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寶君跟八寶粥應該沒關係吧﹖”聖耀笑問。

  “沒關係啊﹗”阿海卻笑不出來。

  八寶君﹐他是壺老爺子當年在大陸拜把兄弟的兒子﹐自從他七年前帶了一批吸血鬼渡海來臺發展﹐加入了黑奇幫後﹐幫內部便一直存在著特殊的緊張關係﹐這一切都導因於八寶君的思想充滿了純種吸血鬼的優位迷思﹐這種血統的迷思使得八寶君傲慢跋扈的個性難以駕馭他那天生的可怕力量。

  “純種吸血鬼的意思是﹖”聖耀問﹐剛剛進入另一種全然迥異的黑暗世界的人﹐總是有許多疑問。

  “八寶君的爸爸媽媽都是吸血鬼﹐所以他是一出生就是吸血鬼﹐這種純粹的血統掌握著與生俱來的力量﹐力量的大小又隨著血統的純正程度有所不同﹐八寶君的父母都是天生的吸血鬼﹐所以八寶君的血液裏潛藏的力量自然相當恐怖。”阿海說﹐神色間表露出他對八寶君的不滿。

  “八寶君想乾掉壺老爺子跟上官老大﹐自己當黑奇幫老大﹖”聖耀問﹐這情形跟香港黑社會古惑仔電影大同小異啊﹗

  “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八寶君表面上很尊敬壺老爺子﹐卻也公然挑戰老大的權威﹐常常找我們這個派系的麻煩﹐是個超機八的人﹐不過老大看在壺老爺子的份上﹐也沒跟他計較太多。”阿海說﹕“但老大懷疑八寶君腦子有問題﹐他認為八寶君跟日本吸血氏族有暗盤。”

  “那就作了他啊﹗”聖耀大聲說道﹐他認為上官至少在武力上是無敵的。

  “沒有證據﹐老大在壺老爺子那邊沒法子交代啊﹗”阿海聳聳肩﹐說﹕“何況﹐雖然八寶君心底一定很畏懼老大﹐但老大也對他頗為顧忌﹐老大說﹐要是不幸開戰﹐雖然他有十足把握乾掉八寶君﹐但八寶君從中國大陸帶來的那群跟班個個都是高手﹐就算我們贏了﹐黑奇幫的氣數也差不多盡了﹐到時候虎視眈眈﹑卻又撈種的日本吸血氏族鐵會趁機殺進來。”

  “所以大家就一直僵著﹖那不是很尷尬﹖”聖耀說﹐看著上官熟睡的背影。

  “老大一方面等著八寶君露出馬腳﹐一方面也暗中佈局。”阿海皺眉﹐說﹕“不過現在一下子死了十一個好兄弟﹐老大的手又斷了﹐恐怕──”

  “死了十一個﹐趕快再多咬幾個人不就可以彌補過來﹖”聖耀說﹐雖然他心底是極不願意有任何人受到傷害的。

  “注意你的用詞﹗更要注意你的想法﹗”阿海斥道﹐語氣嚴峻。

  “──對不起。”聖耀被嚇到了﹐他看著阿海的尖牙﹐驚出一身冷汗。

  阿海的眼神變得很可怕﹐令聖耀重又想起自己面對的不是一般黑道﹐而是吸血魔物這事實。

  “你以為我們是什麼﹖以為我們是電動遊戲裏那些殺也殺不完的笨蛋﹖你以為我們是怎麼看待我們自己的﹖你以為我們是怎麼看待那些為你戰死的夥伴﹖咬幾個人彌補﹖彌補戰力﹖彌補友情﹖”阿海說。

  阿海的聲音很平靜﹐也不大聲﹐但聖耀卻感覺到一股令人無法直視的氣燄。

  “對不起﹐我──”聖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眼睛不知道該看著哪裏。

  阿海的怒氣似乎無法立即平息﹐逕自站了起來﹐坐在書桌前打開電腦。

  聖耀尷尬地看著魚缸﹐額頭不斷輕敲著玻璃缸壁﹐咚咚咚咚﹐魚兒驚得亂竄。

 

  許久﹐兩人都不發一言﹐阿海默默玩著即時戰略“星海爭霸三”﹐聖耀則持續朝魚缸磕頭。

  聖耀的腦子已經當機了﹐對於這種尷尬的氣氛處理﹐對於孤獨數年的聖耀來說太太太難了﹐他只能機械式地敲著腦袋﹐完全放棄回復對話的可能。

  兩頭吸血鬼就這樣沉浸在三個小時的靜默裏﹐阿海﹐年長的吸血鬼﹐終於忍不住打斷聖耀鐘擺式的自我放棄。

  “喂﹐你從什麼時候開始有敲腦袋的習慣﹖”阿海問﹐他覺得不管是人還是吸血鬼﹐持續不綴﹑連敲三小時腦袋這種舉動都是相當罕見的。

  “小學二年級。”聖耀說﹐停下敲腦袋的壯舉。

  “你都敲這麼久﹖”阿海問﹐將遊戲畫面結束。

  “看情形啊。”聖耀感到頭很昏。

  “看什麼情形﹖”阿海又問。

  “看是我先敲到睡著﹐還是有人打斷我﹐或者是我突然想到別的事了。”聖耀說﹐他的脖子簡直快松掉了。

  “真是奇才﹐你最厲害敲過多久﹖”阿海露出笑容。

  “沒算過﹐這種事哪有人想算。何況我常常敲到睡著。”聖耀雙手扶著腦袋﹐但阿海還是變成三個移動的畫面。

  “喂﹐剛剛真對不起﹐我忘了你是新的吸血鬼。”阿海突然爆出這麼一句。

  “沒關係﹐是我不對﹐害你們這麼多人死掉﹐又害得大家現在快被追殺﹐我還說出那種話﹐我很難為情。”聖耀說著說著﹐又開始敲頭了。

  “你不要敲了啦﹗”阿海笑罵﹐捧住聖耀的腦袋。

  “喔。”聖耀說﹐他感覺到阿海冰冷卻溫暖的雙手。

  “我剛剛想到你的混名。”阿海笑著。

  “嗯﹖”聖耀好奇。

  “敲腦袋的。你覺得怎麼樣﹖”阿海得意地說。

  “爛透了。”聖耀老實說﹐兩人哈哈大笑。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