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池。

  血池在一家三溫暖的地下室裏﹐深深的地下七層。

  濃重腥臭的血液已呈油膏狀﹐在池子裏瘴滿腐爛的味道﹐血膏的顏色不一﹐有的朱紅﹐有的醬紫﹐有的飄著塊狀的深黑色﹐血來自天花板上十幾具倒吊的屍體﹐一滴又一滴。

  血池的周圍是環狀的鐵籠﹐鐵籠裏坐臥著兩百多個胖瘦不一的男女﹐他們渾身赤裸﹐堆滿污垢的身上發出酸臭﹐他們終日面對殘酷的屠宰場﹐卻無論如何也無法熟悉這種極不真實的恐懼感。

  他們被囚禁在血池邊已經數個月了﹐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他們會被倒吊在血池上﹐像雞一樣被割斷脖子﹐鮮血如蓮蓬頭灑水般濺入血池裏。這個圈養人類的魔窟﹐上官始終都不知道。

  或許﹐這是世界上最惡心的地方之一。

  但﹐中人欲嘔的血池中﹐卻坐著兩個男子。

  一個男子綁著黑人辮子頭﹐醬紅色的肌肉充滿精力﹐高大的身軀半浸在血膏裏﹐正是八寶君。八寶君毫無平時傲慢張狂的模樣﹐恭謹地看著眼前另一位男子。

  另一位男子個頭矮小﹐全身都浸在血膏裏﹐只露出一顆白發蒼蒼的小腦袋﹐腦袋上鑲著一雙擁有白色瞳孔的眼珠﹐這是日本吸血氏族“白氏”最古老最純正的血統證明﹐代表了扭曲意識的恐懼。

  矮小的男子已經活了八百年了﹐他深得“白氏”血統最恐怖的秘密力量。

  他是吸血鬼的尊者﹐白夢﹐他的生﹐是為了日本吸血天皇打造的煉獄版圖而存在﹐這個版圖曾經撕裂了亞洲億萬生靈﹐以“大東亞共榮圈”之名。

  但﹐他在這裏做什麼呢﹖

  “無知﹑膽怯﹑蒙蔽﹑自眛﹐辜負你們身上的純正血統。”白夢淡淡地說道﹐語氣卻十分嚴峻。

  八寶君默默聽著﹐塔瑪江與美雪站在血池旁﹐一言不發地低著頭。

  “於個人實力﹐上官正是最孱弱的時候﹐於團隊實力﹐上官的手底已死了一半。每過一夜﹐上官的左手就靈動一分﹐每過一夜﹐投靠到上官手底下的﹐不知會有幾人。”白夢的白瞳掃過三人﹐說﹐“而你們竟然錯過上官最弱的時機。”

  八寶君的拳頭在血池底下緊緊握住﹐臉上卻是慚愧以對﹐他心想﹕“臭老頭﹐總有一天將你的眼珠子挖出來餵狗。”

  白夢慢慢說道﹕“新一代牙丸組的精銳已經慢慢成形﹐我們再不先下手﹐就會被他們搶得先機﹐我在天皇腳下怎麼抬得起頭來﹖你們說﹐該怎麼辦﹖”

  白夢並無意要三人答話﹐他只是看著他們。

  “請尊者示下。”八寶君深諳白夢的心理。

  白夢深以度過八百年的黑夜﹐所換來的智慧與力量為傲。

  “將所有可戰之將都藏起來﹐只派幾個小嘍嘍在上官一夥人平時活動的地方附近﹐各咬上十幾個人﹐讓屍體倒在街上。但﹐要留下一個區域不要去動它﹐一定要翻出正確的地點。”白夢說。

  八寶君長期研究上官一夥人可能隱藏的密所﹐雖然他不能確知精確的地點﹐但他的確掌握了大概的區域。

  而白夢的作法﹐似乎是要將上官隱藏的地點濃縮成一個﹐好投注所有的力量集中處決上官。

  而白夢所利用的﹐正是人類對吸血鬼的搜捕功夫﹔如果一個地方出現十幾個受害者﹐理所當然的﹐該區的秘警與獵人便會大肆搜索吸血鬼白天休憩的地點﹐而上官一夥人無論怎麼厲害﹐要是在大白天被人類查到住所﹐也將大大損兵折將﹐所以上官一定會遷居到最不被盯梢的地帶。

  “上官他不會懼戰﹐所以他會待在最後一塊沒有人類打擾的地方﹐等待他最習慣的死鬥。”白夢在血池裏微笑道﹕“這是上官最令人害怕的優點﹐卻也是他最不可取的要害。自負會害死人﹐也同樣會害死低等的吸血鬼。”

  “遵命。”八寶君應聲。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