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手白發是赤爪幫底下的猛將﹐一頭詭異的純白發絲﹐一雙號稱風速的殺人快手鎮煞黑白兩道﹐他這一年來常狂稱自己這雙厲手﹐比起當年的“霹靂手上官”那雙霹靂手還要了得。

  而他的厲手﹐顯然被上官割了下來。

  “但你斷的是左手啊﹗”阿海茫然。

  “所以我扛了一具屍體回來。哲人幫新進的小弟﹐他的胳臂長短跟我先前的差不多﹐所以就扛了回來。”上官說﹐將上衣脫掉﹐準備接手。

  “老大你真是太奇怪了﹐是砍錯了手﹖還是來不及砍對就讓白發跑了﹖”阿海仔細觀察屍體的左手長度﹐慢慢割下﹐他心想﹕難道老大斷了只手﹐戰力就真的大打折扣﹐竟令白發逃了﹖

  聖耀心中也犯疑﹕上官砍手便砍手﹐乾嘛辛辛苦苦扛整條屍體回來﹖

 

  “啊﹐我懂了﹗”阿海哈哈一笑﹐畢竟他生性機靈。

  “固定得緊些。”上官閉上眼睛。

  聖耀看著阿海拆下上官斷手的紗布﹐露出乾涸的傷口﹐上官拿著飛刀輕輕一劃﹐傷口重又鮮血淋漓﹐阿海將那個倒楣到家的哲人幫新人的斷手“黏”在上官的傷口上。

  上官眉頭一皺﹐聖耀依稀聽見骨頭摩擦﹑筋肉抽動的聲音﹐阿海簡單地用針線縫住傷口﹐上官露出很痛的表情。

  聖耀嚇了一跳﹐他以為上官是個刮骨挑肉都能面不改色的英雄豪傑。

  “好了嗎﹖”佳芸關切地問﹐但眼睛只敢盯著螢幕。

  “還沒。”聖耀說。他的胸口有些躁鬱。

  “跟我說話好不好﹐我會緊張。”佳芸說﹐似乎頗為擔心上官怎麼把手接上。

  “痛死了﹗”上官罵道﹐佳芸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上官趕緊露出誇張的慘痛表情﹐不料佳芸立刻回看螢幕﹐啐道﹕“好假。”

  聖耀看著身旁勾人心魄的女孩跟吸血鬼大魔王調情﹐忍不住問道﹕“你早就知道上官老大是吸血鬼﹖”

  佳芸點點頭﹐說﹕“我們在一起一個月就知道了﹐不過很奇怪﹐我雖然被嚇了一跳﹐心裏卻不怎麼害怕。”

  聖耀奇問﹕“為什麼不害怕﹖我雖然已經是吸血鬼了﹐卻還是怕怕的。”

  佳芸嘟著嘴﹐說﹕“因為我知道他不會害我啊﹐而且﹐有個吸血鬼男朋友還蠻新鮮的。”

  聖耀嘴巴張的很大﹕“蠻新鮮的﹖”

  佳芸點點頭﹕“不新鮮的時候﹐換男朋友就好啦。”

  上官嘻嘻笑道﹕“要是你交別的男朋友﹐我就把他咬成吸血鬼收作部下。”

  佳芸說﹕“好了不起。”但嘴角卻是幸福的笑意。

 

  聖耀看著前後形象不一的吸血鬼傳奇﹐再看看不怕吸血鬼的勇敢女性﹐不禁暗暗嘆了口氣﹐心想﹕他們真是一對。

  佳芸看著滿肚子歎氣的聖耀﹐關心地問﹕“你現在好不好﹖讓你變成吸血鬼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很過意不去。”

  聖耀隨手拿起桌上的電腦喇叭﹐開始敲著額頭﹐說﹕“沒有想像中差﹐本來以為要睡棺材的﹐沒想到還有大床可以睡。你不必介意﹐日子有些變化才不會太無聊﹐當吸血鬼正好換換口味。”

  佳芸聽聖耀亂七八糟說話﹐心中有種異樣的感覺﹐說﹕“以前在光影美人時跟你沒什麼交集﹐你為什麼要救我﹖”

