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嗡翁……”旋槳的聲音蓋滿了陰鬱的天空﹐山羊拿著軍事望遠鏡﹐監看著十一樓噴出烈燄的大廈。

  此時距離大廈的血戰開端﹐不過二十一分鐘而已。

  “長官﹐現在該怎麼作﹖”小隊長透過無線電﹐連絡另一架直升機上的山羊。

  小隊長當然知道此次任務的程序﹐但﹐若有一絲可能﹐他實在不願執行命令。

  “你想被革職嗎﹖”山羊拿著望遠鏡﹐監視著滿目瘡痍的大廈。

  “是﹐長官。”小隊長說道﹕“所有人注意﹐準備第一階段攻堅。”

  八架直升機中的四架﹐盤旋在大廈正上空﹐垂下繩索﹐四十八個精銳秘警全副武裝緣繩跳下﹐迅速撬開大廈頂樓的天門﹐熟練地交叉掩護﹐進入此刻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

  但﹐強如上官等人﹐也得在秘警署中失去十一個夥伴才能救出聖耀﹐雖然主因是秘警署特殊機關甚多﹐卻也可見秘警絕非庸碌之輩。

  “請自由回報。”山羊使用著無線電﹐坐在對面的馬龍摸著下巴﹐拿著望遠鏡觀察著大廈。

  “D組發現聲響﹐正前往處理。”

  “B組遭遇兩只﹐已清除。”

  “A組遭遇一隻﹐已清除。開始埋管。”

  “C組在34層遭遇D.R.狀況﹐生還者二﹐重傷者一。”

  “清除。”山羊淡淡地說﹐心卻沉了一下﹐在對講機中聽見槍聲。

  接下來的一分鐘裏﹐無線電裏傳來零星的生還報告﹐以及吸血鬼逃逸的消息。

  但山羊最想聽到的訊息﹐卻還沒從無線電中傳來。

  “今天真是吸血鬼打群架的好天氣啊﹐現在不知道是哪邊佔了上風。”馬龍頓了頓﹐說﹐“其實你該考慮先對付圈養鬼。”

  “是嗎﹖”山羊看著街上越來越多因為大廈爆炸聲聚集的民眾﹐說﹐“我比較擔心該怎麼善後。”

  “只好公開了﹐圈養的勢力正式向人類世界宣戰了不是﹖”馬龍說。

  “暫時不可能﹐聯合國還沒有命令下來。”山羊無奈。

  “那就交給我們獵人吧。”馬龍說﹐另外一臺直升機上坐滿九個一流獵人﹐還有五十七個獵人正從城市的其他地方趕來。

  山羊正要回答﹐無線電便傳來急促的聲音﹕“D組遭遇攻擊﹗啊﹗找掩護﹗”

  “B組發現疑似上官﹗上官可能負傷﹗”B組。

  “哪裏﹗”山羊大叫﹐一手緊握著微晶片控制器。

  “五樓靠窗﹗開始掃射﹗”B組。

  山羊拿起望遠鏡﹐看見五樓一門窗戶爆碎開﹐一個巨大的身影背著兩個負傷的同伴轟然跳出大廈﹐往地面直墜﹗

  是上官跟聖耀﹗距離絕對在半公尺內﹗

  山羊第一時間按下微晶片控制器的爆炸鈕﹐大叫﹕“結束了﹗”


 “剛剛市警抓到的毒犯提到﹐在廢棄的B廈裏曾經看過額頭上有個青疤﹑酷似上官長相的人走動﹐說不定真是上官﹐我要帶幾個人去查。”世一在電話那頭的語氣有些興奮。

  “我帶三隊秘警去支援﹐你先不要行動。”年輕時的山羊也是相當謹慎。

  “不了﹐我這裏共有十七個獵人﹐什麼情況都可以應付﹐等你帶人到的時候上官說不定早離開了﹐你等我的好消息吧。”世一自信滿滿。

  “等等……”山羊覺得有點不妥。

  “別忘記﹐我是中部第一的獵人。”世一大叫﹕“你們說對不對﹖”

  電話那頭傳來一群獵人的歡呼聲﹐山羊只好說﹕“你千萬要小心﹐我十五分鐘內趕到。我答應過你爸﹐無論如何都要照顧你的。”

  “知道了﹐老友。”世一掛上電話。

  十五分鐘後﹐山羊跟二十幾個全副武裝的秘警﹐在廢棄的B廈裏目睹了著名的“血廈”之役現場﹐他最好的朋友拿著衝鋒槍倒在浴缸裏﹐像遭受間接電擊般抽蓄著﹐脖子上留下死神的印記。

  山羊不能閉上眼睛﹐他知道他必須接受囑托﹐否則他最好的朋友將變成半死不活的僵屍。

  “殺……了……我……”世一勉強吐出三個字。

  “我會為你報仇的。”山羊紅著眼﹐舉起裝滿銀彈的手槍。

  “碰﹗”

 

  “結束了﹗”山羊大叫﹐按下爆炸遙控器﹐與上官的血仇糾纏終於到了盡頭。

 

  巨大的身影轟然墜地﹐數千片碎玻璃雪花般飛圍﹐瘋狂的槍擊聲驟止。

  怪力王流著眼淚﹐咬著牙﹐血箭不斷自他的背上射出﹐他的兩只膝蓋俱碎﹐身旁圍觀的民眾尖叫不已﹐不知道是被怪力王的慘狀嚇到﹐還是驚懼受傷如此嚴重的“人”的眼神﹐竟然是如此堅定﹑充滿勇氣。

