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耀醒來時﹐身上腥味撲鼻的骯臟衣褲已不見﹐替之以一身素淨的衣物﹐而原本像極屠殺凶案現場的房間已大致整理一番﹐地上的血漬與碎玻璃已被清掃一空。

  上官坐在電腦桌前﹐轉過頭來看著正打量自己與房間的聖耀﹐說﹕“佳芸來過了﹐她一開門就被我們的樣子嚇死了﹐幸好她是個很特別的女生。”

  聖耀張大嘴巴﹐說﹕“房間是她整理的﹖我的衣服也是她換的﹖”

  上官笑笑﹐說﹕“當然﹐她一邊哭一邊去廁所吐﹐又一邊把房間打掃好﹐很可愛吧。”

  聖耀看著身上的衣服﹐問﹕“那她人呢﹖”

  上官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說﹕“幫我們買東西吃﹐等一下就會回來了。”

  上官又指了指地板上的怪力王﹐說﹕“聖耀﹐等一會將怪力王用塑膠袋裝起來﹐搭電梯到頂樓﹐趁著中午大太陽﹐讓他懷念一下陽光吧。”

  聖耀伸展筋骨﹐說﹕“應該的。”又看了看上官﹐問﹕“老大﹐你的傷怎麼樣了﹖”

  “還要五天六天吧。”上官吐吐舌頭﹐說﹕“這段期間只好靠你的金剛不壞之身保護我們了。”

  聖耀臉色一黯﹐上官立刻發覺自己說錯了話﹐歉然說﹕“失禮了。”

  聖耀嘆了一口氣﹐將怪力王背了起來。

  頂樓上中午的陽光炙熱刺眼﹐很適合做為個性濃烈的怪力王的棺木。

  聖耀將黑色的袋子打開﹐讓怪力王靠在水塔旁﹐仰起頭來看著久未謀面的陽光。一陣風吹來。

  怪力王破碎的巨大身軀慢慢融化﹐每一片枯槁的肌肉都沸騰成泡沫﹐蒸發在金光閃閃下。

  “陽光將指引你通往天堂的道路﹐”聖耀看著陽光下細微的蒸氣﹐覆誦著上官的禱詞﹕“但我們都知道﹐你將勇敢地闖進地獄﹐一屁股坐在閻羅王的頭上。”

  怪力王完全消失了﹐只剩下破碎的衣物﹐還有一根被風吹到樓梯邊陰影的斷指。

  聖耀看著殘留的斷指﹐努力地從陽光的爪牙下逃出似的﹐聖耀小心翼翼拾起了怪力王唯一堅持苟活下來的拇指﹐心中起了異樣的波紋﹐便將拇指放進口袋裏。

  聖耀拿出打火機﹐一把火將衣物燒盡﹐若有所思說﹕“至少你有地方可以去﹐永別了。”

  聖耀回到魚窩裏﹐佳芸已經將十幾個便當打開堆在地上﹐有滷味﹑排骨飯﹑雞腿飯﹑牛肉面﹑割包﹑還有肯德雞外帶全家餐。

  佳芸悶悶地抱著肯德雞外帶全家餐的大桶子﹐跟甫進門的聖耀點頭問好﹐聖耀看了佳芸一眼﹐也悶悶坐下。

  佳芸剛剛才聽了上官這幾天的驚濤駭浪﹐作為一個親密愛人﹐佳芸的心情惡劣﹐作為一個知心好友﹐佳芸卻又非常願意體會上官的冒險生活﹐兩種矛盾的心境擠壓著佳芸兩道眉毛。

  “多吃一點吧﹐補充體力後﹐我們晚上可能要出去。”上官咬著大雞腿。

  “出去太危險了吧。”聖耀看著神色黯然的佳芸說。

  “危險也沒辦法﹐想要我的手腳恢復得快些﹐我們就得獵血﹐越多的血越好。”上官說。

  “要殺人﹖”聖耀有些錯愕﹐又問﹕“我們不是已經不殺人的嗎﹖”

