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瑪江的眼神沉穩精斂﹐潔白纖細的手指看似柔弱﹐此刻卻緊緊捏住上官的命運。

  所有人都看著上官與塔瑪江﹐雖然除了八寶君一行人外﹐並沒有人意識到一場殘酷的大戰即將爆發。

  一旦塔瑪江的左腳蹬下﹐八寶君等人立刻動手﹗

 

  聖耀感到一陣昏眩。

  只見上官爽朗一笑﹐伸出左手握緊塔瑪江的手﹐說﹕“聽說你的直覺總是很準﹖”

  塔瑪江淺淺一笑﹐感受著上官左手的生命力。

  的確﹐塔瑪江“白氏”的純色血統﹐讓她擁有極敏銳的“直覺”﹐在惡鬥中總能在對方出招前的半秒內看出對方的行動﹐閃電朝對方致命的漏洞出手﹐千戰不敗﹐是個亦智亦力的絕頂高手。

  上官看著塔瑪江動人的朱脣﹐說﹕“不過﹐我的直覺更準。”

  塔瑪江輕笑﹕“是嗎﹖”

  塔瑪江正暗自高興﹐因為她感覺到上官的左手生機黯淡﹐卻突然傳來一股令她遍身生寒的心念。

  “最近你要多照顧身體﹐最好不要出門﹐相信我。”上官笑﹐感覺到塔瑪江的手心微汗。

  聽到上官的話﹐塔瑪江背脊彷佛被冰凍住。

  因為﹐上官曾經擁有“死神”上官的稱號﹐不是因為上官凶殺無數。

  而是上官的凶口。

  上官說過的死亡預言總是分毫不差地實現﹐任何人都無法逃過上官的死亡預告﹐因此﹐上官就像勾魂索魄的死神。

  “我好像看到你的死狀﹐你的左手會被釘在牆上﹐當你的右手想斬斷左手脫逃時﹐你的右手卻被砍飛。”上官笑得很歡暢﹐“不過你不必擔心你的腳﹐因為你只剩上半身﹐下半身的事跟你毫無關係﹐而不是上半身也不是下半身﹑卡在中間的腸子倒會淅哩譁啦摔在地上﹐很難清理。話又說回來﹐儘管是吸血鬼﹐被腰斬還是很難不死的。”

  塔瑪江笑得很勉強﹐她的雙腳感到無力﹐但她絕不敢將左腳蹬下﹐她想縮回手﹐上官卻紳士地拿起她的手輕輕一吻﹕“你的手好漂亮﹐被釘在牆上多可惜。”

  上官放下塔瑪江顫抖的手﹐大大方方轉身就走﹐全身而退。

  塔瑪江深深吸了口氣﹐看著上官離去的背影慢慢吐氣。她並不對自己的怯懦感到羞恥。因為跟她說話的﹐是個瞬間就可以將她粉碎的怪物。

  死神。

 

  一前一後的黑色箱型車。

  “幸好沒事﹐剛才真是快嚇死我了。”熱蟲大呼﹐拍著聖耀的背﹐聖耀的背上全是汗水。

  聖耀驚魂未定﹐心想﹕既然我不怕陽光又不怕銀﹐只是需要人血維生而已﹐我還是乖乖回到人類社會﹐像以前一樣﹐把自己藏起來算了﹐當什麼臥底﹖跑到隨時都會被轟成肉塊的吸血鬼黑幫做啥﹖

  為了替爸爸報仇。聖耀努力這麼想著﹐但他實在非常害怕。

  “沒事才有鬼。”賽門貓冷道﹐握緊駕駛盤。

  “怎麼說﹖”玉米問﹐她剛剛也做好了為上官擋子彈的準備。

  “賽門貓說的沒錯。”上官摸著陌生的左手說道﹕“日本吸血鬼要來了。”

  “幸好黑奇幫現在還靠在老大身上﹐要不要叫其他堂主聯合起來﹖”賽門貓問。

  “西瓜型的人物﹐沒一個靠得住。”上官沉思﹕“靠得住的不是聯盟﹐而是朋友﹐是你們。”

  “老大﹖”阿海看著上官﹐他的意思上官明白。

  “大家備戰。”上官的眼神閃耀著令人驚懼的興奮﹐說﹕“死戰。”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