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了日

  飛出了月

  飛出了千年

  飛出了萬裏殷紅

  “嗚呼﹗昊天蒼蒼﹐何故待我如此﹖”

  書生啼泣﹐看著井邊被馬賊奸污刨殺的妻女﹐陰森的樹林裏吊著滿村子人﹐夜鶯哀鳴﹐老狗哭吠﹐書生看著井底水波幽冥﹐閉眼跳下。

  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

  “江山負我﹗國破﹗國破﹗天亡我也﹗”

  帝王舉劍大吼﹐身邊家臣將相身上插滿羽箭﹐個個雙目瞠大疑惑地看著帝王﹐嬪妃乘坐的馬車化成火球滾落山崖﹐帝王頹然看著滿山谷的兵屍﹐看著寶劍上的寂寞眼睛。吞下。

  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

   “Why﹖”

   金發大盜拿著酒瓶﹐酒瓶上映著彎彎曲曲的人形木炭﹐木炭的眼睛黑窪窪地凝視大盜﹐燒焦的味道遊蕩在西部大賊窩裏﹐大盜打了個嗝﹐眼神迷蒙喃喃自語﹕“It's gone……everything left me alone……”拿起左輪手槍﹐眼睛眯起看著槍管裏的子彈。他沒這麼近地看過子彈。

   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

   尼羅河上十艘小船浴在耀眼的火燄裏﹐一個女人尖聲擁抱著火燄。她的家人被王室的火燄吞噬﹐她只能擁抱孤獨的火燄。

   鐵軌上﹐一個男人舉起雙臂迎接冒著黑煙的火車。昨天最後一個親人﹐他的小兒子﹐終於死於龍捲風般的黑死病。

   高塔上的小女孩變成一隻風箏﹐落下落下﹐想捕捉她記憶中逐漸模糊的一切。

   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

 

  數以百計失魂落魄的亡靈選擇自我毀滅的解脫

   解脫可怖的命運鎖鏈

   解脫無法掙扎的孤單

   所以

   不斷的飛出

  繼續飛出

   含著淚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

   飛出

 

  承受不了的凶煞

  承受不了的一望無際

  承受不了的拋棄與被拋棄

  拋棄了自己

  拋棄了

  最孤獨的它

  一個不被需要 不被渴望 不被允許的存在

  然而

  被一切遺棄的它卻無法遺棄自己的存在

  所以

  它安排了強大的連鎖巧合

  帶來無可抗拒的黑洞命力

  甚至銷融一切的阻礙

  子彈殺不死

  刀劍砍不倒

  陽光自由行

  炸彈被溶解

 

  “這就是你嗎﹖”

  聖耀看著血中的眼睛﹐聲音不再顫抖。

  “不想再被拋棄了吧﹖”聖耀摸著平滑的眉心﹐說﹕“所以﹐你選擇了我﹖給我無法被毀滅的生命﹖”

  聖耀撕破最後一包血漿﹐飲下黑暗世界的生命。

  他已經心如死灰﹐卻不再怨憤。

  聖耀原以為自己早嘗盡孤獨的滋味﹐現在卻發現他身上的詛咒﹐才是世界上﹑歷史上﹐最永恆的孤獨。

  飲下了冰冷的鮮血﹐聖耀站了起來﹐看著鏡中支離破碎的自己。

  “黑道王者﹐亡黑道者。”聖耀摸著裂開的鏡子﹐說﹕“並不是我的使命﹐對不對﹖”

  “我的使命﹐只是陪伴著你吧。”聖耀捏碎鏡片﹐手指迸出鮮血﹐卻又在下一秒回復。

  “好﹐那就幫我﹐幫我奪回我的朋友。”聖耀的聲音單調機械。

 

  聖耀坐在魚缸下﹐閉上疲憊的眼睛。

  “然後我們就一起離開﹐永遠在一起。”聖耀喃喃囈語﹐進入夢鄉。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