹕“賭了。”

  於是﹐兩個人便這麼坐在橋上耗著﹐直到天空轉成藏青色﹐老馬終於倒在橋上。

  老馬細聲說﹕“小子──你贏啦──賞你一條胳臂去吧──”慢慢闔上眼睛。

  老大點點頭﹐說﹕“好朋友﹐好敵人﹐再見了。”

  於是老大便用妖刀砍下老馬的左手﹐將妖刀折斷拋入松花江﹐帶著老馬賭輸的左手遁入雙鴨山黑林。

 

  “所以上官老大的左手是獵人老馬的﹖﹗”聖耀問﹐他已神馳在東北極寒苦地的血戰中。

  “是啊﹐可惜在這次行動斷了。”阿海歎氣。

  “真對不起。”聖耀竟覺得非常遺憾。剛剛的上官傳奇已經令他深深著迷。

  “老大說沒關係﹐那就沒關係了。”阿海說﹕“老大很快就能找到新的手臂代替了。”

  “對了﹐那後來的雙鴨山之戰﹐日本吸血氏族慘敗了吧﹖﹗”聖耀問。

  “沒錯﹐剩下的殘兵敗將在第三夜簡直一面倒被屠殺﹐沒死成的也都散了﹐躲在大雪紛飛的黑林裏﹐偎著樹洞不敢出來﹐料想他們也不敢回到日本﹐因為日本吸血氏族的羞恥心很濃厚﹐失敗者是沒有立足之地的﹐甚至還會被處死。”阿海說。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