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公分的猶疑﹐就等於全面放棄。這是心戰鐵則。

  美雪跟塔瑪江的右腳同時微提﹐意味著“棄戰”。

  他們看出八寶君信心瞬間遭到摧毀﹐若是立刻動手﹐不僅其他堂主會幫著上官﹐就連八寶君自己也發揮不了百分之百的實力。

  少了八寶君該死的自信﹐他們一點勝算也無。

  何況﹐上官“新接上的右手”強悍依舊﹗

 

  “上官無筵﹐好可怕的敵人。”美雪暗忖﹕“他一定掌握了某種秘密﹐才能令新肢在短時間內運用自如。”

  塔瑪江心中沈悶﹕“難怪牙丸組的前輩會敗給他。上官難道全沒縫細﹖”

  於是﹐兩人堅定地表達不開戰的意念。

  她們兩人為了特殊目的幫助八寶君消滅上官﹐跟八寶君的關係不單是主從那個簡單﹐如果八寶君在沒有勝算的情況下還要抓狂出手﹐她們也不會盲目賣命。

  八寶君也知道這一點。他最恨不能把別人穩穩踩在腳下的感覺。

  八寶君的酒杯緊緊鑲在指間﹐他心中的憤怒遠超過失望﹐他聽著各個堂主例行公事地向壺老爺子報告最近一個月管區內的幫眾活動情形﹐與股票﹑期貨等金融交易獲利虧損的狀況。這些都是廢話連篇﹐壺老爺子也聽不明白﹐這些堂主等於是報告上官聽的。

  上官聽完各個堂主的報告後﹐滿意地點點頭﹐他跳過八寶君的發言﹐指著身後的聖耀說﹕“看明白了﹐他是我新收的小弟﹐你們說的沒錯﹐他就是害我斷了條手的小子﹐所以無論誰傷了他﹐就是跟我的手過不去。”

  聖耀緊張地看著上官的手指﹐不敢抬起頭來。

 

  “你的名字﹖”上官要聖耀自我介紹。

  “聖耀。”聖耀中氣不足地說。他希望自己能夠保有原來的名字﹐因為他不是吸血鬼﹐或者說﹐他認為自己只是棲伏在吸血鬼中的人類希望﹐他是臥底。

  “小飛刀聖耀。”上官微笑﹕“請大家多多指教。”

  聖耀惶恐地向大家一鞠躬﹐唯恐禮數不周。

 

  所有黑奇幫幫眾一起點頭示意﹐八寶君更是大聲鼓掌叫好﹐指間的酒杯在掌中拍成碎片。

  接著﹐阿虎拿出四大桶從黑市購得的冷凍血漿﹐分別是O﹑A﹑B﹑AB型血液﹐大夥各分得一杯血液﹐維持基本的生命。吸血鬼每個月至少要獲得500至2000毫克的人血維生(視體重不等)﹐否則便會衰弱致死﹐全世界的吸血鬼經常聚眾結黨﹐很大的原因便是為提供吸血族群安穩的攝食管道﹐以避免跟人類全面武力衝突﹐至於各個分堂是否有別的管道取得人血﹐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眾吸血鬼飲畢人血﹐互相寒暄一番便要散會﹐一直處於神經緊張卻又不能敲頭的聖耀﹐不禁深深吐了一口氣。

  塔瑪江看見聖耀的表情﹐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她的靈感一向敏銳無比﹐幫助她在無數惡鬥中取得出招的先機。

  而現在﹐塔瑪江懷疑一件事﹐毫無來由的﹐只因為聖耀的表情。

  “上官前輩在秘警署內橫行無阻﹐小妹深感佩服。”塔瑪江突然走向即將離去的上官一行人﹐冷冷伸出左手。

  “前輩處變不驚的態度﹐尤令小妹折服﹐不知是否有榮幸跟前輩握手握手﹖”塔瑪江目光銳利地看著上官﹐左手在上官的胸前不移不動。

  全場都盯著這突兀的畫面。

  上官看著塔瑪江的左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