  怪力王一提氣﹐衝出尖叫聲不斷的人群﹐留下地上一灘灘血跡。

  山羊俯瞰著怪力王隱沒在小巷裏﹐又看看爆炸遙控器。

  不僅遠距遙控炸彈沒有炸開﹐連追蹤聖耀的光點也消失了。

  “快追﹗”山羊大吼﹐完全沒有平日冷靜老成的模樣﹐手指歇斯底裏猛按遙控器的爆炸鈕。

  “所有獵人注意﹐追殺地面的上官﹗降落﹗”馬龍精神抖擻﹐用無線電命令另一臺直升機上的獵人準備降落在大馬路。能夠在大城市裏緊急降落的直升機﹐只有秘警署能夠辦到。

  “知道。”駕駛直升機的秘警喊道﹐獵人不禁深深吸了口氣﹐摩拳擦掌。

  直升機微微左傾﹐準備切往較大空間的馬路上空﹐突然間﹐一道尖銳的金屬磨擦聲劃破機身﹐一個靠窗的獵人大叫﹕“有人朝我們開槍﹗”

  “咻﹖碰﹗”突襲的子彈仍不歇息﹐靠近螺旋槳軸不到兩寸的地方冒出黑煙。

  “報告﹗降落必須取消﹐請允許緊急迫降在附近大樓頂樓﹗”駕駛罵道﹐將直升機往右邊大廈駛去。

  “他媽的﹗四小隊快找出偷襲直升機的走獸﹗”山羊幾乎失去理智。

  “咻﹖碰﹗”山羊乘坐的直升機居然也遭到攻擊﹐駕駛連忙拔高轉彎﹐山羊隔著防彈玻璃﹐彷佛看見破碎的大廈十一樓中﹐一張熟悉的臉孔正對著他微笑。

  “好久不見。”賽門貓說道﹐雙手平舉著只剩幾發子彈的手槍﹐繼續用子彈向老長官打招呼﹐腳下踩著一根染血的粗大鋼棒。

  “賽門貓在十一樓﹗”山羊大叫﹐爆炸遙控器幾乎被他捏碎。

  “收到﹗”急促的腳步聲。

  “會怎麼結束呢﹖”賽門貓知道槍裏的子彈只剩下一發﹐不禁看著冒著白煙的槍口發笑﹐又看看老長官的直升機越拉越高﹐越拉越高﹐賽門貓注意到高高天空上的烏雲似乎就要散開。

  “不要動﹗”賽門貓的身後呼喝著。

  賽門貓再往前一步﹐就是連吸血鬼也足以粉身碎骨的高空﹐轉身呢﹐卻要面對以往並肩作戰的同袍。

  “慢慢轉過來﹗放下手槍﹗”秘警大叫﹐十二支烏茲衝鋒槍對準賽門貓﹐賽門貓緩緩轉過身來。他認得其中穿著小隊長制服的秘警﹐那是他的直屬學弟﹐心宇﹐而其他將槍口對準他腦袋的秘警﹐全都是他以前的屬下。

  “嗨。”賽門貓無奈地打招呼﹐將手槍丟到牆角。

  “報告長官﹐已抓到賽門貓﹐請問要格斃還是要活捉﹖”心宇冷冷地看著賽門貓﹐對著無線電問道。

  “格斃那個叛徒﹗”山羊的聲音大到連賽門貓都聽得到。

  “是﹗”心宇領命﹐十二個小紅點在賽門貓的身上游走﹐這是對付行動快速的吸血鬼採取的移散瞄準。

  賽門貓點點頭﹐閉上眼睛﹐他似乎很滿意這樣的下場。的確﹐這是一個叛徒應得的懲罰﹐他背叛了與他生死與共的夥伴﹐背叛了曾經烙印在心口的秘警信條。

  “為什麼﹖”心宇的眼睛冒著怒火﹐切斷了無線電﹐其他的秘警跟著做﹐但紅點仍緊抓著賽門貓。

  “對不起。”賽門貓苦笑﹕“我是為了……”

  “攻擊大樓居民的是你們嗎﹖”心宇扣下板機﹐一顆子彈擦過賽門貓的臉頰﹐鮮血流下﹐也許賽門貓將被以前的下屬凌遲致死。

  “不是﹐是我們的敵人。”賽門貓依舊閉著眼睛。

  “Fire﹗”心宇大吼﹐槍聲大作﹐數百發子彈將原本就已破碎不堪的磚磚瓦瓦擊成灰煙。

  賽門貓睜開眼睛﹐看著昔日戰友忿恨的背影在灰煙中緩步離去。

  “不管你是為了什麼﹐我們相信你不是為了要活下去。”一個秘警頭也不回地說。

  “太陽快出來了﹐這棟樓也要塌了。”一個秘警說﹐將一把裝滿子彈的手槍﹑一條繩索丟在地上。

  “12樓樓梯左側還有兩個小孩子。”心宇說﹐“你知道山羊的。”

  “嗯。”賽門貓。

  心宇領著其他的秘警繼續往樓下布陣搜索﹐賽門貓依稀聽見心宇對著無線電大叫﹕“報告﹐賽門貓被同夥救走﹗所幸弟兄無事﹗”

  賽門貓的心頭像是被什麼梗住﹐他看著地上的手槍與繩索﹐撿了起來﹐卻像失落了什麼﹐也撿起了什麼。

  “你們不會失望的。”賽門貓熱淚盈眶﹐將手槍插進腰際﹐往樓上走去。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