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快黑了。

  聖耀在電腦前看著一則又一則的吸血鬼新聞﹐巴西裏約熱內盧傳來一間大醫院遭受“上百名不畏槍砲的瘋狂精神病患血洗”﹐英國利物浦的漁港也有十幾艘貨櫃船被“一大堆飛彈”擊毀﹐網路上大膽猜測這又是兩起圈養派吸血鬼的傑作﹐包括美國芝加哥機場事件皆是由臺灣大廈決戰所引起的連鎖反應﹐全世界潛藏的圈養派吸血鬼都在蠢蠢欲動﹑互通聲息﹐第三次世界大戰似乎避無可避。

  而另一則令人不得不注意的大消息﹐則是上官腦袋的“買價”急速往上攀升到七億﹐資料來源則是獵人網站﹐聖耀忍不住看了上官一眼。

  上官和佳芸坐在床上輕語談心﹐佳芸輕聲哼著歌。

  聖耀曾問過上官﹐像他這麼危險的人物為什麼不找一個吸血鬼談戀愛﹐卻要走進佳芸平凡的生命﹖

  上官的回答不令人意外﹐就跟上官同玉米說得差不多﹐只是多了愛情不可以道理記等說詞﹐而更重要的是﹐佳芸也非常喜歡上官﹐尤其是上官身上的危險氣息。

  女人令男人危險﹐也令男人使女人危險。總是這樣的。

 

  “我走了﹐你們小心。”上官翻身下床﹐他的右手已恢復六成﹐雙腳至少足夠逃命。

  “認真找個壞人吧。”聖耀看著電腦螢幕﹐上官笑著把房裏剩下的三柄飛刀掛在腰上﹐解開小馬尾任由雜亂的瀏海蓋住額上的青疤﹐穿上佳芸送給他的新T-shirt開門走出。

  房間裏只剩佳芸跟聖耀﹐還有一點周傑倫的音樂。

  聖耀不知道該跟佳芸多聊些什麼﹐他也不敢。萬一佳芸被凶命吞掉怎麼辦﹖

  佳芸個性活潑﹐面對沉默寡言的聖耀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光影美人就快要重新開張了﹐老板跟阿忠還是一副散散的模樣﹐而大頭龍終於發現自己原來一直弄錯吉他的指法﹐正重新學習吉他中。

  聖耀聽著﹐一邊偷偷看著正扭曲一張臉﹐用力舉起啞鈴的佳芸。

  原來佳芸被賣到日本去啊﹐不曉得她還記不記得我。都這麼多年了﹐聖耀的童年記憶根本只剩下佳芸而已﹐其餘的﹐就是不斷經歷各式各樣的喪禮。

  但佳芸變得這麼獨立有個性﹐甚至擁有跟吸血鬼魔王談戀愛的勇氣﹐這些年來她的遭遇一定很奇異多採多姿﹐遙遠童年中﹑抱著流浪狗從溜滑梯上衝下的小男孩﹐佳芸鐵沒有印象吧﹖

  佳芸跟著周傑倫最新的舞曲“都市恐怖病”哼唱搖擺﹐聖耀也忍不住附和幾句﹐看著他心愛的女孩。

  事實上﹐打從佳芸出現在光影美人的時候﹐聖耀就很想問佳芸一個問題﹕“你記得小時候失蹤前﹐那個每天放學後﹐都跟你一起坐在溜滑梯上的小男生嗎﹖”而現在﹐這個問題再度爬出聖耀的心底﹐漲到聖耀的喉頭。

  畢竟幾天後﹐不管聖耀能否救得出阿海與螳螂﹐聖耀都會揮別世界﹐陪著凶命浪跡天涯﹐而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可以給聖耀一點溫暖﹐或對世界的感覺更為冰冷。無論如何﹐都比現在要好。

  決定了﹐聖耀終於鼓起勇氣。

 

  此時﹐一道黑影慢慢走近魚窩的暗門。

  “扣扣扣﹗”規律的敲門聲。

  聖耀跟佳芸的心跳愕然靜止。

 

  上官擦去嘴角的鮮血﹐但臉上依舊血淋淋的一片﹐在一明一暗的青色路燈下顯得格外驚怖﹐上官看著河堤下歪歪斜斜的兩具屍體﹐但一向盡量不與人類衝突的他﹐這次並沒時間將屍體毀掉或掩埋。

  因為上官知道﹐至少有兩雙眼睛正在遠處窺伺著他。

  同類的氣味。

  有點焦躁的呼吸。

  上官將屍體丟入河中﹐慢慢地走在河堤上﹐一步一步迎著慘澹的月光﹐每一次踏出的間距都相當規律﹐藉以調節剛剛吃食的生血。

  遠處的眼睛慢慢靠近﹐慢慢靠近﹐上官的腳步卻不見加快。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