  “這種緊張時刻在網路上買血的風險太大﹐送血的人可能都被八寶君盯梢或收買了﹐我們只好隨機挑幾個長得比較像壞人的人類咬一咬﹐算是心理安慰吧。”上官蠻不在乎地說。

  聖耀傻住了﹐“第三個魚缸”的理念不該是這樣的吧﹖應該是人類與吸血鬼和平共處的大同世界啊﹗

  “我不去﹐你也別去。”聖耀的聲音有些憤怒﹐拿起一隻大雞翅敲著自己的額頭。

  佳芸吃驚地看著聖耀﹐上官卻只是深深吸了口氣。

  聖耀折斷雞翅﹐說﹕“我還會在這裏﹐而不是在山羊那裏﹐唯一的理由是──我以為待在這裏可以讓兩個世界都更美好的機會多一點﹐而不是想為了讓自己活下去去殺人﹗”

  上官沉默地看著劍拔弩張的聖耀﹐佳芸的眼中卻綻放出光芒﹐指著自己的脖子大聲說道﹕“對﹗你如果真要出去殺人﹐那就咬我好了啊﹗咬啊咬啊﹗反正我本來就很想成為吸血鬼啦﹗”

  上官苦笑地看著這兩個“孩子”﹐說﹕“人類與吸血鬼這兩個世界﹐若真能和平相處﹐靠的並不是一廂情願的屈就﹐你們以為我不咬人﹐人就不會對我動刀動槍嗎﹖”

  “不會啊﹗”佳芸猛點頭。

  “那是你啊。”上官輕輕撫摸佳芸的頭發﹐說﹕“大多數的人類視我們為眼中釘﹐恨不得將我們從地球踢到月球﹐這麼多年來總有幾個吸血鬼領袖級的人物想跟人類談判簽訂合約﹐卻都遭到格殺或欺騙﹐所以第三個魚缸絕非妥協下的和平共處﹐而是彼此尊重的結果。”

  上官的眼神嚴肅﹐繼續說道﹕“只有讓對方相信彼此都擁有毀滅對方的力量﹐才是贏取尊重的籌碼。”

  荒謬﹗太荒謬了﹗這根本是主張武力凌駕一切的荒謬邏輯﹗

  聖耀的腦中只剩下憤怒﹐說道﹕“既然如此﹐我現在就殺了你。”

 

  語畢﹐聖耀突然往後一仰﹐視線瞬間凌亂﹑雙膝垂軟﹑兩只手虛晃晃地蕩著﹐而上官則從聖耀的身後慢慢走出﹐右手拿著一柄飛刀拋著。

  剛剛才可以常走路的上官﹐居然讓聖耀在眨眼間雙肩雙膝脫臼﹐連下巴也被敲得天全地轉。

  “天底下沒有真正的不死之身﹐如果我現在把你的頭割下來的話。”上官將飛刀交給嚇壞的佳芸﹐坐了下來。

  聖耀倒下﹐過了幾秒後才發出呼吸順暢的喘息聲﹐看樣子是凶命將聖耀被拆解的身體重新組合完畢。

  “剛剛我明明可以殺了你﹐卻沒有這樣做﹐你知道是為什麼﹖”上官遞了一塊雞腿到聖耀的眼前﹐說﹕“那是因為我根本不想殺了你。你不是我的敵人﹐而是我的朋友﹐就這麼簡單。”

  聖耀看著上官手中的雞腿﹐無可奈何地咬在嘴裏。

  “我可以毀滅你﹐卻不這麼做﹐不因為利害關係﹐而是基於一片誠心﹐這份誠心就是尊重。”上官看著咬著雞腿的聖耀﹐笑說﹕“可惜人類還不明白我們的實力﹐而圈養派的笨蛋也大大低估人類的實力。如果我們剷除圈養派的勢力﹐人類也許能感受到一點誠意。”

  上官歉然地親吻被嘟著嘴的佳芸﹐拿起割包吃了一口﹐說﹕“獵血能免則免﹐我們的生命泉源是人類的血﹐而不是人類的生命﹐但現在的情況有什麼辦法呢﹖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或許是句漂亮的推託之詞﹐但現實如此﹐要清除沒有辦法尊重人類的圈養派﹐就要有成大事的決斷。”

  聖耀吃著雞腿﹐說﹕“英雄總有最偉大的借口﹐這就是英雄最可怕之處。”

  在聖耀心中﹐想喝血的話去醫院偷不就得了﹖他的心中頗為失望﹐他以為他追隨的對象是道德理想﹐沒想到上官依舊是個“人”。

  但他並不知道﹐許多醫院的血庫一直受到人類政府的特殊監視﹐尤其在臺灣與美國接連發生重大吸血鬼攻擊事件後。

  上官嘆口氣﹐不再提這件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