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一直睡到黃昏﹐這才精神飽滿地坐了起來﹐而聖耀跟阿海已經在電腦前呵欠連連﹐他們玩了好幾個小時電腦遊戲。

  “老大﹐現在覺得傷口怎樣﹖”阿海問﹐眼睛裏充滿血絲。

  “傷口今晚要麻煩你了。你們兩個快睡吧﹐我要出去一下。”上官笑著說﹐穿上一件紅色的運動T-Shirt﹐黑色的運動褲﹐再套上一件黑色風衣﹐背上耐吉背包。

  “老大要去哪﹖”阿海問。

  “選只合用的手﹐順便買幾個便當回來吃。”上官說﹐一邊把頭發蓋在額上的青疤上。

  “老大﹐我看過兩天的堂聚還是不要去吧﹖”阿海說﹐他不認為負傷的上官應該出現在黑奇幫例行的堂聚上﹐即使上官換了新手﹐但適應新手的階段也就是上官最脆弱的時候。

  在這種時候﹐八寶君一定會出席堂聚﹐觀察上官的傷勢﹐甚至當場開戰﹐因為平時扳倒上官的機會微乎其微。

  “為什麼不去﹖受傷的獅子也比貓強。”上官忍不住發笑﹐從抽屜中拿出一隻特殊的皮帶﹐皮帶上扣著多柄黯淡無光的小飛刀。

  十三柄銀刀﹐十三柄鋼刀。

  “喔。”阿海莫可奈何﹐卻也知道上官的顧慮。

  要是上官不出席黑奇幫的例行堂聚﹐便會傳出上官傷勢過重﹑無法出席堂聚的江湖訊息﹐八寶君一定會動員所有人力尋找上官的巢穴﹐來個改朝換代。

  所以上官一定要出席示強──不管是展示他已適應新手﹐或是假裝根本沒有斷手這回事。

  “老大小心點啊。”阿海說﹐上官吐吐舌頭。

 

  上官輕輕關上門﹐房間只剩下阿海跟聖耀﹐兩個人累得趴在床上﹐一下子就睡著了。

  吸血鬼也會作夢。於是聖耀在夢裏端著盤子﹐站在光影美人的一角﹐靜靜地聽著佳芸在臺上散發迷人的光芒﹐唱著只有在夢裏才能聽到的歌。

  聖耀跟阿海是自然醒的﹐通常吸血鬼只需要極少的睡眠﹐只要恢復體力即可醒轉。

 

  上官正吃著排骨便當。

  “老大﹑嫂子。”阿海說﹐聖耀則傻傻地看著坐在上官身旁的女孩﹐正是佳芸。

  佳芸﹐正雙手合十﹐深深向聖耀一拜﹐說﹕“對不起害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對不起﹗都是我自己不好﹗”

  聖耀不知道該說什麼﹐反正自己本來就是爛命一條﹐但見佳芸不停道歉﹐只好慌張地說﹕“沒關係﹐是我不對。”

  上官看著有趣﹐說﹕“你有什麼不對﹖”

  聖耀說不出話來﹐又要開始找東西敲頭﹐阿海拍了聖耀的後腦一下﹐笑罵﹕“你救了人家﹐人家感激你是正常﹐你乾嘛又開始敲頭﹖”

  聖耀呆看著佳芸﹐說﹕“你還好吧﹖老板他們都還好吧﹖”

  上官從背包裏拿出幾個便當﹐說﹕“你們邊吃邊聊吧﹐阿海﹐你過來幫我。”

  聖耀接過便當﹐佳芸卻把便當放回背包﹐說﹕“那麼臭﹐我怎麼可能吃得下﹖”

  聖耀這才注意到上官身旁的黑色塑膠袋中﹐散發著一股血腥味﹐裏面顯然裝了上官夜行的戰利品。

  佳芸拉著聖耀坐在電腦前﹐回頭跟上官說﹕“弄好了才可以叫我回頭看喔。”趕緊回頭﹐打開電腦。

  上官點點頭﹐阿海把黑色塑膠袋打開﹐聖耀看見裏面是一具面無表情的屍體﹐還有一隻斷手。

  但屍體卻是完好的﹐一隻手也沒少﹐而那只不屬於屍身的斷手﹐卻是只右手。

  “老大﹐我不懂。”阿海說﹐上官斷的可是左手啊﹗

  “這只手是白發的。”上官的笑有些調皮﹐說﹕“以前就看他不順眼了。”

  “‘厲手白發’﹖”阿海問道。

  “嗯。”上官說。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