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王一句話也沒有說﹐他沒有多餘的力氣花在沒有意義的言辭上﹐他知道肩上的兩個人需要他身上每一滴可能存在﹑或不存在的力量。他只有默默踩著走廊上的碎石子﹐一步步朝樓下走去。

  “對不起。”上官垂著頭﹐額上流下鮮血。

  “──”怪力王沒有說話﹐看著擋在走廊盡頭七個手持鎖鏈的冰怪。

  冰怪不急著出手﹐反倒慢慢挪動腳步﹐眼睛死魚般盯著怪力王肩上的上官。這個時候怪力王實在沒有辦法與之對抗。

  剛剛以一打五的怪力王﹐在狂亂的激戰中揮出生平最強的十七記鐵拳後﹐雖然將草菇的臉轟陷﹑將浪人的椎撼斷﹐卻也在槍砲﹑利刃﹑尖牙﹑巨刀﹑飛刺的圍攻中倒下﹐所幸張熙熙及時出現解圍﹐要不然怪力王已成一團碎肉。

  以一打三的張熙熙能夠活下來嗎﹖怪力王並沒有時間擔心﹐他只求能將他的老大﹑以及老大的請托救出去。

  怪力王額上的汗水順著他堅毅的臉龐流下。咚。汗水滲進地板的縫隙中。

  三個冰怪的鎖鏈飛出﹐四個冰怪沒身欺上﹐怪力王腳下一沉﹐“嚨﹗”地板脆裂﹐灰沙四起﹐怪力王迅速墮入樓下。

  冰怪並不猶疑﹐迅速跳進怪力王踩破的洞裏﹐卻聽見數十粒小銀珠呼嘯而過的破空聲﹐全都立刻以詭秘身法藏在大柱子後﹐尋找槍聲的來源。這一樓是寬敞的居民交誼廳。

  “喀﹗”散彈槍重又上膛。

  冰怪聽清楚﹐敵人在噴水池的石像後面﹐而怪力王也漫步走向噴水池﹐迎向他的戰友。玉米﹑熱蟲﹐還有渾身浴血的麥克。

  “老大﹗”玉米看見怪力王肩上奄奄一息的上官。

  “慘了。”熱蟲皺著眉﹐迅速估計出藏在石柱後敵人的數目。

  怪力王停了下來﹐看了胸口插著一根細長鋼棒的麥克一眼﹐麥克攤坐在地上﹐指了指手中的手槍﹐點點頭。

  怪力王眼眶濕潤﹐慢慢走過噴水池﹐往另一個樓梯口走去。要是怪力王繼續踩破地板往下逃﹐那些冰怪也會鑿地往下追﹐如此一來﹐怪力王負傷的夥伴就無法掩護他了。

  所以怪力王選擇將敵人交給他的朋友。

  而熱蟲卻注意到玉米的眼睛﹐流露出焦急與旁徨。

  “你去保護老大吧﹐這裏有麥克跟我。”熱蟲說﹐麥克的眼睛卻幾乎要閉上。

  “好。”玉米頭也不回地跟在怪力王身後﹐一跛一跛消失在大廳的轉角﹐熱蟲的鼻頭有點酸。

  “喂﹐醒醒。”熱蟲用手指刺了麥克一下﹐麥克眼睛睜大﹐看著柱子後蠢蠢欲動的冰怪。

  麥克指了指腰上兩顆可以立即引爆的手榴彈。

  “你媽啦。”熱蟲哀叫。他知道手榴彈的爆炸速度無法追上冰怪撟捷的身手﹐唯一的有效距離﹐就是引得冰怪將自己團團圍住﹐然後拉開保險。

  麥克輕蔑地看著熱蟲﹐熱蟲憤怒地將散彈槍交給麥克﹐拿起兩顆手榴彈﹐身體卻不由自主在顫抖。熱蟲不是一個勇敢的吸血鬼﹐也不是個好戰士﹐他從來不懂上官為何視他為朋友。

  但現在﹐他多少可以體會一些。

  “一﹑二﹑三﹗”

  麥克跟熱蟲一齊站起﹐麥克一手手槍﹐一手散彈槍﹐朝著石柱猛烈開火﹐冰怪低身迂迴衝出﹐身法迅速詭異﹐紛紛閃過子彈與銀珠﹐鏈甩出﹗

  麥克大叫﹕“拉﹗”霎時身上被四道鎖鏈貫穿﹐兩把槍卻對準最近的冰怪齊發﹐一個冰怪轟然倒地﹔鎖鏈想從麥克身上拔開﹐但麥克丟下雙槍﹐緊緊握住刺穿身軀的鎖鏈。

  快﹐熱蟲。麥克心想。

  “咚。”手榴彈的保險卻沒有被拉開﹐因為熱蟲的雙腕被鎖鏈斬斷﹐手榴彈跟著兩只斷掌落地。

  麥克不能原諒地看著熱蟲﹐熱蟲愧疚地低下頭﹐看著一條鎖鏈將他的腸子拖出﹐一條鎖鏈又自背從他的肩胛穿出。

  兩顆手榴彈孤單地在地上旋轉﹐旋轉。熱蟲心中酸楚。

 

  “你後悔成為吸血鬼嗎﹖”一個熟悉的聲音﹐漫天銀錐飛舞。

  不知什麼時候﹐玉米全身裹著鎖鏈﹐拾起地上的手榴彈。

  “怎麼可能。”熱蟲幾乎要笑了。

  一樓的玻璃帷幕筐琅震碎﹐火舌卷起血塊烈烈迷蕩﹐大廈輕輕一震﹐怪力王踩著樓梯﹐眼淚又流了下來。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