  為什麼﹖因為我很喜歡你啊﹗聖耀心裏這麼想著。

  “不知道﹐誰都會這麼做的不是﹖”聖耀含糊地說。

  “是嗎﹖”佳芸微笑。

  “老板跟大頭龍他們後來怎麼樣了﹖”聖耀問。

  “光影美人這幾天暫停營業﹐只是暫時的啦。不過上官說這陣子風聲緊﹐叫我請假一個月﹐所以我就自己放自己假羅。”佳芸說。

  “警察沒有把你們抓起來問話﹖”聖耀問。

  “沒有﹐老板他們人很好﹐口徑一致地說大家都不認識上官﹐不過他們私下還是會跟我問東問西的。我就老老實實說了﹐把老板他們嚇得半死。”佳芸捂著嘴笑。

  “以後你還會上臺唱歌嗎﹖”聖耀問﹐佳芸唱歌的模樣真好看。

  “當然﹐我最喜歡唱歌了。”佳芸說。

  “沒錯﹐儘管唱﹐我會保護你﹐也會教聖耀保護你的。”上官不住點頭。

  “你不怕敵人對佳芸不利嗎﹖”聖耀問。

  “謹慎有兩個壞處﹐一是成不了大事﹐過兩天你就會看到這種笨蛋﹔第二個壞處更慘﹐那就是失卻生活的樂趣﹐吸血鬼要是太過謹慎﹐那漫漫歲月不知道活著做什麼﹖人呢﹖短短幾十年都太過謹慎的話﹐什麼樂趣也得不到。”上官輕鬆地說﹕“何況﹐佳芸的生命就是唱歌。”

  “沒錯﹐我要唱歌。”佳芸說﹐比了個勝利手勢。

 

  上官站了起來﹐阿海將屍體跟白發的斷手用塑膠袋重新裝好﹐上官的新手顯然已經縫好了﹐只是還不能活動。

  上官掌握了吸血鬼的秘密﹐所以修復傷口的能力遠超一般吸血鬼﹐過幾個小時就能牽動新的手臂。

  即使如此﹐阿海還是懷疑上官在兩天內能夠將新手練到何種程度﹖

 “我們來特訓吧﹐教教你一些活命的本事﹐以後好幫我照顧佳芸。”上官說﹐叫聖耀走到浴室前﹐佳芸好奇地看著。

  阿海將塑膠袋拖到門邊後﹐說﹕“我去處理屍體。”

  上官說﹕“不﹐先放著吧﹐過兩天再處理。”

  阿海於是放下屍袋﹐坐在地上﹐看上官如何特訓聖耀。

  “接著我丟過去的筷子。”上官從抽屜拿出一捆免洗筷﹐將塑膠封套全部拆掉﹐聖耀緊張地盯著上官的舉動﹐說﹐“慢一點。”

  “我丟的很慢﹐你看好了再接﹐不難的。”上官微笑﹐將幾根筷子交給佳芸﹐又說﹐“你先丟﹐速度快些無妨。”

  佳芸將一根筷子丟向聖耀﹐聖耀輕鬆接住。

  “快些快些﹐讓聖耀感受一下吸血鬼優異的動態視覺。”上官說﹐佳芸於是用力丟出手中的五根筷子。

  筷子來的挺快﹐但聖耀卻輕鬆接住﹐一根也沒接漏。

  “很好﹐現在試試我的。”上官手中的筷子穩穩射出﹐比佳芸剛剛丟出的筷子還慢﹐聖耀當然接住﹐心中暗暗贊嘆自己可能是下一個吸血鬼高手。

  “越來越快。”上官說﹐筷子的速度穩定上升﹐有的是筆直射出﹐有的是旋轉甩出﹐聖耀凝神招架﹐但眼睛跟手都已漸漸跟不上上官手中的筷子﹐上官不禁搖搖頭。

  “你的速度好像比一般吸血鬼慢﹖”上官語氣有些可惜﹐又說﹐“你用力向我揮一拳看看。”

  聖耀漲紅著臉﹐用力朝上官胸口擊去﹐但聖耀什麼也沒打到﹐卻見上官鬼一般走到他的背後﹐喃喃說﹕“力氣也很小﹐不會吧﹐你是我親自咬的。”

  聖耀感到困窘﹐在喜歡的女孩面前被說速度差勁﹑力量小﹐他的臉皮發燙。

 

  “山羊──山羊說我死前被銀子彈擊中﹐所以我的力量只有吸血鬼的1/3﹐但我不怕陽光跟銀。”聖耀說。

  原本聖耀希望將不畏懼陽光跟銀的秘密藏在心底﹐雖然他並不清楚這個秘密有何價值。但此刻﹐聖耀希望他的特異體質可以讓他在佳芸前扳回一點面子。

  “我的天。”上官訝異地說﹕“山羊他們做過實驗﹖”

