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熱蟲打開門﹐提了一隻小塑膠袋進來。

  “我瞧瞧。”螳螂結束原本的靜坐﹐興盅盅地站了起來﹐伸手抄走熱蟲手中的塑膠袋﹐所有人都圍了過來。

  熱蟲也不避諱﹐脫下褲子躺在地上﹐說﹕“這條是我精挑細選的﹐比起以前的大上一號﹐誰來幫我接上﹖”

  螳螂拿出塑膠袋裏的陰莖﹐那是熱蟲剛剛從三溫暖中﹐一個倒楣鬼的身上割下的。那可是條又肥又大的陰莖﹐熱蟲這幾夜一直在尋找這樣的寶貝。

  “哇﹐還入珠﹖”螳螂露出嫌惡的表情﹐食指與拇指輕輕夾起珠光閃亮的陰莖。

  “那倒楣鬼是竹聯幫的堂主﹐乾啊威風的緊﹗結果還不是被我硬割掉這大玩意兒﹐弄得整個池子都是血。”熱蟲得意的說﹐“玉米﹐幫我縫上去好不好﹖”

  上官戲謔地看著玉米﹐玉米臉上發青﹐說﹕“好醜陋的東西﹐誰要幫你縫了﹖”

  搞了半天﹐沒人肯幫熱蟲將結珠壘壘的陰莖縫上﹐鳥獸散各自做各自的事﹐熱蟲只好一直猛盯著聖耀瞧﹐聖耀被盯的發窘﹐雖然在這個幫會沒有見鬼的“學長學弟制”﹐但聖耀個性溫純﹐只好勉為其難地拿起縫針﹐亂七八糟地最熱蟲縫了起來﹐熱蟲緊張地指揮著聖耀笨拙的手。

  熱蟲會變成吸血鬼﹐也是被陰莖害的。

  熱蟲本是逢甲大學一個不斷挑戰重修極限的好學生﹐有一個晚上﹐當他正停下重型摩托車﹐等著紅路燈放行的時候﹐看見玉米冷冰冰地從斑馬線上走過﹐他驚為天人﹐大叫﹕“乾啊小姐﹗請你務必當我馬子﹗”

  玉米本來不想理他﹐但被他糾纏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十一條街的距離後﹐終於很生氣地把他咬成吸血鬼。

  “好痛﹗”熱蟲當時看著脖子上不斷冒出的鮮血哀道。

  “活該。”玉米毫不後悔地看著他。

  這就是他們倆的初次邂逅。

  但熱蟲從未怪罪玉米將他變成吸血鬼。

 

  聖耀把珠光寶氣的陰莖給縫歪了。

  熱蟲一言不發地看著歪得離譜的陰莖﹐聖耀尷尬地說﹕“其實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歪歪的。”

  熱蟲打量著聖耀﹐說﹕“乾啊你真的很帶種﹐你以後就不要掉東掉西﹐不然看我怎麼整你。”

  聖耀只好重新拆線縫過﹐弄得一屋子血腥味。

  此時阿海與賽門貓聯袂回來﹐他們負責採買與偵情。

  “外面沒什麼警察﹐獵人也是一個不見。”賽門貓說道﹐將手中好幾塊比薩放在桌上。對於分辨偽裝的便衣警察﹐曾是優秀秘警的賽門貓總能一眼看穿。

  “看來真的要來了。”麥克說﹐摸著只剩半邊的臉。

  “阿海﹖”上官拿起比薩隨意飛擲﹐每個人都接到一片。

  阿海摸摸鼻子﹐說﹕“堂口被秘警抄了﹐阿虎帶著壺老爺子躲了起來﹐整個幫目前陷入混亂﹐尤其是冰淇淋昨晚被暗殺了﹐他的幫眾現在全投靠到八寶君那邊﹐江湖上都在傳﹕上官的末日到了﹐快站到八寶君那邊去。”

  阿海行蹤隱密﹐偷王的稱號乃是指“偷情報之王”﹐他每晚都帶回最新的消息。

  上官擔懮地說﹕“壺老爺子的身邊只有阿虎﹐你能打聽到阿虎藏去哪了嗎﹖”

  阿海沉吟片刻﹐說﹕“不知道﹐最好是不能。如果我打探不到消息﹐八寶君也很難知曉。”

  張熙熙突然開口﹕“阿虎沒問題的。”

  阿虎是壺老爺子的義子﹐極為忠心勇悍﹐強如張熙熙都自認不敵。

  阿虎甚至擁有逼退獵人馬龍的鐵拳﹐在黑奇的排名只在上官與八寶君之下。

  “嗯。”上官咬了口比薩﹐笑說﹕“大家吃飽點﹐不管是上路也好﹐上陣也好﹐這次可是場需要氣力的大戰。”

  上官的心中﹐卻懷著深深的隱懮﹐畢竟最近這十幾年來的戰爭﹐他是越打越艱辛了﹐因為拜現代科技之賜﹐手槍與自動步槍等銀彈載具是最流行的武器﹐不僅人類因此快速降低吸血鬼的數量﹐連吸血鬼本身的衝突﹐都在新式武器下死傷無數。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