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到了。”壺老爺子身旁的高大男子躬身說道。

  “上官﹖”壺老爺子張開眼睛。

  “我在。”上官微笑。

  “聽阿虎說﹐你那邊死了好幾個兄弟﹖”壺老爺子揉著眼睛。

  “是﹐死了十一個。”上官凝重說。

  “你可要小心啊﹐小心八寶君那小子趁機做了你﹐那樣很不好啊﹗”壺老爺子的口水滲出嘴角。

  “放心﹐他沒種。”上官莞爾。

  辮子男的拳頭緊握﹐但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壺老爺子自從五年前被獵人馬龍偷襲﹐用快刀削去四分之一顆腦袋後﹐壺老爺子的神智就模模糊糊的﹐甚至還信了基督教﹐說話變得亂七八糟﹐幸好有上官相挺﹐不然黑奇幫幫主早就易位了。

  “上次我們講到哪了﹖上官老弟﹖”壺老爺子的嘴巴開得好大。

  “講到我們應該思考自己跟上帝之間的關係。”上官說。其實他也不記得壺老爺子說到哪了﹐不過這不打緊。

  “是啊﹐上帝賜與萬物生命﹐這上帝很不錯哇﹗跟著他一定有好處的﹐所以人還是不要亂殺的好﹐因為大家以後都要一起進天堂的嘛﹐這個一天到晚你殺我我殺你的﹐大家以後在天堂見面豈不會不好意思﹖上帝造人──”壺老爺子東扯西扯了一個多小時﹐最後還說到用功讀書對吸血鬼上天堂的重要性﹐聖耀想笑又不敢笑﹐卻也訝異大家聽講的好精神。

  以前黑奇幫堂聚時﹐必有大量幫眾在壺老爺子的胡說八道中陷入短暫昏厥﹐連上官跟八寶君也常恍神﹐但今天氣氛緊張異常﹐壺老爺子的冗長演說﹐將詭譎不明的態勢硬生生拖延下去﹐沒有一個人敢睡﹐也沒有一個人睡得著。

  “八寶君﹖”壺老爺子終於暫停遨遊宇宙的講演﹐突然搖著腦袋說道﹐一旁的高大男子阿虎﹐拿著絲巾為壺老爺子擦去口水。

  “叔叔﹐我在這裏。”辮子男親切地微笑﹐心中打算連這個白癡老頭一起乾掉。

  所有人精神為之一振﹐心中益加緊張﹐不曉得待會該靠向哪一邊。

  “八寶君啊﹐上官斷了一隻手﹐其實是假的﹑誆你的﹐你可千萬別去送死啊﹗”壺老爺子認真說道﹐眼睛卻看著八寶君身旁的美雪。

  “是啊﹐就算是真的﹐小侄也沒那個種。”八寶君大笑﹐拿起杯子﹐杯中是腥紅色的人血﹐說﹕“祝上官兄的手早日康復﹐黑奇幫幫務蒸蒸日上﹗”

  其他坐在椅子上的堂主遲疑了一下﹐也跟著八寶君的動作﹐一起拿起酒杯看著壺老爺子﹐阿虎皺著眉頭﹐並不將酒杯遞給壺老爺子﹐阿虎是壺老爺子忠心耿耿的護衛﹐他心知八寶君對付完上官後﹐就會取走主人的性命。

  “今天這麼快﹖我都還沒說夠咧。”壺老爺子歪著頭﹐癡呆地看著眾人。

  原本齊飲人血的動作﹐都是在黑奇幫即將散會時﹐才由上官帶頭舉血乾杯的﹐但八寶君想試探其他堂主的意向﹐於是提早了時間﹐大膽代替上官舉杯敬血。

  所有的堂主都慢慢舉起杯子。看樣子﹐風向球吹向八寶君了。

  八寶君興奮在心裏。按照原先的計畫﹐當八寶君將杯子放回桌子上時﹐其身後二十五名吸血鬼將會一齊出手﹐將上官轟成蜂窩。而現在所有的堂主都向著他﹐真是天賜良機﹐真不明白今天上官哪來的自信赴會﹖

  八寶君即將飲酒﹐即將放下酒杯﹐上官只剩十秒的生命。

  八寶君的心燃起熊熊戰意﹐興奮無比。他可是越狂妄越強。

  上官看著杯子﹐再看了看眾堂主﹐頗有興味地說﹕“拿好你們的杯子。”

  上官的右手中指輕輕一彈﹐瓷做的酒杯弧形快速飛出﹐靈巧地輕撞堂主“冰大便”手中的酒杯後﹐居然接著擦過堂主“烙賽魚”的酒杯﹐又擦過堂主“朔亞”的酒杯﹐旋即溜滴滴地閃過八寶君顫抖的酒杯﹐快速地敲了堂主“夏目”的酒杯後﹐又回到上官的手裏。右手。

  神乎其技。

  “敬西瓜。”上官頑皮一笑﹐將人血一飲而盡。

  堂主們尷尬地喝掉手中人血﹐愧疚地看著上官。

  而八寶君臉色蒼白﹐慢慢喝掉人血﹐酒杯夾在指尖﹐距離桌面只有半公分。

  半公分的猶疑。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