  聖耀點點頭﹐阿海興奮地拿出銀叉子碰了聖耀的手臂一下﹐聖耀索性將整個銀叉子握在手中。

  上官興奮跳上天花板﹐在上面倒立走來走去﹐縱聲大笑﹕“小子真有你的﹗我當吸血鬼那麼久﹐日行者還只是個幾百年前的虛幻傳說﹐沒想到這個傳說竟然站在我旁邊﹗還救了我心愛的女人﹗這個巧合真有意思﹗”

  聖耀心想﹕這個巧合當然有意思﹐我是來滅掉吸血異族的﹐凶命是老天爺對我的另類期許﹐所賦予我的可怕武器。

  上官躍下天花板﹐喜道﹕“來﹗我們再來過﹐力量可以訓練﹐何況是我幫你訓練。”

  於是聖耀整個晚上都在練習接筷子﹐數百根的竹筷從上官的手中飛出﹐聖耀努力一一接住﹐佳芸一邊聽著周傑倫的“威廉古堡”﹐一邊上網聊天﹐阿海則將雞腿撕成小塊餵大魚。

  “加油﹐你跟我之間的巧合一定很有意思﹐在我們搞懂它之前﹐你一定要有無論如何都要活下來的堅韌力量。”上官整個晚上都很開心﹐不斷重複這幾句話。

 

  “為什麼不練習舉啞鈴﹖我力量不是不夠嗎﹖”聖耀瞥眼牆角數個沉重啞鈴。

  “眼睛專注在筷子上。”上官隨意丟著筷子﹐說﹕“不管是人或是吸血鬼﹐氣力只是力量的元素之一﹐但力量的關鍵在於專心致志。只有專心致志﹐才能鍛鏈出活命的力量。”

  聖耀不斷漏接﹐但仍竭力招架上官的筷子攻勢。

  “小李飛刀﹐你看過嗎﹖”上官問﹐手中筷子的速度又提昇了一層。

  “看過。小李飛刀﹐例不虛發。”聖耀說﹐無聊的人生總有武俠小說的空位。

  “那是古龍對我的描寫﹐我跟他是老交情了。”上官笑道﹐手中已經沒了筷子。

  “不會吧﹖”聖耀覺得想笑﹐將地上的筷子把把拾起。

  “古龍描寫小李飛刀當初練習飛刀絕技時﹐數年來只是苦心致志在飛刀上﹐所以小李探花方能以飛刀無雙天下。你也一樣﹐在飛刀融入你的生命裏之前﹐不要多作他想。”上官說﹐他想起古龍跟他一起煮酒論英雄的舊事。

  “要練多久﹖”聖耀將筷子交給上官。

  “放心﹐吸血鬼的時間多的是。”上官笑笑﹕“現在要小心了﹐你要開始分辨哪些筷子可以接﹐哪些筷子不能接。”

  “什麼意思﹖”聖耀問。

  上官不語﹐筷子照例飛出﹐聖耀抓了兩根﹐卻見第三根筷子來勢不妙﹐聖耀連忙縮手。

  筷子插在牆上﹐一動不動。水泥牆上絲毫不見皸裂。

  “嗅出危險﹐是吸血鬼的本事。”上官說﹐“也是阿海的拿手好戲。”

  阿海比了個勝利手勢“V”﹐臉貼著魚缸。

  “吸血鬼比人難當啊。”聖耀呼了一口氣﹐將筷子拔出。

  “你的第二個混名我已經想好了﹐就叫小飛刀吧。”上官頗為得意。

 

  “第一個混名呢﹖”聖耀問道﹐至少不要什麼“敲頭的”。

  “按照江湖歷久不衰的混名定律﹐你的第一個混名雖然沒有個性﹐但會很屌喔。”上官說﹐阿海在一旁笑到倒地﹐聖耀不解地看著他們。

  數百根筷子﹐就這麼穿梭在聖耀跟上官之間﹐整整兩個夜晚。

  這兩個晚上﹐聖耀根本沒有機會單獨使用網路﹐向山羊報告任何他對上官的了解﹐甚至﹐他有些遺忘他自己的身份﹐他只是反覆接著筷子。

  第三夜。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